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29. 你的眼睛绝对开过光

  • 萌学园之星护之战
  • 凌君兀霜
  • 2482字
  • 2022-05-04 00:30:00

萌学园,穿堂。

诺雨欣、凌梦雪与乌克娜娜三人并肩而行,诺雨欣站在中间,正在说着什么。

“所以春盈现在很有可能回去了……我们能联系到她吗?”凌梦雪思索着点头,看向乌克娜娜,“我记得圣星之间有水晶感应交流,不知道有没有被切断。乌克娜娜,不如你试试?”

“好,我试一下。”乌克娜娜点点头停下脚步,两手不自觉的交握,阖上双眸细细感知,片刻后她睁开眼睛,“联络失败。”

“啊?怎么会这样!”诺雨欣蹙眉,“荧蓝族的方格阵机关真的这么厉害吗?”

乌克娜娜轻轻摇头:“我感觉信息能传递出去,只不过好像在圣梦星的某处被截断……不像是我们这边的信号屏蔽。”

“那可能……她是在圣梦星的某些无法被探测到的地方。”凌梦雪思索着看向诺雨欣。

诺雨欣食指勾了勾下巴,猜测道:“可能是在实验室……研究应该已经开始了,我们等消息吧。”

“也只能等了。”凌梦雪忍不住叹了口气。

乌克娜娜垂着眸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头一抬就看到了不远处花坛后露出的一团黑影,手指过去的同时警惕起来:“诶?那是谁?”

另外两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像是头发的一团黑影在花坛后的地面上出现。

“是谁晕倒了吗?”诺雨欣轻轻嘀咕了声,三人小心翼翼地靠近过去,抬步走到那人面前,在看清对方面容的刹那,乌克娜娜不自觉吓了一跳,惊呼出声:“啊!”

“是诺蓓儿。”凌梦雪也忍不住心跳加速,“可是她不是跟萌骑士一起研究毒粉去了吗?”

乌克娜娜蹙眉:“她嘴唇发紫,是中毒了吗?”

诺雨欣迅速镇定下来,视线快速扫过诺蓓儿的全身,忽然指着她的袖口处说道:“你们看她手腕的切口,皮肉溃烂,黑气缠绕,血液也有点发紫……这是噬心毒!”

“噬心毒!?”乌克娜娜瞳孔一缩。

“是暗黑天魔手中的剧毒之一‘噬心毒’吗?”凌梦雪吞了吞口水,“中毒者一日之内血液病变,毒素蔓延全身,随后血肉溃烂而亡。而且……”

“先后退。”乌克娜娜拉着两人站到花坛外,“噬心毒会通过接触中毒者而传播。先想办法通知其他人,我们一起想解毒办法。”

“我去通知他们。”诺雨欣迅速跑开。

“那我们也兵分两路,你在这里……”乌克娜娜话还没说完,谜亚星便急匆匆从一旁跑了过来,见到二人后立刻发问:“乌克娜娜,你有看到……诺蓓儿!”

他的目光落到躺在地上的诺蓓儿身上,愣了半秒,立刻俯身去抱诺蓓儿,凌梦雪要拦住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谜亚星就已经将人扶了起来。

诺蓓儿手腕处的黑气腾升而起,沿着诺蓓儿的胳膊蜿蜒向上,迅速攀到了扶着诺蓓儿后背的谜亚星手上。谜亚星愣了一愣:“这是什么?”

