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下纷扰

友情提醒:开启正式章节阅读之前,先看[作品相关]:

一、前朝繁锦;

二、认贼作父;

三、幸入天龙。

……

盛唐衰,继而起五代十国,天下纷扰,一统难觅,各方游士云游天下……

割据之地甚多,王朝更迭频繁,历史之所未见,各族各部厮杀争斗,百姓黎民困苦艰难。

幽云之地自古人才辈出,当今亦不乏当年燕赵侠士之才识者,然值此之时,天下乱矣,百姓更不知后世奈何。

值,李唐亡国三十余年。

后唐,清泰三年,夏。

太原留守、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勾结契丹,割幽云十六州予。

从此,北国天下大乱,辽人在燕云之地烧杀抢虐,肆意妄为。

后晋,天福元年,寒冬。

燕云十六州再遭洗劫,幽云仲氏名族,首当其冲。

族人被屠殆尽,仅一少携一老从密道侥幸逃出,隐居于太原近郊的天龙山

名族从此没落无人知。

一老乃名族长者仲离,一少乃其子仲科之妻孙氏。

当年腊月,有孕在身的孙氏生下一男婴,仲离取其名曰:天启,字:毅潇。

孙氏平时下地干活,家中独留仲离和天启二人。仲离在家中教授仲天启知识,告知其做人做事的道理,仲天启天资聪慧,常常一点即通,深得仲离喜欢。

战争纷乱之际,很多逃难的人都躲在这深山中,人们利用山里的土地自发的种起了庄稼,开始了另一番生活,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从此不知魏晋。

时光一过十数载,直到一年的夏末,山中突然走进一群游士,这帮游士个个身着蓑衣,头戴斗笠,人人腰间都挂着一把弯刀。

这些游士神情疲惫,像是刚经历过一番打斗才至此。

“请问,家中有人吗?”游士一群人不巧行至仲家屋前,一个游士随即喊道。

不一会儿工夫,屋里走出来一名白发老者,此人正是仲离。

十数年来,在这山中从未见过这帮人,仲离怕是纷扰再来,心存疑虑:“请问是何人,又何故来此呀”。

这时,从游士中间走出一人,此人抱拳拜礼答道:“在下高锦,身后乃我一帮兄弟,迫不得已行至此处,我等并无恶意,也无心打扰,只盼能求得一处屋檐歇歇脚,讨口水喝。”

高锦乃此时江湖上有名的侠士,年方四十,少时幸得高人传授武艺,弱冠之年即已佩刀走江湖,江湖人士已皆知高锦为人直爽,讲义气,守道义。

敲门喊话的游士是高锦的爱徒,姓公乘,名平泉,年岁二十,幽云遗孤,自小被高锦所救,便一直跟随在高锦身边,深得高锦真传!

仲离见这帮游士个个神情疲倦,答话之人语气也极其恳切,不像是有恶意之人,随即回道:“侠士有礼,若不嫌弃寒舍,那就暂歇于此。“说话间,推开院前竹门!

高锦随即拜门谢道:“多谢老人家,他日若有机会,定当答谢!”

游士们跟随仲离走到屋前后,直接卧坐于廊檐下,并未随仲离、高锦一同走进屋内,仲离转身后见此状,说道:虽屋小,然也可容下各位侠士暂歇,请直接进屋吧!

高锦答道:“老人家您慈悲心肠,我的这些兄弟跟我一起行走江湖惯了,只要能有个遮荫避雨的地儿就满足了。”

“好,好,侠士果然仁义之心。高侠士,快快请坐!“仲离疑虑全消,心情大好!

高锦脱去蓑衣斗笠落座。

“天启、秦羽,你们快出去给外面的各位侠士每人倒一碗茶”,“天启你再去拿点你母亲最近刚做的柿子饼分给大家吃!”仲离发话道。

原来,仲离正在家中给仲天启和秦羽讲学,二人听到仲离发话,赶紧从里屋走了出来照着吩咐忙了起来。

仲离与高锦交谈,得知高锦一行人是从山外而来,不甚欣喜。

山中之人过着不知魏晋的日子,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仲离刚好借此机会向高锦了解一下当今天下的时局。

中原政权几度更迭,现已由郭威建立起一个全新的朝廷:周。

如今郭威之子柴荣继位,柴荣在治理澶州期间,其境“为政清肃,盗不犯境”,继位后更是继续推行革新,中原开始复苏。

然,纷乱格局未变,征战依然不断,人民依旧困苦!

