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疯子

  • 她岛
  • 请说华语
  • 2109字
  • 2022-05-11 16:14:36

“姜黎——”

“姜黎!”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姜黎睡得昏昏沉沉的不情不愿的试图掀起了眼皮看看是谁这么烦人打扰她休息。

只可惜眼皮沉重的像是灌铅任她怎么努力都睁不开,反复试了几次之后干脆就放弃了。

耳边的声音还在继续。

“好烦。”

姜黎在心中嘀咕了一声,脑子渐渐地恢复了清晰慢慢的响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这是回来了?还是死了?”

刚在心底嘀咕了一声,眼皮和身体也慢慢的恢复了控制。

刺眼的阳光和温热的海风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让人绝望。

姜黎看着窗外林立的小木屋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姜黎。”

宋颂的声音有些沉重,姜黎依旧闭着眼睛不想和他说话。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听着宋颂的质问,姜黎莫名觉得火大。

她猛地翻身坐了起来,身体却不有控制的晃了一下。宋颂急忙伸手过来扶她,却被姜黎躲开。

背靠着窗户,暖阳就照在宋颂的脸上。姜黎看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压抑着心中的愤怒说道:“宋颂!你自己好好想想。我讨厌你吗?”

“是!我讨厌你!我讨厌现在的你!讨厌这个莫名其妙把我带到这里,打算用囚禁来让我一直留在身边的你!我跟你说宋颂!不论江澄找不找我,我都不会像程沫一样呆在这里的。”

“所以你宁愿死,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此时的宋颂像是变了一个人,眼神变得陌生阴沉,姜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窗户。

宋颂迅速的将双臂抵在了她身后的墙上将姜黎圈在了臂弯里面,无路可逃。

他的目光一直紧紧地盯着姜黎,在等待那个已经揭晓了的答案。

“我不爱你,没办法跟一个我不爱的人共度余生!”

姜黎咬牙撇过了头。

窗外阳光明媚,隐约可以看到海滩边散步的人们,只是却安静的没有一丝的声音。

宋颂圈着她沉默着不说话,只有粗重的呼吸声和砰砰的心跳声不断地在耳边回响。

好一会儿,姜黎都觉得她整体都有些僵直了腿也麻了。终于宋颂手臂上的青筋一松收回了手臂,姜黎下意识的转头抬眼看向了他,却也只看到了宋颂的后背。

看着他快步离开,姜黎默默地松了口气。宋颂却在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一瞬间姜黎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姜黎,别再做傻事了。”

宋颂说完之后就走了,姜黎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屋外无力的倒在了床上。

双腿早已经麻木,此时仿佛有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咬她的双腿。姜黎咬着牙用力的揉着自己的腿,虽然这么做会让难受加倍但是却也能让双腿跟快的恢复知觉。

身体上的痛苦越强烈,姜黎就觉得自己的大脑越清晰。

宋颂离开时说的那句话不断地在她的脑海里面回响,她总觉得当时宋颂的语气充斥着浓重到化不开的无奈。而且她明显的感觉到宋颂并不是单纯的劝她不要再跳海自杀,而是再告诉她想要离开这里就是在做傻事。

姜黎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陷入了茫然。

“姜黎?”

突然一个熟悉的女声响了起来,姜黎转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程沫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那个熟悉的餐盒。

“好点了吗?”

程沫将餐盒放到床边坐到了姜黎的身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姜黎微微一笑说道:“好多了。”

程沫又打量了她几眼之后才神秘一笑将餐盒打开说道:“先吃东西吧,把身体养好了才能去想其它。”

姜黎点了点头,接过餐盒一边吃一边看着程沫。

果然程沫见她这么盯着看瞅了一眼窗外凑近了她小声问道:“你真的跟卖酒的那个小帅哥好了?”

听着程沫的话姜黎猛地一愣,怔怔的看着对方用力的将嘴里的饭咽了下去有些不可思议的道:“你说什么?!”

“假的啊?那你怎么回事啊?大晚上跑出去跳海?”

程沫一脸的好奇,似乎觉得没有一个帅气的小男生的勾引姜黎就没有任何要跳海的理由。

姜黎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默默地叹了口气低着头一边扒着饭一边沉闷着说道:“我想离开这里,回去。”

“姜黎,你疯了!”

程沫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姜黎,仿佛要用眼神将她洞穿。

姜黎默默地低着头吃饭没有说话,对于程沫的反应姜黎虽然觉得有些悲哀但是却也无能为力,毕竟六年的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了。

吃光了饭盒里的食物,姜黎默默地将东西收好下了床。

“要出去?”

好半天没说话的程沫看着她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声。

姜黎点了点头,出了门。

站在门口的一瞬间,外面的太阳晃得她产生了不到一秒的晕眩,接着便是一阵的头疼。

好在这都只是瞬间。

海滩边散步的人很多,姜黎慢悠悠的跟着人群往前走,程沫就在她的身边默默地跟着也不说话。

“程沫,你在这里这么多年了,真的就不知道有什么离开的办法吗?”

走了一段,姜黎停了下来看着程沫认真而又严肃的问。

程沫看着她张了张嘴,脸色有些难看的问道:“你真的一定要离开吗?其实宋颂就很好。”

姜黎抿着嘴沉默着没有说话,但是她的表情态度就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突然程沫看着她叹了口气说道:“你是要回去找你的那个男朋友吗?你有没有想到就算是你回去了,结果可能还是现在这个样子,只不过宋颂换成了那个江澄而已。”

“程沫,这也是我想说的。困在哪里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

“可是时间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和谁在一起都一样。重要的不是跟谁在一起,而是在哪里。”

话不投机那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必要了,只是姜黎依旧盯着程沫。她不信程沫在这里呆了六年会连一点点可以离开这里的消息都不知道,哪怕是风言风语也应该会听到一些的。

程沫看着她沉默了片刻之后叹了口气说道:“我倒是听到过了一些。”

姜黎瞬间精神一振,程沫转身指了指那片海接着说道:“看到这片海了吧?游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