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21. 我这人惜命得很

  • 萌学园之星护之战
  • 凌君兀霜
  • 2008字
  • 2022-02-25 02:25:00

萌学园,校长室:

待众人离开后,柯付慢条斯理的将左手小指的戒指摘下,碧蓝色的玉石嵌在银色的指环上,被他捏在手里把玩。

“不坐?”

“谢谢,不必了。”

“修......”

“抱歉,我叫果秋儿。”

“你现在叫果秋儿?”

“是......”

柯付的眼神霎时间凌厉起来:“你确定?“

果秋儿想开口说些什么,可这尾调上扬的语气令她感到不安。于是她抬头悄悄瞟了一眼柯付的背影,依旧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意,又听那人冰冷的声音继续传来:“你应该记得我的脾气:我不喜欢重复。”

“你想......”

“斯拉是什么地位你应该清楚,你也应该清楚我是看在修茗家族的份上才选择放过萌学园。”柯付捏着手中的戒指,“所以……”

“所以我不是果秋儿,我是修茗家族之人。”果秋儿微微叹了口气。

柯付满意的哼了一声:“那么你又打算在这次战争中扮演什么身份呢?”

“自然是......履行我族使命。”果秋儿唇角微微抽搐一下,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完全没有可隐瞒的权利。

“哼。”柯付冷哼一声,扬手一扔,手中指环在半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落在果秋儿慌乱伸出的手中。

“这是什么?”

“你戴好就行。”柯付说着站起身转向果秋儿,隔着眼镜的眼神有点看不真切。

“你要去哪?”

“接人。”不再废话,柯付抬腿迈向校长室门口,开口是命令的口吻,“带路。”

————

萌学园,保健室。

如柯付所言,萌骑士众人与春盈、艾格妮丝和大甜甜老师聚集在保健室,在春盈的指示下,正将优化过后的能量药水浇盖在海蓝色水晶石上。

有淡淡的光芒浮出,丝丝缕缕萦绕在水晶石上。

春盈一手摊开,原本静静躺在手心的水晶石缓缓腾空悬浮,在短暂的几秒之后忽然散发出刺眼的海蓝色光芒。众人本能的抬手遮挡,隔着指缝去看情况。

只是光芒越来越刺眼,终于在又一次强光之后,水晶石化作一束蓝光飞去乌克娜娜体内。

艾瑞克最先反应过来,急切道:“大甜甜老师,麻烦你赶快看一下乌克娜娜怎么样了?”

“好的好的,我马上检查一下。”大甜甜老师快速的眨眼以适应光线,“全心全意,电波检查。”

“乌克娜娜的驶卷使……”大甜甜老师盯着魔法数据一脸凝重的看着,在大家紧张的屏息中终于放松神情,“非常稳定,各项身体指标也很正常!”

“太好了!大甜甜老师,那也就是说乌克娜娜很快就会醒过来了?”艾瑞克等人都非常激动。

“理论上来说是没错……”大甜甜老师犹豫的看向春盈,希望她提供点什么信息。

“理论上来说,现在只要乌克娜娜接受传承后就可以醒过来。”春盈满意的点点头,“通常这个过程也用不了多久的,一天之内基本结束。”

“太好了!”

——

电话亭内升腾起乳白色烟雾,库克家族的人已经陆续离开。柯付与斯祈最后走入,头也不回的传送离开。

罗博高校长四人长出一口气。

“这个柯付长老也太过精明了点。”罗博高校长叹了口气,像是在自言自语。

“好在没有引起更大的冲突。”帕主任难得附和着罗博高校长的话,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向果秋儿,“果秋儿同学,这柯付长老有伤害你吗?”

“没有。帕主任请放心,我只是与他有些......私人过节。”果秋儿礼貌的低头欠身,“他......只是问了我些细节。”

“这样啊,没事就好。”帕主任点点头,“那这样,你们两个也忙了一上午了,赶紧去休息一下吧,按时上课。”

“好的,谢谢帕主任。”果秋儿与罗星点头致意,转身离去。

“对了帕主任,萌骑士那边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去看看喽。”

——

冥王星,暗黑城堡。

“禀魔王,已经查明暗体心晶的下落。”

“哦?怎么不动手?”暗黑天魔面色波澜不惊,眸子懒懒抬起扫了面前暗黑侍卫一眼。

“禀魔王,那人……在城中闹市。”侍卫一身黑袍,恭敬跪着抱拳禀告,“并且她实力远在我们之上,想要动手的人还没出手就已经毙命……”

“啧。”暗黑天魔不满的咂舌,“真不应该把魑魅魍魉都派出去……连个能用的人都没有。”

他撑着桌子起身,眸中陡然转冷:“带路。”

——

北冥城。

街市。

白衣女子坐在一处茶摊前,悠闲饮茶。只是每每茶杯放下之时,总有暗器从不知名处扔出,被她快准狠的压在茶碗下。

可紧接着,又一枚飞镖直接刺破茶碗。

茶水飞溅。

她迅速起身避开,神色一凛扔了两块碎银,闪身遁入空巷。却不曾想对方比她更快,似是凭空出现直直挡住她的去路。

“你是何人?”她冷声开口。

对方裹挟在一团黑雾之中,沙哑的支离破碎的声音简直要刺穿她的耳膜:“交出暗体心晶,我便留你一命。”

白衣的她直接抬手,暗体心晶从她袖中飞出,被她常规操作向前打出大片毁灭性极其可怕的能量光波。暗黑天魔却扬手一挥,立即将她反打一个趔趄。

暗体心晶却在下一秒绽放出刺眼的光芒,脱离她的控制而直直向着暗黑天魔而去。

“看来他倒是与我有缘。”黑雾将晶体吞没,她看不真切发生了什么,“让我寻得苦累也不容易,便宽恕你自选死法,如何?”

“你既夺了它,却还要我命?”白衣女子冷笑一声,“它选择你我倒是无话可说,可我这人,惜命得很。”

话落同时,人居然凭空消散了去。

“啧。”暗黑天魔周身的黑雾散去,他握着手中散发着黑色光雾挣扎的暗体心晶,眼刀刺过去,“安分点。”

暗体心晶居然真的挣扎几下没了动静。

而后,他终于冷笑摇头:“躲得过我……这场战争,当真是有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