一番长谈之下,夕阳骤下,落日的余晖洒进屋内。屋外与一帮游士相谈甚欢的秦羽,只身一人欢喜回家。

“母亲,您回来啦。”

仲天启的母亲忙完一天的劳作返回家中,见院内如此多的陌生人着实吓了一跳。

“母亲莫惊,这些都是今天从山外来的侠士,他们暂时在我家歇脚。”仲天启言语轻松的说道。

孙氏却显然还有些不适应,在仲离的介绍下,与高锦寒暄了一番,便忙起了今天这一大家子人的晚饭。

“恕在下无礼,谈了这么久,还不知老先生您尊姓大名。”高锦问道。

“老木行将朽矣,深山数十年已成井底之蛙,实不足道!”仲离回道。

这时,站在一旁的仲天启插话答道:“我族乃幽云仲氏,十几年前的一场浩劫,家族数百口人丧命,我们一家侥幸逃离至此,隐居在这深山之中。”

高锦听罢,顿时大惊,随即问道:“莫非您就是,仲离老先生。”

仲离先是一惊,再而淡定回道:“落寞之人,何足道哉!”

仲天启不甚好奇,随即补话道:“高大哥,你怎知晓?”

听闻到此,高锦突然起身,单膝跪拜在地,大声呼道:“恩人在上,请受高锦一拜!”

这一拜,着实惊着仲离和仲天启,卧坐在廊檐下的十数名游士,纷纷起身行至门前。

高锦看着门外的这帮游士,大喝道:“眼前这位就是我一直向你们提到的幽云名士仲离仲老先生,还不快快拜见!”话音未落,游士一干人等皆如高锦般跪拜在地!

“恩人在上,请受我等一拜!”

此时,高锦脑海之中不禁闪过当年的画面:

当年高锦一个人独闯江湖之时,来到已割让给契丹的幽云十六州,行至幽州地界之时,看到一队契丹骑兵正在一个汉人村庄内烧杀抢掠。遂,拔刀相助,一气之下,杀了十几个契丹骑兵。

不料,却引来了大队契丹骑兵报复,这些契丹骑兵交替掩杀,就像狼追羊一般,紧追不舍。

终究气力耗尽,高锦身中数刀,血流不止,脱身无望,心想“吾命休矣”。

然,心中却有万般不甘。

就在此时,身后的铁骑被山上射下的一阵箭雨阻挡住前进的路。

突然,从山里飞奔出两个蒙面壮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高锦架到一辆迎面驶来的马车上,驾车的马夫眼疾手快迅速调转车头驶离。

契丹骑兵则因山上不时射下的阵阵箭雨阻挡,欲追而不行,无耐的看着马车渐渐消失在视线里。

画面一闪而过,却又如此清晰,高锦不禁再次拜礼。

当年救高锦于危难之中的就是幽云名仕仲离。当时,仲离正在去往涿州拜访友人的路上,由于去涿州的路上会经常有契丹骑兵出没,其子仲科为了仲离的安危,将府上的所有门客侠士全部安排随行。

就在一行人即将出幽州地界之时,接到事先探路的门客的禀告“前方有一队契丹骑兵正在追杀一个受伤的汉人”。

之后,仲离精心安排部署,解救这个被追杀的汉人,也正是这样的机缘巧合,仲离救下了当时几乎已经绝望的高锦。

“仲老先生,您将我从契丹骑兵的铁骑下救出后,吩咐了两个门人将我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养伤。您不记得了吗?我至今还记得那两个侠士的姓名:李木和张千岩。”高锦语言激动、欲述又无言,万分感慨!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仲离的身上。

这般惊险的事,仲离怎能不记得呢。只不过,世事早已物是人非,自己的家族最终也未幸免于乱世之难,仲家数百口人命命丧一夜之间。

“侠士,快快请起。”仲离起身上前扶起高锦。

“当年吾应好友相邀,往涿州赴约,路上见一群契丹骑兵追杀一名汉人,遂尽力救之。后又怕耽误赴约时辰,故安排李木和张千岩带那个已昏迷不醒的汉人去到幽州郊外的竹屋养伤。待我回到幽州之时,那个汉人已经伤好离去,听李木后来所讲,那个汉人叫高晋。”仲离扶起高锦后讲道!

听到此处,高锦的眼眶已涟红,上前一把握住仲离的双手言道:“高晋即高锦,高锦即高晋,仲老先生,我就是您当年舍命相救的落难少年啊!”

