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6. 悬空安装

  • 萌学园之星护之战
  • 凌君兀霜
  • 2097字
  • 2022-04-21 00:30:00

萌学园,战情室。

夜深人静,战情室仅有微弱的魔法光照亮。

翻转门毫无征兆被推开,狭小的门缝中探出一个脑袋,小心翼翼的张望了下,确认无人以后才放心大胆的走了进来。

她径直走向检测系统,习惯性的把玩着手中的溜溜球,银色金属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又被他收回手中。

她侧头弯腰看了看平台底下,然后略微抬头,用手摸了摸检测系统的硬盘,又拍了拍。确定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出现,又走向太阳系防护网,差不多按刚才的步骤又检查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自从库克家族一事发生之后,预言书内容曝光,她就知道萌学园又不得安宁了。她想帮忙。可很明显,如果不是这次意外,谜亚星一行人很明显是要瞒着她的。她于是只能堵着气,凭自己的力量做些工作。

昨晚她就是在睡不着散心时,偶然瞟见一个黑影闪进了战情室,紧随着一道白光闪过。

她强打精神追进去查看情况,没有人影,甚至没有任何异常,无奈之下只能当是眼花。今早上又听到讯号被切断的风声,便又一次溜进战情室,果然出事了。

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迅速蹲下躲进平台底下,门开后谜亚星大步走进,又神情焦急地转身推门想让它更快速的关上。

待门关后,他左手撑门、右手掐腰喘着粗气。

等他气好不容易喘匀了之后转过身,就看到诺蓓儿半靠在平台前,把玩着手里的溜溜球,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诺蓓儿?你怎么在这儿啊?”

“我觉得不放心,又想到点思路,就过来看看。”诺蓓儿也不跟他贫嘴,站直身子好奇问他,“对了,哥,你这么急急忙忙的是怎么了?”

“我——”谜亚星声音一顿,还是决定坦诚,“我避开巡逻的同学潜入过来,一是想守株待兔,看看毒片被拿走后他们会不会还有什么动作,虽然概率极低;二是想来找找会不会有白天遗漏的线索;第三是我想试试,躲开巡逻视线的难度。”

“萌学园的巡逻还是很有漏洞的,根本不够严密,日常的安保是没问题,可一旦遇上心思不纯的敌人,潜进来也许不需要太费心力。”谜亚星接着又叹了口气。

诺蓓儿微微一笑,赞同的点点头:“我昨晚也没刻意躲避视线进来过一次,不也没人发现嘛!”

谜亚星内心一惊:“诺蓓儿?你昨晚来过?”

诺蓓儿点点头,将昨晚的所见所闻大致说出。

“两道人影?”谜亚星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从口袋中掏出魔方开始打乱。

诺蓓儿看了他一眼,打断道:“哥,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对,你说得对,我们要先找找有没有遗漏的其他线索。”谜亚星停止指间的动作,又想起什么,“对了,诺蓓儿,你刚刚说有想到什么思路?是什么啊?”

诺蓓儿蹲下身子钻入平台下方,一边低头小步挪移,一边解释道:“我在想重新检查一下平台,今早走的太急没来得及仔细检查,如果能还原毒片安装过程就再好不过了。”

谜亚星想了想,也蹲下钻了进去。

整个平台呈现灰黑色,在平台底部却沾染着银白色的细碎粉末,乍看来倒有几分星河的样子。不过有一处粉末密集,璀璨无比,像是星云。

“毒片是安装在这里的。”诺蓓儿指了指面前粉末密集的地方,圆环状的粉末堆积了厚厚一层,本应该被毒片占据的地方也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银色粉末。

谜亚星也凑上去艰难的看了看,二人不敢轻举妄动直接接触,谜亚星思索片刻,从口袋中掏出一支试管,示意诺蓓儿稍稍退后。

随后,他用试管口轻轻剐蹭了大量的粉末,银白色的细碎光尘落入试管胸,散发出荧荧的冷光。

谜亚星将试管口堵好。

粉末像有吸力一样,剐蹭过程中都没有任何一粒从平台底板落下来。

“哥,毒片你带了吗?”诺蓓儿忽然问道。

“带了,你要研究?”谜亚星爽快的将毒片递过去,诺蓓儿想了想,小心翼翼的翻身躺下,抬手正好能够到平台底部。她将毒片对准原来所在的位置,陷入头脑风暴。

谜亚星一时不好打扰,索性也躺下来,在她身边陪她一起研究。自然,斯坦家族的思维方式差别不大,低声细语中,二人也算是讨论热烈。

很快,二人还原了安装过程。

“要不要放回去安装一下试试?”谜亚星跃跃欲试。

“但是会破坏战情室吧?”诺蓓儿狐疑的看他。

“战情室已经这样了,应该不差这一点毒素吧?”谜亚星不是没想过,只是在好奇心面前这有些微不足道,“而且说不定毒片已经失效了。”

诺蓓儿点点头,其实她也是很好奇的,不过有谜亚星背锅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刚刚二人演示了一遍安装过程,所以毒片目前是安装成功的状态,它与平台底部,也不过只有十公分的距离。于是谜亚星提议道:“这次我来破解,然后你来安装。”

诺蓓儿赞同的点点头,将毒片交给谜亚星,她白天破解过,已经没有什么好玩的了,正好她举的手也酸了,于是缩回手准备将毒片给谜亚星。

“诶?”诺蓓儿回缩的动作一顿。

“怎么了?”谜亚星好奇抬手,准备从半空中接过毒片。

“毒片拿不回来……等等!”诺蓓儿愣了一愣,压抑着忽然加快的心跳,小心翼翼的松手验证自己的想法。

毒片在她松手之后,依旧纹丝不动。

谜亚星也不觉睁大了眼睛。

他推了推眼镜:“毒片……被安装在空气中了!?”

“这不科学啊!空气中怎么能固定物品呢!”诺蓓儿扯了扯毒片,在半空中卡的很牢固,“也没有其他的魔法波动维持啊。”

谜亚星微微撑起上半身,探手在毒片与平台底部十公分的间隙间晃了晃,确实是空气,没有任何支撑物。

他无力的又躺回去,抬手推动小方格:“情况不妙,赶紧将毒片解开,我怕还有什么其他特性。”

诺蓓儿面色也严肃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