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新的工作机会
  • 记忆场
  • 风起西山
  • 7832字
  • 2022-04-27 17:16:09

夏天的傍晚,一座贴着银色金属外立面板的大楼里,出来了一个高个儿,外表帅气的小伙子,步履飞快,提着淡蓝色的电脑包走在去地铁站的路上。他有一个约会,在一家叫糖房的酒吧。没走多远,汗水不断的往外流淌,已经浸透他的短袖白衬衫,前额的头发也黏在了皮肤上。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一个大塑料袋罩住,说不出的憋闷。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他边走边接起道:“喂,请讲!?”

电话那头响起了轻快温婉的女声:“严武,你出发了吗?我已经在路上了。”

“出发了,大约30分钟,如果你先到了,就请等等我。”

“好啊,等你。”伴随着一声轻咳,女声消失在了电话的那一端。

一会之后,严武出现在了位于南四小街的糖房酒吧。这是由平房改造的一栋两层小楼,外观和普通的古城胡同住宅没有什么区别,灰色的墙砖,灰黑色的瓦,红色木雕的门框,两扇看起来年代久远的黑色木门,门的上方有一个白色的小灯箱上边写着两个小字“糖房”。

他推门进去,凉风扑面,身体一下松快了不少,冷气开的很足。调酒师曼丽微笑着打招呼道:“今天很热呦,辛苦。怎么这么早?喝点什么?”

“龙井精酿,谢谢。”严武拨了一下额头前的头发,又将胸前的衬衣微微提起扇呼了两下,微笑道。片刻,他端着啤酒杯上了二楼。

她已经到了,坐在靠窗的棕色高靠背皮沙发上。黑色长发梳着辫子,修长的身材穿着深红色的右衽棉布旗袍,领口绣着暗红色的莲花,轻翘着二郎腿,正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光影在她的眼里不停的跳动着。

严武走到桌前“啪嗒,”把酒杯放在她的桌上笑道:“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嫣然。”

“老同学别来无恙啊”。她微笑着站起来伸出手和严武轻轻握了一下。

“你的变化很大。”严武道。“比以前更漂亮了。”

嫣然笑道:“你也比以前更有神采了,一看就是春风得意。”

俩人笑着相继坐下。

“嫣然,这么热的天喝咖啡?给你来一杯本店特色怎么样?”。

“好啊,你喝的什么?给我也来一杯吧。”她说。

严武下楼买酒,再上来的时候,她已经合上了电脑,正在歪头看着窗外的一片灰黑色的屋顶,一旁四合院里突出来的大槐树,带着落日最后的余晖在五彩的天空下变换着光影。严武看她的样子,觉得她比以前更美了,散发着青春和成熟交融的味道。俏丽的面庞被刘海遮住了一些,黑亮的长发辫甩在身前,柔软而细的腰肢微微前倾,最特别是匀称的脖子,长,白而嫩,几乎没有皱纹。

严武咳嗽了一声,放下酒道:“好久不联系,这些年你也不发朋友圈,过得怎么样?”

“还好,挺有意思的。就是特别特别的忙。”嫣然道。

“来,先喝一口,你落落汗。”她端起了酒杯。严武深深的喝了一大口。然后看着她问:“和我说说你是怎么忙的?听说你从机关跳出来了?”

“是啊,你消息还挺灵通。我在一家高科技公司,007那种。”她笑嘻嘻的答道。

“具体干哪方面的?”

“电子工程。”

“厉害,还有你这么转行的?敬你。“严武把酒杯举过头顶示意,然后喝了一口。

“和我说说你。“她问。

“我在干国际贸易,具体的说就是帮公司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赚个差价,挣个辛苦钱。”他答道。“不过现在生意难做,目前的经济都不太好,竞争很激烈。愁。我搞的一个所谓大单,一直谈判,但就是定不下来。”他接着苦笑道。

“现在的确是不好干。”她同情的笑了笑。

严武喝了一口酒。转问她:“你做电子工程哪一方面的?”

“这个比较复杂,简单的说是神经网络。”她答。

“高大上啊?”他笑道。

“是真的高大上。”她笑答。

“给我讲讲你的国外旅行生活。”她问道。

俩人就这样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喝着。严武给嫣然讲了一个长长的关于他自己的故事–各地出差遇到的风土人情,吃过的亏占过的便宜,成功的喜悦,失败的教训。

大约一小时之后,一个聊天的间隙,严武笑问:“今天你找我仅仅就是为了叙旧吗?”

“是的,是想你了。另外想看看你现在具体在干什么。”“还有。”她停顿了一秒然后接着说“有个工作机会不知你感兴趣么?”

