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雪肤粉1
  • 清梦记事
  • kibo
  • 2048字
  • 2022-04-20 08:22:09

细雨如丝,一青衣女子撑着油纸伞缓缓地在街上走着。

一阵淡淡的清香从身侧传来,女子不禁止住了脚步,将伞微微抬起看去,只见是一间名为“清梦斋”的商铺。

正踌躇着是否要进去的时候,门帘被一只白皙的手掀开,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探出半个身子,浅浅笑道:“外面正下着雨,要不进来坐一坐。”

少年穿着一身白衣,发髻上束着一支流云样式的木簪,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青衣女子脸微微一红,所幸因面上带着一层白纱面罩,倒也看不出什么。

“那就叨扰了。”

她轻轻点了点头,将油纸伞收起放在门边上,便走了进去。

斋内有两层楼,一楼大厅的周围三侧都放置着货柜,中间摆着一张茶桌,桌上放置着一个小巧的黄铜香炉,不断有轻烟徐徐飘散开来,正是在门口嗅到的那股沁人心脾的清香。

少年熟练地拿起茶勺在一旁的茶罐中取茶烹制。

女子见状连忙道:“不用麻烦了,等雨停我便走了。”

“无妨,品茶等雨停,未尝不是一件雅事,且姑娘能来我们店避雨,也是种缘分。”

见少年如此说,女子便也没再拒绝了。

“未请教姑娘如何称呼?”

“小女子敝姓楚,名雁秋。”

女子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淡淡的柳叶眉透出一丝淡淡的愁绪。

“楚小姐,可是城东楚家这个月底要嫁去杨家的那位二小姐?”

楚雁秋下意识点了点头,随即又一愣,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紫衣女子从楼上走了下来,笑容明艳,头上蝴蝶造型的流苏步摇轻轻摆动,顾盼生姿。

紫衣女子下楼后坐在了茶桌一旁,“我是这家清梦斋的斋主,沈清梦,这是舍弟,沈清溪。”

点头打完招呼后,沈清溪将泡好的茶一人递了一杯,沈雁秋浅尝了一小口,醇厚的普洱茶香,令人回味悠长。

城东楚家二小姐这个月底要出嫁的事情,前几日在长安城就一直传的沸沸扬扬,因这楚家二小姐与杨家大公子自还在襁褓中就订了娃娃亲,二人又是青梅竹马,本来也算得上是佳偶天成,美事一桩。

可惜这楚家二小姐前几年和杨家大公子等人一起出游时,脸部不小心被摔伤,竟在左脸上生生留下了一道无法治好的难看疤痕,从此楚家二小姐便一直戴着面纱,不以真面目示人。

但所幸杨家大公子并没有因此退婚,倒也算得上有情有义。

“楚小姐,似乎有心事?”沈清梦开口问道。

也许是雨季本来就让人容易多愁善感,亦或是这普洱香气令人思绪万千,楚雁秋轻叹了口气,“其实能嫁给天衡一直是我所期盼的事情,可如今我的容貌以毁,虽然他并不介意,但我却还是心有遗憾,毕竟我曾经是那么憧憬能够在大婚当日将最好的自己交付给他。”

“原来是这件事。”沈清梦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沈清溪,沈清溪了然地起身去到左侧的货柜中似是在找什么东西。

楚雁秋一脸疑惑,“这是?”

沈清梦轻轻笑了笑,“我们清梦斋有一样东西或许是可以帮到楚小姐的。”

“怎会?”楚雁秋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家父给我请了不少名医,但都未医好我脸上的疤痕。”

“我这里并非医馆,自然也是无法治好你脸上的疤痕。”沈清梦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端起茶杯轻抿了口。

这时,沈清溪将一个木制的圆形小盒子放在茶桌上,看样式应该是胭脂水粉类的物品。

沈清梦对着那小盒子扬了扬头,“这是我们清梦斋特制的雪肤粉,不论脸上有什么样的伤疤,抹在脸上都可以让皮肤重新变得光滑白嫩。”

“你刚刚说希望在大婚当日能将最好的自己交付给他,这盒雪肤粉正好可以圆了你的心愿。”

楚雁秋不可思议地看着桌上那盒雪肤粉,“竟有这般神奇?”

平常用到的铅粉虽然能使皮肤变白,但是仍旧掩盖不了左脸上的伤疤。

沈清溪嘴角上扬,“那是自然,我们清梦斋的东西可谓是童叟无欺,不信你可以现在就试一试。”

楚雁秋扫了他一眼,低下头没有言语。

沈清梦轻咳了声,“清溪,你去楼上打理一下。”

待沈清溪上楼后,沈清梦从货柜上又端来了一面铜镜放在楚雁秋面前,“楚小姐,你现在可以放心地试用了。”看楚雁秋依然有些顾忌的眼神,便又接着补充到,“如果介意的话我也可以先回避。”

说着便起身要离开,但楚雁秋却摇了摇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非也,只是我怕脸上的疤痕会吓到你。”

“不用担心,我曾经也是见过不少面部伤势严重的人,所以才研制出了这款雪肤粉,就算是面部整个被烧伤的人,抹上它后皮肤都会再恢复如初。”

楚雁秋见沈清梦波澜不惊地说完这些话,内心有些讶异,看着沈斋主年纪约莫也就在二十左右,但言行举止间似乎透着一股岁月沉淀的沧桑之感。

心下也是觉得有些好笑,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用沧桑感来形容面前这位年轻的紫衣女子。

在沈清梦那双深邃眼眸地注视下,楚雁秋缓缓揭开了自己的面纱。

暴露在视野中的,那一直被她所顾忌而遮遮掩掩的左侧脸庞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从左脸的眼眶下到嘴角边,一大块狰狞着的不规则疤痕凹凸不平地趴在上面,与右侧白皙明净的脸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许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摘下面纱,楚雁秋局促地用手一直紧紧地攥着手帕,水盈盈地眼睛似是鼓足了勇气般才终于正视着面前的铜镜和眼前的紫衣女子。

以往在家中,她身旁的奴仆在伺候她梳洗的时候难免都会露出一丝同情和怜悯的眼神。

但她一直没和任何人提起过,她其实一直都不喜欢这般异样的眼神,不管是出于厌恶、嘲讽或是同情,这都无不是在提醒她,她已不再是往昔容貌秀丽的女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