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萌女孩的快乐暑假
  • 一条艰辛寻爱路
  • 秋思红叶
  • 4007字
  • 2015-12-30 00:00:57

随着初三的落幕,我开始了一个特别的暑假,说它特别,是因为我在这个假期认识了一个人,一个真实世界里的他,他就是关斌。而他来抚顺找我玩,我却只能叫他住旅馆,因为我们家那个40平的小单间根本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他1米83的大个,和我这个1米53的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他是雄的,我是雌的。他是江苏扬州人,我是辽宁抚顺人,他是校学生会的主席,而我连课代表都不是,我就是一个地道的普通同学。他24岁,为16岁,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就这两个人是一对好朋友,换成是你,你会相信吗?

他长了一个赚钱的脑袋,他一到抚顺就去一家酒店报道当服务生,工作时间是每天下午5点到10点。上午也有他赚钱的安排,早上6点起来吃早饭,6点半准时坐在旅馆里、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开始他的网络编程工作,他的工作是做游戏程序设置,很多大型游戏的创造都有他的参与,比如最火的《传奇》、再比如《火影》里都有他编制的程序。我如果想要见他只有等到中午11点以后,因为他每天只干5个小时,特别有规律。

对于我来说,我的工作还是老样子,还是之前的那两个,和他的没法比,因为比较没有技术含量。但是我的这个暑假虽然学校放假了,可是我并没有放假,我也不能放假,我经纪人上司为我安排了一个假期培训计划。他给我找了一个老师,每天通过QQ教我主持播音的课程,即使不是周末,不用上班,也要去网吧坐在电脑前,一次是4个小时,教为的人的QQ昵称叫做凉茶,是一个短发美女,27岁,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是大学最高奖项金的获得者之一,她三年前加入BJ雅虎,一个月前调进我boss的的部门。“谁是我的boss?”这个人我很熟,就是那个第一次找我视频聊天就给了我一份工作的网友,一个有传奇色彩的人,中国的法律禁止用童工,可是他对我一见如故,就给了我这个15岁的女孩一份正式的工作。我对他有感激,有敬畏也有崇拜,一个北大的高才生,一个享誉全球来硅谷的跨国公司,一个对外直播全球中国人都能看见的平台,是我做梦都没想过的,并且他们一起选中我。

由于公司对职员的要求,需要职员定期提升自己的素质,公司就要为职员安排培训。尽管为普通话已经达到一级广播员的标准,但是提升的路上还有一段要走,要坚持不懈地改造自己,才不会被行业所淘汰,所以我要上一个速成班,每天要跟老师学练四个小时,跟京剧吊嗓儿似的。第一课:“啊!哦!咦~!”叹词的发生练习。第二课:平翘舌的基础发音练习,第三课:模拟语境练习。这是我第一天上课时老师教我练的东西,从最基础的练起,也就是标准普通话的练习,三节课练习了4个小时,喉咙累死了,累的不想说话。终于等到了11点,等到了下课,也等到了他休息。我用最快的速度到了他旅馆房间的门口。

敲开了他的门,我喘了小一会儿,我:“我们去哪儿?“他:”这附近有大学吗?“我:“有。”他:“那我们去走走吧!”我:“你不饿吗?”他:“给我5分钟,我马上出来”,他关上门进去了。5分钟后,他开门出来,我们一起走到了大学里的食堂,我们花了6元钱要了2份餐饭。我们一边吃一边聊天,“哥哥,你为什么要来食堂啊?你很喜欢吃这里的饭吗?”他:“不喜欢,在学校天天吃食堂都吃够了。”我:“那你为什么还选这啊?”他:“为了让你了解大学里的生活,了解我的大学生活,吃食堂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我笑了起来,他也笑了。我:”哥哥我吃完了。“他;“那我们从侧面走,把餐盘在回收处放好,我在前面走,你跟着。“我””是。“

我们拿着餐盘从一侧走过来,走到餐盘回首处放下,然后出门。为:“哥哥,我们下一站去哪儿?”他:“这有湖吗?”我:“有啊,往让为前走转个弯就到了。”他:“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为走到湖边,正好遇到一个吹萨克斯的男生,他对着湖水吹,水泛起了音乐的波纹。我们坐在他侧面的石台上,那《爱的呼唤》让我沉浸在初恋的幻想中,他的出现好像是上帝刻意的安排,我们同时感受到初恋的味道,不知道是我们被他渴望初恋的心情所感染了,还是我们对彼此的心起来荷尔蒙的变化,总之,好浪漫,好温暖,一种叫做“温情”的风扑面而来,我的头依靠在他的肩上,听着湖水中悠扬的乐声。

“我:“咱俩比赛,看看谁投得更远。”他:“行”。捡起湖边的小石子,一个一个地往水投,随着萨克斯的节奏,水也滴答滴答地演奏,仿佛共鸣的交响。夏日里充裕的阳光倾洒在湖中央,水面上是一层金光。他:“你看金光是多么的耀眼?那个形状像不像日出时水中的那半个太阳?”我:“你不说还真不觉得,真像。”他:“是吧?其实我们现在的年纪也和他。很像,7、8点钟的太阳。”我起身推了一下他,他:“干嘛?”我:“烦你,远点。“他:”你敢烦我?为让你烦我,让你烦我!“一边说着一边拍打着,一边嘻嘻地闹着。