“谢谢你想着我。什么机会呢?虽说生意不好做,但还凑合,比较自由,而且和公司老板还有同事们相处的都比较融洽,如果要动,他们怎么办?。”严武微微晃着杯子,抬头看着她背后淡绿色墙上挂着的红木画框,里边裱着遒劲的四个大字–“风起云涌”。

“我们公司要启动一个新项目,正在组建团队。我想推荐你加入。待遇好商量,我们开价很高,你要多少钱,告诉我?我们甚至可以帮你赔偿一笔费用让他们找个你的替身。”她微笑着道。

“这么霸气?什么新项目?值得你们下这么大的本钱?”严武心中一动,转头看向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清澈如水,圆圆的,无辜明亮而有神。这让他闪回到了之前夏天的一个晚上,那时他们还是学生。

“喂,你在听我说话吗?”嫣然在他面前五指张开晃了一下手说道。

他赶忙收回了思绪,尴尬的笑了笑道:“抱歉,今天上班有点累,又喝了点酒,断片了一下。先给我先讲讲你们公司吧。”

“玄鸟高科,成立于八年前,你听说过吗?基本信息你可以自己去网上查。我们现在有五百多人。总部在天光城,另外在古城还有一个分公司。”她回答道。喝了一口酒她接着说:“我们的核心业务是“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但找你不是去干这些。具体干什么,需要你签了保密协议才可以分享给你–通过元宇宙”

“认真的,你究竟要我干什么?去了干不成,过两天再被炒掉。到时我怎么办?”严武笑道。“而且为什么要找我呢?完全不搭啊,我这样一个平凡人是如何吸引了你们这样高大上公司关注的?”

“你挺特殊的啊,胆子大,心细,多才多艺,沟通能力超级棒。”

严武端起酒杯大大的喝了一口,接着打哈哈:“嫣然同学,你这样夸我究竟目的何在?”

他的酒喝干了,于是说道:“我的酒没了,下去再买点,你等等我,就来。”在买酒时,他想着:“这么多年不联系,一见面就要招募我。这是机会么?还是坑?她干人力资源的?找不到合适人,所以拉我去?但为什么呢?”多个念头从他的心中一下冒了出来。

从楼下上来,他左手拎了一瓶波本威士忌,右手捏着两个圆筒形的玻璃杯,杯子里各有一块冰,还有一段柠檬皮。杯子是冻过的,上边浮着一层薄雾。他坐下,给两个杯里各倒了八分之一杯。然后端起自己的,轻轻晃了晃,一饮而尽,接着道:“既然你是有备而来。那让我看看你给我带来了什么。”

嫣然一笑:“你接下来的体验可能会有些不同寻常,做好准备。”她说着放下了自己的二郎腿,双膝紧凑,小腿斜摆对着他。

严武向左偏头看了一眼窗外,深深的吸了一口混合着香水、烟气、酒精和黄土混杂的空气,道:“开始吧。”

她点了点头,转身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蛋形胶囊小盒,打开,里边是两枚横放的弧形金属片。她取出右边的一枚贴在了自己的耳朵后边,转过头给他看了一下。然后她把另外一枚交到了严武的手里,道:“像我这样贴在耳后。”

严武拿在手上仔细端详了一会,金属片制作很精美,没有锋利的边缘,拿在手里感觉微微温热,不知是什么材质的,非常轻,一端略厚,逐渐变薄过渡。严武把它贴在了左耳后边。金属片瞬间吸在了皮肤上。感觉有一点点针扎般的刺痛感,好像漏电了,就在他张口要问的时候,刺痛感逐渐减弱了下去,接着是一股麻酥酥暖烘烘的感觉。这种感觉从耳后这个点迅速扩散到头部然后是全身,整个身体都一下放松了。他不由自主地慢慢向后靠在了沙发上。

此时,他的大脑里好像是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门,但原来感知的世界依然存在。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嫣然和周围的一切,但同时,在另外一面也可以看到一团淡绿色的雾气在面前里展开,越来越亮,很快化成了一道半透明的门,门开了,里边好像是一个会议室。他闭上了眼睛,这时,周围的一切消失了,但门里的景物却还在那里。他睁开眼诧异的看着嫣然,问道:“我可以看见一扇门,门后似乎是一间会议室。”

嫣然没有说话,可他耳中却传出了嫣然的轻语:“看着门,想象自己走了进去。”

