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有想法的时候总要尝试一下
  • 唯有奋斗可期待
  • 北风来袭
  • 2021字
  • 2016-01-01 09:40:31

二十世纪九零年代中叶。

某年六月周五的一天下午,虽然已近黄昏,但太阳还不舍得落山,余晖仍然在照耀着世界万物。

从东海县城到东海乡的县级公路上,只见有一个年青人,甩开了膀子在奋力奔跑着。看来已经跑了有一段时间,围在腰间的短衫看样子已经湿透了,脊背上也是布满了汗珠,脸上、头上也有不少汗。

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偶尔有骑自行车路过的人,看看这个小伙子就骑过去了。

偶尔有一辆载客的中巴车路过,鸣了几声喇叭,看到这个行人没有要上车的意思,只好悻悻地走了。车上的售票员和司机在那里闲聊:“这小子真是够抠门的,几块钱的车票都没舍得买,在这条路上见过这孩子很多次了。”车上的乘客听后,有的也不经意地往外看了看,有一双眼睛在其中显得特别清澈。

奔跑的年青人叫陆长风,是东海县城第一中学的高中学生,高一还没有结束。高考即将在两年后的七月份举行,而现在的这个阶段,还没有到了减少假期、加班学习的时候。

他的家在东海乡的一个村庄里,周末又到了放假的时候。每逢周末的时候,学校都会放假。原来的时候,周末只放周日一天假,有的同学就干脆不回家了,在学校宿舍呆一呆,再到教室里去自习。也有的同学因为是高中住宿的第一年,会搭个末班车回家。

而最近刚刚实行了周末双休,上课少上了一天,周末有两天的假期了,这样同学们想家回家的都多了起来。

陆长风也选择了在周五的下午放学后回家,只是不同的是,他并没有选择坐公共客车中巴回家。

每逢周末放学的时候,各个乡镇的中巴车都云集到了东海一中的校门口,等着拉学生回乡镇。作为东海县在县城的唯一一所高中,汇集了从各个乡镇初中考进来的学生,客源自然是不愁的。

但这些客车却很少能赚到陆长风的那几个铜板。

因为陆长风几乎从来就不坐中巴车。

除了第一次来报到的时候,陆长风的父亲陆元强带着他,带着行李卷办好住宿手续以后,每次回家,陆长风都是步行或着跑着。

好在他家离东海一中还不算太远,大约有二十多里地,这样的路程,陆长风觉得老是坐车就太浪费钱了,而且家里的经济状况并不算太好,他也舍不得花这么多钱用在返家的中巴车上。

这二十多里的路程,可能对于别人是一件难事,对于陆长风来说,倒不算是多么难的事情。

从小出生在农家,练就了一身好体格。虽然并不是每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体质都那么好,但陆长风就是这样。从小就帮着家里干活,长年行走在乡间地头,身体素质好得很。

尤其是在跑步这一项最基础的运动中,他更显得与众不同。生就一双大长腿,耐力又好,跑起来自然是费不了多少力气。

从小学到初中、高中,每逢田径运动会,都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短跑、长跑项目样样精通,要不是赛程限制,他可能报了所有的跑步类项目。正因为持之以恒的锻炼,跑步回家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习惯。

跑了一会,陆长风感觉有些疲倦,脚步慢了下来,变成了走路。正好借这个机会,再好好的欣赏一下田园风光。

尽管这沿途的风光已经看了多少次,路边的景色对他来说都是已经很熟悉了。甚至到了哪个地段有什么标志牌、公路的哪个里程石,都已经了然于胸。

此时的田野,已经是金黄色的一片。

已经到了麦收季节。

田地里面,有的麦田已经收割了,只剩下一条条整齐的麦茬竖在地里面。还有的麦田还没有收割,微风拂来,金黄色的麦浪随风起伏,向人们预示着,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

可今天陆长风的心情,却与这般丰收的景像形成了对比。没有了往日轻松自如的脚步,没有了往日信步驰骋的快意,显得心事重重。

今天行走在路上的时间明显超出了以往,陆长风不仅心事重重,步履也显得越发沉重。不是他真的累了,而是在边走边思考着一些问题。

虽然已近黄昏,天气还是很热,陆长风捋捋脸上的汗珠,又望望前行的道路,离家是越来越近了。

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一个必须要向父亲说明的问题。但这个问题是如此的沉重,他也拿不定主意到底是应该如何去向父亲陆元强说明。

因为他知道父亲的性格,是不会轻易地被他说服的,而且要冒着被打被骂的很大风险。

倒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使陆长风下不了决心,而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作法到底是对还是错?但作为一个男子汉了,就应当有所担当,承担起自己的那份责任。

或许自己的想法还不是很成熟,或许会遭到父亲的拒绝,但,如果不说出来的话,不尝试一下的话,又怎么能知道一定会被拒绝呢?

陆长风觉得,有些事情一旦决定了,就得去尝试一把,不留遗憾才行。

就象这步行回家,刚开始的时候也觉得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但经过了一两次之后,发现也不是多么难的事情。这让他觉得,有些事情,看起来是比较难的,但其实并没有表面上显得那么难,只有真正去尝试了,才能体会到到底难不难。

想到这里,陆长风下定了决心,回家后一定要向父亲陆元强说出来自己心中的想法,不管父亲支持还是不支持,这个口他是一定要开了。

想法一确定,陆长风的心情轻松了一些,步伐也稍稍加快了一些,而这二十多里的路程也渐渐到了最后的阶段。

进村了,远远望去,陆长风的父亲陆元强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每当放学的时候,估摸着陆长风快回到家里的时候,陆元强总会站在门口等一会儿子。

“爹,我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