第16章 梦幻神功

  • 苦海情剑
  • 谁定对错
  • 2203字
  • 2016-05-03 03:29:49

白小依担忧的说道:“如果你被公子剑一掌拍死了,怎么办?”

杨无却没有在乎,露出笑脸说道:“若然你这么担心我,不如。。。。。。”

白小依以为杨无重新练剑,不禁大喜,问道:“难道你准备重新练剑?”

杨无说道:“不是啊,我想到我活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既然你这么担心我,不如在我还没有被公子剑一掌拍死之前,你嫁给我,让我不再孤单。”

白小依一听,无可奈何的说道:“我看啊,你还是让公子剑一掌拍打好了。”

白小依说完,看到杨无还是若无其事的大吃大喝,怒从中来,一用力,将整个饭桌一掀。

饭桌立即倒在地上,满桌子的饭菜,打落在杨无的脸上,身上,到处都是。

杨无呆呆的,一脸的狼狈,望着白小依。

白小依忽然觉得解了气,拍着手门也不关就离开了。

杨无看着满地的山珍海味,深感觉痛心,这可是值十银的饭菜,叹息着:“这小女孩这么浪费食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少年,躺在杨无的床上,看着杨无的样子,再也没法子忍受,到处翻滚着,捧腹大笑。

少年笑得什么起劲,那笑声,声声刺耳,

整张床,都让他笑着的身子,不停摇动,发出吱吱的声响。

杨无认真观看这个少年,这人正是慕容智的最小的一个儿子,名慕容无,年纪和他一样大。

却见此人面容清秀,一脸文雅之气,仿佛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杨无看着这小孩感觉到头痛,他不善长与人相处,特别是小孩。

杨无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望着慕容无,面无表情的说道:“小孩子懂什么。”

说着举起手,欲抓着慕容无,直接将他扔出房门。

根本不管他是不是慕容世家的公子,也不管自己就在人家家中作客。

却不料,慕容无已经看出杨无这一举动,

慕容无依然笑着,他只是说出了两个字,两个字就让杨无停止了扔他出去。

却听慕容无笑着说道:“姐夫。”

杨无不禁停止,不解的问道:“姐夫?”

慕容无温柔的说道,:“是啊,姐夫”

杨无连忙解释,说道:“谁是你姐夫啊,我和慕容雪她没有一点关系。”

慕容无说道:“我不是说慕容姐姐啊。我是指白小依姐姐。白小依姐姐自小与我生活在一起,与我情同姐弟。白小依是我姐姐,哪你不是我的姐夫么?”

杨无一听,感觉平生第一次遇到这么懂事的小孩,不禁轻拍着慕容无的肩上,跟着笑起来,道:“看你一脸的雅气,还以为你是没有长大的小孩子,但想不到你如此懂事。”

慕容无笑着的脸上,忽然变得忧伤,眼上闪出一点泪光,说道:“只是可惜。”说着,又往杨无看上一眼,然后低头叹气,又是摇头说道:“只是可惜,真是可惜。”

杨无感到莫名其妙,问道:“你可惜什么?”

慕容无说道:“可惜姐夫就要死了?”

杨无说道:“死,我要死了,谁说的?”

慕容无说道:“江湖上,谁都知道啊,你要送剑上幻虚山。当你送剑上幻虚山的一刻,谁都知道公子剑要杀你。你说,如果你死了,留下我姐姐白小依一个人独守空房,孤独寂寞,整天以泪流面,该当如何?”

慕容无的语气低沉,哀伤,在杨无的脑海里勾画出一幅杨无已经死了,白小依一个人为他守着空房,天天哀伤满面的画像。

突然间,无数幻想进入杨无脑海。一时间,杨无深陷梦幻之中。

杨无眼睛湿润,千万种悲哀,都无法表达出杨无的哀伤。

对啊,他死了,让小依一个人活在世上,多么可怜。

慕容无的声音依然哀伤,似乎在诉说着一个正在发生的事,他每说一句话,都在杨无的脑海里,形成无数真实的画面。

慕容无说道:“白姐姐一个人孤苦伶仃,活在世上,若然深爱着你就罢,如果一天,守不住寂寞,出门找男人,应该如何算好?”

杨无脑海,浮现出一幅他死后多年,白小依拉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准备拜堂成亲。白小依深情的望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居然不是自己。。。。。。。。。

“啊”杨无心里涌起一阵悲哀。

慕容无说道:“所以姐夫不能死啊。”

深陷梦幻之中的杨无,被脑海的画面所感染,满脸悲伤说道:“是的,我不能死。死了小依就是别人的了。”

慕容无问道:“哪怎么办?”

杨无坚定的说道:“我要练剑,我要打败公子剑。”

慕容无说道:“所以,还不拨剑?”

房间里变得寂静,寂静得只剩下杨无急速的呼吸声音。

杨无的手,慢慢伸去腰间的妖剑,他要拨剑了吗?

只见杨无慢慢的转过身子,望出窗外,他知道,窗外有一个雪白的人影。

他隔着窗子,望着那个雪白的身影,说道:“不是我不想练剑,只是我,已经拨不了剑。我已经无法再拨剑了。”

杨无的声音哀愁,悲伤,充满了绝望与无奈,窗外雪白的人影心里一动,默默的离开了。

杨无坐在桌前,桌子已经扶好,慕容无坐在对面,两人喝着酒,默默无语。

杨无打量着慕容无,不禁露出欣赏的神色,说道:“刚才是慕容世家的梦幻神功?”

梦幻神功,能将人按照发功者的想法,将人带进幻想之中。

杨无刚才脑海里出现的所有想法,画面,都是梦幻神功所致。

梦幻神功,在慕容世家留传已经数百年之久,但近百年来,却无一人能练成。

眼前不过二十多的少年慕容无,竟然能随心所欲运行武功,不禁让人吃惊。

慕容无看到杨无赞叹的语气,却不满意的说道:“可惜早已让你看破。如果你不想的话,是不会进入我为你创造的梦幻境界里。”

慕容无接着说道:“梦幻虽然只是梦幻,但这和事实差不多了。”

杨无默默无语,望出窗外,天空浮云朵朵,连绵万里。

天空虽然晴朗,杨无的心,却一直往下沉。

送剑,就是送命。

他是去送命吗?

一剑也只能去送命吗?

一剑已经不再是一剑,

因为今天的他,连剑都无法拨出。

握着剑,他就害怕,无数忧伤的画面不停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看到了,自己踏着的地方遍地尸骨,

他的剑,正插入一个女人的身体里。

抽出剑的那一刻,是那么的真实,那么是令他害怕。

那女人的血洒在他的脸上,

他在痛哭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