严武照着做了,他一瞬间进入了会议室。会议室右手边高大的落地窗外是一座雪山,雪山位于湛蓝的天空之下,山上的黑褐色冰岩闪闪反射着太阳的光辉,远处是无穷无尽白茫茫的大地,天边的云不断的变换着形状。会议室的地板和椅子都是纯白色的。长方形的玻璃桌面下是一片黑色星空,银河在里边闪烁着缓缓旋转。嫣然站在会议室的一角,一手轻轻划着桌面,向他走来。

她笑道:“你通过那个设备接入了玄鸟高科的元宇宙。具体的原理其实很简单,之后你可以仔细研究。另外,我们的脑机接口和元宇宙已经有数千万次的接入经验,技术非常成熟。它们对使用者的健康没有任何影响。系统相当于是给你开了第二个感官世界。这两个世界可以无缝的衔接在一起。人的大脑是两个半球,可以轻松的适应这种转变。我植入了一块芯片,可以随时通过元宇宙交换信息,一年了,没有任何问题。”

严武没有说话,又仔细感觉了一会,周身并没有什么不舒服,于是道:“还好,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必须要赞。”

嫣然笑道:“欢迎你来到我的世界。”

在元宇宙里,他坐在了桌前,桌上缓缓的出现了一本保密协议。他拿起来翻看发现协议很长,但基本是通用格式,他工作经常见到各种类似的文本,所以没用多久就读完了。协议的最后一部分写道:“本公司向你披露的任何信息都是机密,你无权向任何第三方泄露。如有违反你必须承担所有直接、间接和连带责任。”严武想了想,看着嫣然,挥手做出了签名。

坐在桌子对面的嫣然道:“谢谢,现在我们进入正题。”她右手在空中挥了一下,会议室的一切忽然消失,严武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微光的虚空之中,不远处嫣然也同样的漂浮着。

严武笑道:“你穿着旗袍飘着还挺好看。”

亮度忽然增加了,一个暗淡的黄色光球出现在他面前。严武定睛一看,好像是“太阳”–一个金黄色的大圆饼。

嫣然伸手抓向太阳,虚空的一转,太阳飞速向他门靠近,直到占据了严武80%的视野。

严武打趣道:“你们是个太阳能公司?做戴森球么?”

“你看盘面的6点处。”嫣然说道。

严武向下仔细看去,有几个小黑点在绕着“太阳”的盘面缓缓运动。

“是宇宙飞船么?”严武问。

嫣然不说话,又是伸手空抓一转,这次黑点一下被拉近了,变得很大。严武这才发现,黑点原来是几个小窗口。他定睛向一个窗口看去,里边像是有人在动。

“我们进去看看。”嫣然道。

严武忽然身子一沉,高速从空中坠落了下去,眼瞅着掉进了他盯着看的那个窗口。进入窗口,白光一闪,他已经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还挺疼。他站起来,四处打量着,这似乎是北方乡村的某个地方。他在一个小山包上,嫣然站在她的旁边。她身穿一身蓝布棉袍,红色棉布裤子,黑色百衲底的棉鞋,略显臃肿,头发挽成了脑后的一个发髻。他再看自己,发现穿着黑褐色的棉布大褂,黑色老布鞋,肩上斜挎着一个蓝色脏兮兮的布包。

严武哈哈笑着,双手张开拍了拍肚子,道:“这是什么?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这是在哪里?”

嫣然没有说话,向他使了个眼色。严武的目光从嫣然身上移开,向她示意的方向看去。远处灰白色天空之下是无尽的麦子地,青色的麦子已经结穗。麦子地的边上是一条土渠,土渠边上有一条不宽的土路,土路上有一伙人在匆匆赶路。中间两个人赶着一辆马车,车上的东西高高隆起,被布幔子遮得严严实实。边上其他的人步行环绕在马车周围,地上的浮土被他们踢起来扬得老高。

嫣然抓住严武的右手,微微一纵身,就和他来到了土路上。那伙人正要从他们面前经过,离得非常近,可他们似乎是没有看到他俩,径直走了去。

“我们是在一个记忆的片段中”嫣然道。“这些人都是记忆。你我不属于这段记忆,所以他们看不到我们。我们是‘观察者’。”

“你们的技术已经发展到这个水平了吗?为什么从来没有在网上见过这种技术的宣传?。”严武惊叹道。

“你看那个人。”嫣然指着走在最后的一个人道。

严武仔细看去,一个大约三十来岁,高个子,中等胖瘦,瓜子脸,宽阔的额头,带着一个玳瑁框的墨镜,高颧骨,皮肤黝黑,厚嘴唇有点地包天,右侧脸颊上有一块铜钱状的胎记,背微微弓着,穿着灰布的长衫,看样子是个账房先生。

