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落榜的中考和告白旅行
  • 一条艰辛寻爱路
  • 秋思红叶
  • 4776字
  • 2016-01-04 00:00:07

2005年6月28日,一个光辉灿烂的日子,阳光充裕着赤日,酷暑炎烈,似乎没有一点普降甘霖的意思。不管昔日备战的如何?现在都必须上战场一个一个的点兵了。早上8:30-10:00第一节语文,语文从来就不是中国学生考试的难点,所以提前半个小时就都胶卷退场了。天气刚刚达到最热,考试就结束了,所以上午这一科总体考的都不错。

下午1:00-3:00数学,由于这是夏季里一天当中最热的2个时辰,再加上数学这个总喜欢难倒众生的学科。开考30分钟,意外发生了,为突然中暑,晕倒在考场之上,考场的老师打了120,将我送到了附近的医院抢救。我不知道考场外的母亲看到我被担架抬出来的那一幕心是不是都碎了,我知道的是那个时刻我好像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为躺在医院的床上。为:“天啊,为怎么躺在这啊?考试,我要回去考试。”妈妈:“考试已经结束了。”这时,医生进来了,医生:“看来已经没事了。”我:“为还能参加考试吗?”医生:”目前的身体状况可以参加明天的考试。“我看见妈妈长出了一口气。

第二天,天下起了朦朦的细雨,似乎听到了我内心的呼喊,考试进行的很顺利,我没有再发生任何的坏情况,我也卸下了考试的压力。因为我知道无论这两科考多高的分,我都不可能考上重点高中了,因为我丢了150,我答满分才600而已,何况不可能答600。所以,我深呼吸,长叹一口气。伴随着细雨,我考完了中考的最后一科,我出来的时候天还没有晴,也许是上帝在为我哭泣,怜悯我这颗忧伤的心。

7月10号,我会学校取中考的档案袋和初中毕业证,为看到那档案袋上贴着的成绩,为掉下了眼泪,共502分,就和我预想的一样,为考上了一个普通的高中,我成为了一名普通高中的公费生。我的眼泪滴答滴答的往下落。为回到家,把自己关了一天。妈妈似乎知道为的心意,并没有打扰我。我想到了自己考试第一天中暑的场景,我决定不复读也不重考,就这样升学吧!不管怎样,还考上一所普通高中了呢。为擦干了眼泪,但是我的心伤并未愈合。

这时,为想要和别人倾述。为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关斌,我飞一样地奔到网吧,打开QQ,看见他的头像在闪。他的信息:”考得怎么样?考上哪儿所高中了,你好久没上网了,我很想念你。“我的信息:“我考完了,考试的时候中暑了,所以我只能去一所普通高中了,现在心情很感伤。“(一排哭泣的表情)他的信息:“没关系,让我给你一个南方的假期吧?”我的信息:“??什么,你说的话我没懂。”他的信息:“我带你出去散心吧!为带你去我的家乡扬州如何?你一直生活在北方一定没感受过江南水乡的美,你觉得可好。”我的信息:“当然好,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他的信息:“为买12号的票吧。“我的信息:”好。“他的信息:”这下小姑娘可开心了。“我的信息:”是的。“我心中的忧伤消散了,我在家中期待他的到来。

14号中午,我在南站接到了他,很开心,像个幼稚园的小女孩一样依偎着他。他买了2张从沈阳到扬州的往返的车票,7月16日出发——9月5日返程。他住进了我家附近的旅馆,我回到家里收拾东西准备一个假期的旅行。16号早上10点整,我们在沈阳站出发,踏上了去扬州的旅程。一路沿途的风景,呼吸着新鲜的气息,仿佛春风得意。

我19号下午到了扬州,我们打车到了他的家。他的家在郊区,一个风景优美的庄园,一片花海和绿绿的草坪,一个四层的独体别墅坐落在一片花海之中映入我的眼睛。顿时,我惊呆在那里。他看我楞住了,他拍拍我的肩,我从恍然中回过神来。他:“怎么了?”我:“没。我只是惊讶这座城堡,因为它不在我的预想之中,我从没有想过你家……”他:“我们进去休息一下吧,为有点累了。”我难为情的看着他:“好。”他:“那我们一起进去。”我像灰姑娘一样跟在王子的后面走进了王子的宫殿,那房子的格局是我从来见过的,装修的奢华是我从没想过的,那里的陈设是古典和现代优雅的结合。这样的场景我只在电视上看过,犹如英国的皇宫,犹如法国巴黎的古堡,充满欧式的风情。