那一个下午我们都坐在那里玩耍,时而投石子,时而在湖边打闹,时而又坐下依偎着他的肩膀,直到4点钟我们才起身离开。走在学校的大道上我问他:”明天去哪儿?”他:“明天,明天晚上饭店我可以不去,我可以休息一天,所以白天别打扰我做程序,晚上再出去。”我:“月牙岛公园,那里有音乐喷泉。”他:“好啊,没问题。”我们一直走,过了两个路口,他送我到家门口,看着我上楼,看到6楼的灯亮了,为进去了以后才走。我进屋后直奔阳台,我站在阳台上向他挥手。

第二天,晚上6点,我们在望花大街打车去月牙岛,有湖,有沙滩,有长青的松柏,还有给人们休息和赏玩的台阶。我们到时候还没有开始,要晚上8点钟才开始,盯了一眼表:18:15。我们似乎来早了,我们来到沙滩旁,我脱了鞋子,脚直接踩在沙子上,我:”好软!你快下来!“他也脱了鞋子跳了下来,一屁股坐在沙子上,抓起沙子就扬起来。我也没有示弱,我抓沙子就扬在他身上。扬完沙子,再扬水,本想他的衣服会变泥巴,结果那沙子一点都不粘,沙子还是沙子,水点还是水点,没有融合在一起的意思。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他:”你不知道这沙子是特殊的沙子吗?是不会和水融合成泥巴的吗?“我红着脸:”不知道,不知道啊!他:“这点常识都不知道,还想和泥糊我,哼哼…”我下意识地往旁边跑,他在后面直追上来,在我身后一把抱住我,“看你往哪儿跑。”他和我脸贴着脸,他嘴唇贴到了我的嘴边,那一刻真的很想吻下去,很想就这么吻了,但是我没有。我:“讨厌!”为一把推开了他的身体,然后跑到起点,穿上鞋子,他随后也跟我上来了。有时,时间特别慢;有时,时间特别快。今天就是有点快了的那种。19:50,喇叭响起,“水舞馐即将开始,请游客做好准备。水舞馐即将开始,请游客做好准备。“

们找了一个最前排最中间的地方坐下,刚开始时是喜羊羊和灰太狼的大电影,接着我们看见了故宫,周围都是水打成的音符,此起彼伏,在水中幻化出各种图案,最绝的是在谁能能看到一个古代的女子跳舞,他随着音乐偏偏起舞,似乎真实又似乎虚无。在时隐时现中若起若浮,犹如在空中,又亦是在水中。高潮的部分是那水打出了礼花的形状,最后组成了了奥运五环的图案,然后五个环化成一对心,从远处飞来一支箭,一箭穿俩心,特别壮观。

水舞馐结束后,我们手拉着手,一起走了很远,走过立交桥头我们坐上公交车,我回到家中已经是20:40了。

在那之后我们在一起也就是在家附近的地方走走,去咖啡厅喝喝下午茶,去**纪念馆看一看,在石化的图书馆读书,总之,不是不想走,而是由于他在饭店打工和做电脑编程的原因没法走。他在饭店打工一个月期满后,他就离职了,因为距离开学的日子就不远了。9月12号返校,那时已经是8月20号了。恰巧的是他的编程还有三天就完成了。

所以,我们决定开学之前一定出去旅行,形成安排是23号到大连发现王国,从空中游轮滑下来的那一瞬间,我好害怕,害怕的闭上眼睛,还好我旁边有一个人,否则我真不知道为下一秒还会不会坐在游轮上。冲下去那一刻真是high翻了。我来到真正的沙滩上,打着沙滩球,真的很开心。从水里上来就到了山脚,我们下一站是本溪关门山,现在是8月,枫叶还没有红,我们一起爬上山顶,看着山的顶夕阳和往常的夕阳似乎不同,因为它好像就坐在山顶上,离为很近又无限的远,因为我怎么都够不到它。8月28号最后一站,红河谷漂流,我们花十元钱买了一个许愿瓶,放进去一个小纸条,我的那张纸条上这样写着:“我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如果有一天我把他弄丢了,我希望在他口中大学里再次找到他。”

他问我许了什么愿望,我说是找他的愿望,假如有一天我们失去了联系,再也无法与他相遇,不能找到彼此,为可以通过某一种方式再次找到我心中记得的那个他。他笑着摸着我的头:“真傻,真是一个小傻瓜。”一个假期到此也走到了终点,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之后,我们将各自天涯。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我就像他身边的小妹妹一样一直一直被他呵护着,我好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特别天真的小孩子,他在我眼里是一个像参天大树一样哥哥,无论走到哪儿,我都叫他大哥哥,我对每一个路过打招呼的人都说他是我哥哥,我们在街上遇见为女朋友的时候,为也是这样说,她还信以为真了,真以为他真是我亲戚家的哥哥。

8月30号,我沈阳桃仙机场与他别离,我送他登机,他临走时给了我50元打车费,那时我年纪还小,不敢一个人打车,所以坐公交去了南站,然后又坐**号回到了家。在石化大学的门口下车,我走到了公交亭打了一通公共电话,我在那等着我妈妈接我回家。15分钟后,我看见了一周未见的妈妈,妈妈拉着我的手走回了家。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的如此匆匆,一转眼就开学了,明天就是31号了,我们上初四第一次返校,返校校就赶上学校分班,按成绩分班,最悲催的是我分到了平行班,就在我出去旅游的这几天,学校里发生了一件惊天的大事:初四分班考试,老师打电话没联系到我,于是我没有去参加考试,结果是我光荣地进了平行班,与重点班失之交臂,这学期只分这一次班,以后不再分班,所以初四这一年我只能在平行班度过。或许上帝是公平地,给了你一个美丽的假期,又让你与重点生失之交臂。

这或许就是老天爷说的公平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