“记住这个人,接着看。”嫣然道。

这伙人向前走,嫣然拉着严武跟着走在后边。没多远,忽然一阵骚动,土渠旁边的一个小树林里钻出来十几个人,穿黑色长衫,带瓜皮帽,手里拿着长短枪,挡住了去路。为首的矮个圆脸胖子抬手就是一枪,打在路上,激起了一股尘土。

“把东西留下,饶你们不死。”圆脸胖子道。

赶路的队伍停了下来,走在最后的账房先生,满脸堆笑的凑了过去,手像变魔术一样,从大褂里掏出一摞银元,递给圆脸胖子。嘴里还嘟囔着:“好汉饶命,饶命,给我们通融一下。我们是贵地曹县长的朋友。”

“这是什么时代?”严武问道。

“应该是百多年前,具体的日期不确定。”嫣然道。

圆脸胖子笑嘻嘻的一点头,向前走了两步一只手接过银元,用手掂了掂。忽然一撒手把银元扔在了地上,回手给了账房先生一耳光,说道:“少废话,把东西留下。”然后举起左轮手枪顶着账房先生的头。

账房先生铁青着脸慢慢转动身体似乎要对后边的人说什么,忽然右肩往下一沉,左手急伸已经抓住了左轮手枪的转轮,接着向前一带,同时右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圆脸胖子的左边膝盖上。瞬间,枪已经到了账房先生的手里,圆脸胖子面朝下摔了个狗啃泥。

形势逆转过来,账房先生拿着枪顶着圆脸胖子的头道:“让他们把枪都放下,我们只求赶路,不想惹麻烦。”

圆脸胖子满面尘土的坐了起来对着自己的人一脸晦气的道:“把枪都放下。让他们走。”

账房先生一只手往圆脸胖子的领子上一提,轻轻松松的把他拽的站了起来:“劳驾你陪我们走一段吧。”

于是,赶路的这伙人把圆脸胖子的双手绑在马车后边,一言不发的继续向前走去。没走多远,位于在队尾的一个白衫汉子,突然一转身,从马车里抽出两把短枪,向圆脸胖子带来的那伙人射去。“啪啪啪啪”几声枪响过后,有几人中弹,慌乱中,剩下的人开始向这个汉子射击。只见这汉子在尘土中左右几个翻滚,躲过了子弹,又是数枪击毙数人。圆脸胖子剩下的几个同伙,突然同时发出一声喊,扔下枪连滚带爬的向后跑去。

白衫汉子并不追赶,看着他们远远的跑开。然后走上前去摆弄着地上的枪,很快卸掉了所有步枪的枪栓用一根绳拴在一起,跑步去追自己的队伍。

“好狠。”严武道。

“仔细看这个杀手。”嫣然拉着严武再次转换了视角,指着白衫汉子道。

严武定睛看去,只见刚才那人原来也是中枪了的,胸口和肚子的衣服上有几个弹孔,可他却浑然不在意,好像没事人一样跑步回到自己的同伴之中。

“我天,这是什么,他们是一伙机器人吗?严武问道。”

嫣然没有说话,她右手指天,划了一个圆。瞬间他和严武又回到了那个所谓“太阳的盘面”前。

“我们来看看第二个片段。”她说。接着,她再次伸手向前一抓一转。

严武感觉自己再次下坠。还是白光一闪,他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扭头看到了嫣然又站在了自己的身边,苦笑问道:“为什么我总摔趴下,你总能站住?”

嫣然笑了笑:“没什么区别,状态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会习惯的。”

严武苦着脸,挠了挠头,看看自己的穿戴,破烂的白布袍子,白短裤,腰间系着草绳,光着脚,衣不遮体。身边的嫣然却身着红色锦缎短衣和长裤。短衣有大袖,下端被黑色绸带紧紧的束缚在纤细的腰间,脚上穿着红色平头船型布鞋。

转过头,他发现到自己身处一堵宽阔厚实的长条形石土台之上。数百米开外是一条河。它流向一望无际的绿色平原。他顺着河的来向往身后看去,那是一片起伏的山脉,陡峭,有很多沟壑。山上植被茂密,草甸和林木使得山体绿的发黑。空气中充满了草木的香甜气息。

“为什么你我穿着的差别这么大?”严武问。“另外,这次我们在哪里,哪个年代?”