此刻,屋内的气氛凝结了,所有人也都沉默了。

这般不可思议,这般天定机缘,这般世事无常。

仲离上前扶起高锦,用右手拍了拍高锦宽大的肩膀,情绪也有些许激动的说道:“好,好。”

“天下竟有这般巧合之事!”站在一旁的仲天启低声言道。

“拜谢恩人救命之恩!”此时,屋外的游士齐声呼道。

“众壮士都请进屋。”仲离让高锦落座后,走至门前挥手示意道。

这帮侠士在高锦的眼神默许下,依次走进屋内,个个脱下蓑衣斗笠,分两排面对面坐于屋内两侧的墙下。

“这下好了,我是不是可以让高大哥教我功夫了。”仲天启突然幸喜道。

众人一阵发笑,屋内的气氛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没大没小的,你才多大啊,就敢叫高大哥!”仲离半开玩笑的看着站在一旁的仲天启讲道。

“哈哈哈……无妨无妨,我的这帮兄弟也都这么叫,年纪也大不了天启多少。这样叫倒显得亲切。”高锦笑声爽朗的回道。

这时,仲天启的母亲孙氏掀开厨房的门帘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吃饭,凡事等吃完饭再说。”孙氏在厨房内听到这番奇遇,也不禁称奇。

桌椅板凳拼拼凑凑,总之,只要是能坐的都搬到桌子旁,一屋子人全部上桌吃饭,真是好不热闹。

桌上主食有馒头,胡麻饼,几道炒素菜,唯一一道荤菜是炖鹿肉。

鹿肉是去年冬天邻居在山里打猎时捕获送的,一般也只有过节才会割点做着吃。

此时,屋内氛围轻松愉快,仲氏一家人的心情和平时过节一般,甚是兴奋,时不时的询问高锦和游士们山外之事。

众人纷纷感慨这世事无常,唯独仲天启好奇胜过感慨,恨不得马上立刻离开天龙山去到这外面的世界闯上一番。

“高大哥,等你们歇上一阵子后,我和你们一起出山,你一定要答应我!”仲天启突然看着高锦说道!

高锦看了看仲离和孙氏,回道:”此时天下纷扰,不是什么太平世道,等什么时候天下太平了,我亲自来接你们一家人出山。”

仲天启听到高锦这么回答,有点失望:“爷爷说过,乱世方能出英雄,现在正合时宜。”

“天启说的对,我也要一起离开天龙山。”屋外突然有人喊道。

不一会儿走进一人,原来是秦羽,“我也恳请高大哥带我出山。”

“太好了,又有两个好兄弟。”游士中有人默声细语道。

话音未落,高锦突然故意咳了一下,用意不言自明。

“也好,深山一居数十载,天下魏晋竟不知,老夫也正有此意,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仲离轻声言道!

“仲老先生,这……”高锦接话回道。

“高侠士,老夫恳请你带天启他们出山,年青人总归是要面对真正的世界。”仲离看了一眼仲天启,也看了一眼高锦!

“羽儿,你自小和天启一起长大,两人感情也深,老夫受你父母托付,教你知识。但,出山事大,还得由你们父母做主。”仲离回道。

“仲爷爷,我父母十分赞同我离开天龙山。”秦羽走到仲天启身旁,拍了一下仲天启的肩膀。

原来这两人在白天就商量好了。

高锦沉默片刻,回道:“江湖险恶,我等兄弟之所以误打误撞来到此地,虽说是天定机缘,也确是事出有因,平泉,你来讲讲。”

公乘平泉愣了一下,赶忙回道:“是”,随后便讲起漠北苍狼挑衅发起比武之事,信中所言:“云州实属中原,汉人懦弱,割让予辽,今邀阁下,七月初五,云州比武,敢应否?”

“确实有点欺人太甚。”仲天启突然插话道。

公乘平泉看了一眼仲天启继续说道:“我们六月十五从雁门关出发一路向北来到应州,原本打算在应州稍作歇脚后,再去往云州。”

说道此处,公乘平泉停了下来,端起一碗水咕嘟咕嘟喝下:“可就在我们刚刚抵达应州的当晚,突然杀出来一帮人,一连伤了我们好几个弟兄,带头的就是漠北苍狼卫胡。此人其貌不扬,但武艺高强,兵器是一把‘九节长竹’,他们早就在此埋伏等候。”

“而我们昼夜兼行,早已疲惫。一阵打斗后,兄弟们有死有伤,好在高大哥拼命杀出一条血路,才得以脱身。事后打听到,原来是漠北苍狼被契丹朝廷收买了,要取高大哥的人头回去领赏。”