走进去,坐在客厅的的茶几前和喝一杯淡淡的清茶,我突然发现了自己的贫贱,我第一次知道我是一个从山村里走出来的姑娘,我的家在FS市内,可是我住的是40平的单间,爸爸妈妈和我三个人挤在一起,他家的一个小茶会厅就有我家一个房子大,这还是他家里最小的地方。走上二楼,是一个极其宽广的大厅,一面的玻璃窗外面是阳台,打开那落地的窗子就看见外面的草地和一望无忌的水,空气特别新鲜,有一种青草的香味飘来,那是我在北方从未闻到过的。

扬州处处是风景,距离苏州也不远。直到傍晚也没有见到他的父母回来,我打了一个问号,难道我遇见住在别墅里的拐卖人口的贩子了?为什么没有看见他的父母呢?我等了好久,晚饭时,我忍不住了,我刚要开口问,他就直接说了,“我父母不住在这里,这里是我的私人领地,我父亲是烟斗的CEO,我母亲也是某服装连锁店的老板,他们工作很忙,所以我们不在一起。“我微微一笑接着吃饭,他似乎以为我不信,就走进房间,过了几分钟后出来,把房子的产权证和土地证都拿来给我看,我顿时傻了。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没关系,早晚你都是要知道的,这样可以放心交往了。““交往“这个词怎么如此奇怪,我突然觉得一阵怂。

我们在他的行宫小住了三天,溜达了一些古色的街市,我们坐在开往苏州的兜风车里,他开着车带我奔向苏州的高速公路上,吹来的暖风围绕在我的身旁,温暖在我的心上。我们第一站到了苏州公园,就像叶圣陶爷爷告诉我们一样,叶爷爷已经将苏州园林的美写得如此的好,我们手牵着手走在这古老的园林里,偷偷摘下一片叶子转在手里。突然,感觉我们的关系有些许微妙的变化了。我们当晚住在酒店的两个房间里,他怕我害怕就告诉我:“我的房间就在你的旁边,我们就隔一道墙,如果害怕就敲墙,我听见回过来的。“我点点头,他带上我的门回了自己房间。我很快就睡熟了,可是我没想过自己会在异地的床做起噩梦来!我梦见:

自己躺在一片水上,飘向未知的方向,我无法动也不能叫那缓缓的流水停下,我开始慌了,我莫名的恐惧让我不安起来,我怕了,好怕好怕,好紧张,紧张到无法呼吸,仿佛下一刻我就会窒息。

我这挣扎的噩梦中醒来,醒后我猛烈地击打墙壁。他听不见吗?难道他已经睡熟了,我不敢闭眼,打开灯,蜷缩着坐在床上。我哭了,这时,我听到有人敲门,我问:“谁?“他:“我,刚刚听到急促抵地敲墙。“我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打开房门,扑向他的怀里。我哭湿了他上身的衣服。他关上门,抱我到床上,抽出纸巾擦干我眼角的泪水。他坐在我的旁边轻声地问:“是不是做噩梦了?“我点点头。他:“不怕,有我在,这个胸膛永远给你依靠(他用拳头敲着他的胸膛对我温柔地讲)。“他:“*乖乖睡吧,我在守候你,直到你不再被噩梦惊醒。我安心地又睡过去,他一直坐在我的旁边守着我这个胆小鬼,直到早上,太阳照进房间的时候,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看见他坐在我的旁边,他坐着睡着了,我不知道他是何时睡着的,我想他一定看了我一夜,早上困到无力才会坐着睡在那里。我悄悄起来,把他放倒,让他躺在床上,然后我去卫生间洗脸刷牙。

我自己一个人去酒店的大厅里吃了早餐,然后回到房间看电视,电视的声音被我调到无,我只有看电视上字幕去猜主持人在讲什么,因为他还在熟睡中。直到中午,他才从沉睡中苏醒,我们去楼下吃了午饭,退了房间,我们开车到加油站,加满油然后开往下一站太湖,人人都说太湖美,人人都爱吃太湖蟹。我们到了太湖,我们划船打蟹,很是有趣。我们荡着船,我们滑倒岸边烤着蟹。我那时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因为知道痛确定这不是梦。我们离开太湖开上高速,这是一段很长的路,加了几次油才到我们的目的地,那是我第一次亲身站在**塔下,那里有一个凄美的传说。传说有一条报恩的白蛇在断桥上遇上了一千年前救她的小牧童许仙。第一次雨中借伞的邂逅,第一次盗仙草就命的场景,第一次被法海装进那断情的钵里。那一幕幕都从我的脑子里闪过。我们一起走进雷峰塔,去寻找白娘子的足迹,我站在断桥上望着那一湖的溪水,我四处张望,他:”你在干什么?”我:”找法海啊?”他:“找他干什么?”我:“求他把我变成许仙。”他好像没听懂地问:“什么?”我:”我要找他把我许仙。”我调皮地向他眨眼。他笑了起来。