嫣然答道:“后边的是丹雪山,这条河是鱼池水。鱼池水流向北方的清水川,并不太远。看这边。”她转身抬手指向前方。他顺着看了过去,发现一堵长长的城墙。

嫣然拉着他轻轻一跳,来到了城墙之上。从这里看去,场面壮观-庞大的宫殿群,黑顶灰墙,层层叠叠,气势恢弘,背靠丹雪山,面向鱼池水。前方还有一道城墙,围着一座高高的夯土的金字塔。

嫣然拉着严武又是轻轻一跳,这次来到了夯土金字塔的顶台上。这下看清了,周边是内城和外城两座矩形城墙。外城城墙高约十五米,内城城墙高约二十米,内外城都有四座城门,城门两侧城头之上是七八米高的木制城楼。两条垂直的道路穿过城门,交汇在金字塔的平顶上。金字塔大约有100余米高。从地面到顶有九重。四面各有一条台阶路通往顶层。顶层是一个边长大约10米的方形平台,由细花黑金沙石板铺就而成。

“这一段记忆为什么没有人?”严武问道。

嫣然看着他淡淡道:“我们身处的这两段记忆都是来自很多人。经过人工智能的大数据拼接处理之后,展示给你的是想要你注意的部分,其它的内容会被屏蔽掉。”

“喔。那现在是什么时期?”严武问道。

“那边,信王的叛军正在峣关。很快就要绕道“丹山斜道”进击部落的本部了,也就是火龙神城的前身。”嫣然指着丹雪山道。

“信王?信王不是二世天王吗?信王的叛军?”严武蒙了。

“哼,信王是篡权后弑杀了一众兄弟上位的。他和他的后代修改了史书。信王不是嫡出,如何能继承天王之位?”

“你们怎么知道的?”

“先不说这个。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武灼天王的陵寝历经三千年也没有被盗掘过?”嫣然问道。

“我认为应该是被盗掘过的,只是现在没有打开地宫,不能证实而已。而且盗掘不止一次。早期的盗洞可能由于地下水浸泡等原因已经坍塌,找不到了。”严武道。

嫣然右手指天划了一个圆圈。严武眼前白光闪过,瞬间,他面前出现六个人。其中四人手执金戈面向四方。中间一人文官装束就站在他俩旁边,另外一人顶盔掼甲绕着顶台快步走着。

严武只见身批铁黑色甲铁盔之人瓜子脸,宽阔的额头,厚嘴唇有点地包天,右侧脸颊上有一块铜钱状的胎记。骇然道:“这不是民国时那个账房先生吗?是吗?”

“是的。”

只听文官说道:“白将军请速做决断。”

武将怒道:“既然君早知如此为何却今日才与我说?”

“停一下好吗?”严武道。

文官与武将立时都定住不动。“为什么他们都说标准国语?”严武问道。

“他们说的是古国时的雅言。你听不懂的。所以人工智能翻译成国语发音了。”嫣然回答。

“喔,谢谢。请继续。”严武点了点头。

文官道:“天王离开之时已料定今日之局面。然却不知何时引而发之。故留有诏书于君。君切不可违抗王命。二世天王已无可救,信王的军队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了,请白将军速带领丹雪九卫进入地宫。”

武将怒不可遏,拔剑出鞘,连击地面道:“如吾等进入地宫,当下乱起,吾族将如何?”

文官道:“将军且勿担忧,吾将亲送将军家小于白仲公处。天王当年亲封白仲公于丘原城便也是为了今日之局面。”

武将跪地而哭,掷剑于地,面向西方长跪不起。

嫣然右手指天轻挥。严武突然觉得地面裂开,他一下跌入黑暗之中。这次他稳住心神,并没有被幻觉影响到,睁眼望向四周之时,他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地面上。

嫣然站在他的旁边,脑后有一片圆月形的白色光晕,照亮了周边的事物。

“神仙啊。自带光环”严武道。

嫣然笑笑说:“你脑后也有。”

这时几十个铁甲武士手执金戈,腰佩宝剑,铿锵的从他们身旁疾跑而过。

“我们在墓道里。“墓道的第一重门内,第二重门外。

嫣然右手指天轻滑圆圈。

严武觉得眼前绿光闪动,一切都开始向视野的中心点塌缩了过去。猛的,他已经回到刚才的会议室里了,窗外的雪山依旧巍峨。嫣然在桌子对面微微笑着盯着他看。

“你适应的很快。“嫣然道。

“这,就完了?我究竟看到了什么?你们想让我干什么?另外,为什么是我?”严武接连问道。

“为什么是你,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将来你会知道答案的。”嫣然站起来,绕着桌子向他走来,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接着道:“公司想让你参与调查一件事。这件事和刚才你看到的两段记忆有关。你看到的事是确实发生过的,这毋庸置疑。”嫣然转头看向窗外的雪山:“人的选择永远大于努力。你是幸运的,可以选择一份非同凡响人生。你说呢?”

严武看着窗外,慢慢道:“你知道我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我加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