“晚了。”凌梦雪拦在半空中的手无力的垂到身侧。

“谜亚星,这是噬心毒,你接触到诺蓓儿的一瞬间就已经被传染了。现在趁着你还清醒,赶紧送诺蓓儿到保健室。”乌克娜娜蹙着眉焦急道,“注意不要让其他人触碰你们,我们会想办法去找解毒方法。”

谜亚星愣了一愣瞬间明白,现在是拼时间的时候了,他立刻抱起诺蓓儿,点头应道:“好,我知道了,我们先去保健室。”

“我跟你们过去,预防万一。”凌梦雪严肃道,“等你们到保健室,我立刻冰封。乌克娜娜,麻烦你先去找陶喜儿到保健室帮忙。”

乌克娜娜点头:“好,你们注意安全。”

三人匆匆分别。

——

圣梦星,某地下实验室。

“其实现在还有个问题。”宇墨尘用湿润的玻璃棒粘了少许培养皿里银白色的毒粉,迅速伸到一旁的架在试管架上的冰蓝色试管中,玻璃棒便在魔法的催动下开启疯狂搅拌模式。他随即退后了两三步,“如果我研究成功,你怎么把解药带回去?”

“再碰碰运气呗,说不定手环传输定位又管用了。”春盈抬了抬手,试着拨弄了下手环,“或者你把配方给我,我通过水晶感应联系她们。”

宇墨尘点点头:“我现在用的是最简单粗暴的本源相克,用的是荧蓝族能力……萌学园有荧蓝族吗?”

“维因可和云家两个都在,应该愿意帮我们。”春盈坐在一旁的白色转椅上,靠着椅背叹了口气,“虽说大家闹得很僵,但是非对错应该都分得清。”

“嗯。”

宇墨尘刚应了一声,面前的试管忽然爆炸开来,他抬手一扫,蓝黑色混杂的碎光被聚拢到一个白色光幕围成的小球内。白色光球逐渐缩小,一道道白色光芒缠绕着内部的碎光,直至净化为纯白的光粒,才消散不见。

“黑色的是什么?”春盈坐直了身子,盯着培养皿中一小部分的银色毒粉。

“带毒的暗黑能量。”宇墨尘蹙起眉头,“除非叶君与暗黑合作,否则她也是凶多吉少。”

“你刚刚把它们净化了?”春盈眼睛一亮。

“这是爆炸之后的情况,荧蓝族的能量已经与我的能量融合,剩下的是纯粹的暗黑族能量,在圣梦族封印术的压制以及荧蓝族能量的牵引下,我用自身的能量一层层削弱了暗黑毒素,最终达到了净化消散的效果。”宇墨尘思索着解释,“而且你应该看得出,我刚才取的是多小的一部分毒粉,用的又是多久的时间和成倍的能量。”

“而方格阵机关的作用就是不受限制的安装,和迅速扩散强化其内蕴藏的能量。我们看到的银白色粉末其实是能量体凝聚成的类实体——高浓度的聚合才能形成的能量形态,这点你应该也清楚。”

春盈仔细打量着他,他严肃的面上架着一副白色机械眼镜,仔细看的话瞳孔中还流转着清冷的蓝色光点。她又敲了敲自己面上的白色眼镜,终于得出一个结论:“你的眼睛绝对开过光!”

“抱歉,我不信教。”他重新站回机械平台前,将刚才能量的变化记在纸上,“战争之际,你也该提升下自己的眼界了。”

春盈捏着眉头,抬手按照他的吩咐,将最原本试管中的毒粉取出一半,用魔法光芒平均分成二十份,一半放入培养皿,一半存进十个新的试管中:“术业有专攻,你活着就轮不到我干活。”

“……”宇墨尘唇角抽搐一下,“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种情况下我一旦出了事,造成的影响是难以挽回和补救的——对了,实验室屏蔽信号,你要去地面上问问你的眼线传来消息没?”

“行吧,一时半会儿我也帮不上忙。”春盈撇撇嘴,站起身,“不过你也说了,他是为了嫁祸荧蓝族的话,我可不觉得会有什么消息。”

“只是屏蔽信号而没有任何动作的话,嫁祸荧蓝族简直多此一举,因为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宇墨尘开始调配一种药剂,“第一次交锋就这么声势浩大,不出事可太说不过去了。”

“有道理,我立刻出去打听。”春盈神色一沉,大步走开。

“暗黑能量啊……”宇墨尘蹙着眉嘀咕了一声,语气有些怀疑和好奇,“为什么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