“那你们是怎么走进天龙山的?”仲天启又好奇的问道。

“我们摆脱漠北苍狼后,一路南下来到太原,原本以为暂时无事,便在一处破庙落脚暂歇。可屋漏偏逢连夜雨,又遇到了圣教的人,他们自以为不可一世,两边话不投机,便拔刀相向。圣教人多势众,我们不敌,最后迫不得已退到了附近的山中,一开始也不知这是天龙山,误打误撞的发现了原来这里竟然还有人烟,故心想,索性就在这山中歇脚,倒也来得安全,等恢复了元气再重返江湖。”公乘平泉回道。

“原来如此。”仲天启和秦羽同时默念道,二人都是头一回听说这山外纷乱复杂的世界。

“原来你们这一路过来是如此艰险,难怪白天看到你们个个神情疲倦,原来是经过了数番打斗。”仲天启看着公乘平泉说道。

“是啊,我们原来一行二十六人,可现在……只剩我们十六人了。”公乘平泉哽咽道。

听到此处,屋内的這些游士个个沉默不已,有些人已经默默的抽泣了起来,若不是因为在仲家,估计个个都能放声大哭。

不一会儿,高锦自责道:“都是我不好,当初就不应该北上找漠北苍狼。是我大意,我对不住大家。”

高锦话音刚落,这群游士纷纷大喊道:“高大哥,不是你的错”,“是我们没有沉住气”,“是漠北苍狼不讲信义,偷袭埋伏”,“圣教欺人太甚”。

最后异口同声道:“高大哥,我们要帮死去的兄弟报仇,报仇,报仇。”

高锦俨然就是这帮游侠的主心骨,是这帮游士的灵魂。

“大家静一静,当务之急就是大家都养好伤,其他的事情容日后再议。”高锦安抚道。

仲天启对如今的江湖不甚了解,听到“圣教”便忍不住问道:“高大哥、平泉兄长,你们刚刚所说的那个圣教,是不是很厉害?”

圣教乃武林第一大教,自立教起已三百余年,在中原势力极大。

圣教教主统辖三宫——紫微宫、太薇宫、天市宫。

三宫教众皆尊圣主,三宫首座皆由圣主直接委派,圣主委任紫微宫为中宫,携圣令以号令三宫教众。

几百年来的武林格局即独尊圣教,基本相安无事。

然,唐亡,圣教势衰,江湖各种势力群起,天下江湖皆尊圣教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且不断有势力萌生取代圣教,独霸武林之企图。

故,自圣教第八任圣主接掌圣教后,特委任天市座首座雷震霄代执圣令,并携死亡圣器再出江湖,凡有不从、挑衅者,皆诛杀以震慑江湖。

据圣教教义记载,上次圣主出死亡圣器是大唐武德年间,距今也已近二百年。

圣教已近二百年未出死亡圣器,此次死亡圣器重出江湖必定是一场血雨腥风。

“圣教是武林第一大教,他们人多势众,但,如今坏事做尽,不得人心。”高锦答道。

“天下乱已”秦羽接话道。

“天定来此,人定去斯,这路呀,终究还是要靠你们自己来走。”仲离起身念道,随后走进了卧房。“天不早了,各自歇息吧。”

众人沉默片刻……

“高大哥,你们何时离开?”秦羽问道。

高锦思考了一下,考虑到一帮兄弟路途辛苦,又有伤在身,故需多歇几日,回道:“六日后。”

“好,六日后辰时,我再来此。”秦羽挥手拜别高锦及一众游士。

不一会儿工夫,孙氏在屋内大厅铺出一排通铺,虽说有些简陋,但倒也整洁干净。

夏末时节,这深山中的夏夜倒有几分凉爽。

夜色渐深,众人各自歇下。

在这寂静的天龙山中,疲惫的游士们度过了一个闯荡江湖以来最不需有戒备之心的夜晚。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游士们这六天帮着仲天启家打了不少野味,即使一日三餐顿顿吃肉,估计也够这一家人吃上个一年半载的。

仲离让孙氏留了少些,其他大多都分给了山里一起生活的人。

仲天启对武学甚是痴迷,六天时光里跟着游士学了不少拳脚武功,高锦见其天资聪慧,便亲自传授了一套锦夜刀法。

第六日辰时,秦羽在其父母的陪同之下,如约来到仲天启家中。

离时方感不舍,两位少年与家人一番私语之后,跟着锦夜游侠向着山外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