我去了杭州到了余杭到了钱塘又看了西湖、雷峰塔和断桥,我却始终没有找到心中那个隐藏问题的答案,我很想知道如果白娘子不是一条美女蛇,而是一个美女,我站在法海的角度会不会和许仙一样爱上她?我想见法海的目的是想问他,他是不是和许仙一样爱白娘子,他拆散许仙和白娘子不是因为人妖殊途,而是因为法海爱白素贞,白素贞她知不知道,她拼命地和许仙好,有没有顾及法海的感受,他默默地爱她,宁可用残忍地钵把她压在**塔下,也不愿当面承认因为他爱她,他嫉妒许仙到发癫,因为他是金山寺的监和尚。若一天,我能有幸改编《白蛇传》,我要还原冯梦龙写《论**塔的倒掉》的初衷,他想警示世人的不是法海的无情,也不是许仙的懦弱,更不是白娘子的谄媚,而是不公。和尚也有恋爱的权利,青楼的歌姬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利,贫穷的书生也能金榜题名。我知道冯梦龙一定没有看过蒲松龄的《白狐》,若他看了,他一定不这样写许仙了。

我们当晚在西湖附近的农家住了一夜,那一夜,我又做了一个穿越到宋的梦,我梦见小青,小青对我说:”姐姐,你看许公子来,想必是来还伞的。”我:“这书呆子还能找到这里。”许仙抠门:”请问这是白府吗?有人在家吗!有人吗?”小青唤到:“来了,来了”,小青打开门迎许仙进来。我抬头一瞧,这不是关斌吗?我:“你怎么成许仙了?”他;“因为我们都穿越了。”我看见有一个和尚走了进来,我惊讶道:“胡歌”,胡歌向我作了一个揖,“老衲法海。”我笑着说:“胡歌变法海了,胡歌变法海了。”我的声音也许太大了,喊来了关斌,他走进我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早上6:00了。他:“你又做梦了吧?胡歌如果真会来,他也不会是法海。”我睁着眼睛看他,“为什么?”他:“因为他适合当李公捕”,我:“捕快啊?有创意。”他:我们现在去吃饭,然后去下一站,2我:“哪儿里啊?”他:“温州。”我:“为什么去哪儿?”他:看不见我父母你不是不放心吗?我们去看看他们,然后去金华玩两天。我连连点头“嗯嗯”。

我坐在他驾驶的奔驰兜风车上,我们踏上开往温州的路上,我到了温州住进了另一栋别墅,我看见了他的父母,他们很喜欢我,他们默认了我是他儿子的女朋友。我们又去了义乌,买了很多新奇的小玩意回来,我过得充实又快乐。我们一起做了很多手工品,开始感觉动手的快乐。我离开义乌之后开往扬州,我们回到了他在扬州家。我问他为什么父母住温州要在扬州买房子。他告诉我他是扬州人,原来生活在扬州,后来妈妈去了苏州工作,爸爸去了温州,再后来爸爸在温州买了房子就把他和妈妈接到了温州。因为扬州是我们的故乡,所以爸爸卖了老房子买了这栋别墅给我,作为我考上大学的礼物。今天的扬州已经变成了他的行宫,他每年回家都会到扬州小住几日,然后打开车库的门,开私家车去温州那车是他考研成功爸爸给他的奖励。我突然感觉他好幸福啊!他的爸爸如此的爱他。

后来的日子是在扬州度过的,他在家里做编程赚一个月5000外快,我继续作那个境外女主播,直播给美国的华人看,让他们知道《最近的中国》:

“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过去一周的中国又发生什么了呢?现在就让我们进入图片新闻,看看这一周都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段录像是湖南卫视《超级女声》比赛的海选现场,这是中国境内的第一档选秀节目,《超级女声》决赛雅虎网将同步直播……感谢大家一个小时的陪伴,我们下周六晚见。”

我已经是一名成熟的播音员了,只要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和一个电容麦,随时随地链接,走到哪儿就在哪儿工作。我们各自在为我们的兼职劳动着,我们不是寄生虫,也不要靠父母,我要用自己的实力证明:“我是最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