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黑暗骑士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3526字
  • 2022-05-17 12:38:10

每天课程结束后,埃利克通过暗门把艾丝美拉达送到热闹的歌剧院广场,然后她叫一辆出租马车回到蒙马特区的住所。

他不再盯着她了。这女孩的自尊保证了她不会依附权势或财富,她的骄傲保证了她不会放弃舞蹈去嫁人,而她卑微的出身保证了她看得上的男人都不可能娶她为妻。

在此前提下他尊重她对自由的执念。

冬天夜晚降临的特别早,艾丝美拉达裹紧大衣站在广场上东张西望,这时一辆出租马车停在她面前。

“去哪儿,女士?”马车夫瓮声瓮气地问,好像感冒了。

“去蒙马特区。”她开门上车,突然发现车厢里有个诡异的黑影。

她迅速后退想下车,但那黑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拖进车厢里。

手帕捂住了她正要叫喊的嘴,她猝不及防,一口气没屏住,只觉得手帕上一股甜腻的香气,眼前重影朦胧成一片。

在昏过去之前,她只来得及扯下簪在发髻上的野蔷薇扔出车窗。

车门砰地关上,马蹄嗒嗒穿过人群疾驰而去。

没人注意到这一切。

半小时以后。

一双黑皮鞋停在那簇已经被车轮碾得破碎不堪、沾满尘土的野蔷薇前。一只修长的大手将它捡了起来。

花梗上还勾着发卡和发丝,不像偶然掉落,而是在很匆忙的情况下扔下的。

艾丝美拉达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躺在黑暗中,身子底下很柔软,好似一张羽绒床,四周浓郁的玫瑰香气熏得她有点头晕。她急忙扭动了一下身子,感觉衣裳还是整齐的,匕首也还掖在胸衣里,这才松了口气。

“老天爷,我又撞了什么鬼?尼禄先生,要是你在盯着我的话,快来救我!”

她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可是她这会儿更想念的是阿莱桑德罗。如果他在她身边,绝对不会碰到这种事情!但现在,她只能靠自己。

凭借舞者的柔韧性,她努力弓起身子,试图用牙齿咬开脚踝上的绳结。

突然门开了,两个男仆擎着烛台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随手把门反锁了。

“又是你?!”

“还不给小姐松绑?”波塔尔伯爵命令仆人。

仆人过来解开了绳索。艾丝美拉达腾地一下跳起身来。

“你……绑架是犯法的!”

她两腿被绑太久了,发麻打战,但她竭力挺直身子站稳。

“亲爱的,警方怎么会过问一个吉普赛美人呢?何况是落到我的手里。”

波塔尔伯爵捏起她的下巴,被她一巴掌甩在脸上。

他镇定自若地摸摸脸,微微一笑。

“亲爱的,您真是深谙激发欲.望之道。您那位神秘的保护人教导有方。”

她环顾四周,想找个逃跑的机会,却见两个男仆一左一右站在身后。

“我玩过的女人会给他们享用,不过放心,您不一样……已经很久都没有女人能像您这样激起我如此强烈的兴趣了。所以只要您乖乖听话……”

他拍了拍手,其中一名男仆把一个珠宝匣子送到她面前。

五彩缤纷的珠宝在里面闪闪发光。

“这些就全是您的了……您想要什么我就会给您什么。”

“我的保护人不会同意的,他是个很可怕的男人,报复起来恐怖极了!”

她确定自己没有夸大其词。

波塔尔伯爵毫不在意地回答:“一个只能让您住在蒙马特区的男人……在我的城堡里您根本不必担心他的报复。”

城堡!就算埃利克来救她,也只是单人匹马。

她知道自己不是他真正的爱人,只是个并不十分相似的影子。

他会为她深入虎穴吗?

于是她换上了一副猫咪般的笑容。

“阁下,我能参观一下您的城堡吗?”

要是她能骗得恶魔带她出去就好了!但他只是洋洋自得地打开窗户。

她向窗外一看,只觉得头晕目眩。这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塔楼顶端,想逃出去除非插上翅膀。

这时他从后面搂住她的纤腰。

她一边躲一边撒娇:“但是……我不习惯有别人在场……”

波塔尔使了个眼色,两名仆人退出房间,顺手带上门。

“嗯……这些珠宝都是我的了吗?”

“等下我会亲手为您戴上它们……现在它们会碍事的……”

艾丝美拉达微笑着,双臂缠上他的脖颈,好像要替他解开领结。

下一秒钟他脖子一紧,匕首冰凉的刀锋顶在他腰眼上。

“带我出去!不然杀了你!”

她厉声命令,一手抓牢领结勒住他的脖子往后拉,一手紧握匕首,逼他向门口慢慢靠近。

但波塔尔突然一缩身子解脱了她的控制,抓住她的手腕一拧,夺过匕首扔到墙角。

“真有趣啊,小野猫。”

“放开我!混蛋!”

在激烈的扭打中她忽然昏了过去,身子软软地倒在他怀里。波塔尔一声轻笑,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透过睫毛的缝隙,她看着他解开皮带。她还穿着高跟鞋呢,只要他再靠近一步……

突然砰地一声,反锁着的门被打开了。一阵阴风裹挟着黑烟霎地扑进来,所有烛火都熄灭了。当黑烟散开的时候,屋里出现了一个鬼影,挡在艾丝美拉达身前。

“导师!”她惊喜地叫。

跟那个色中恶魔比起来,尼禄先生简直高尚得像天使,她真想给他一个大拥抱。

“我宁愿你是真的晕倒了。”埃利克的声音阴沉而倦怠。

阴风吹着他的黑斗篷飘飘荡荡,仿佛底下罩着的就是一具骷髅。高顶礼帽压得很低,当他稍稍抬起头来时,波塔尔一声惊叫,接连后退。艾丝美拉达也倒吸一口冷气。

礼帽下面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骷髅头,在月光下愈显惨白,两排尖利的牙齿间含着冷酷嘲讽的笑意,两个眼洞里燃烧着吓人的火焰,沉默地盯着波塔尔。后者两腿发抖,冷汗涔涔。

“来人……快来人啊!”他嘶声叫喊。

但是外面的仆人没有任何回应。

埃利克迈着绅士般优雅、烟雾般飘忽的步伐一步步逼近。

波塔尔退到一个大木架旁,借此掩护自己。

那架子上挂着铁链、鞭子和其他奇形怪状的物事,埃利克一眼扫过,瞳孔骤然紧缩。

艾丝美拉达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在马赞德兰的后宫对那些东西的用途一清二楚。

那个乌黑秀发紫罗兰眼眸的美人也同时浮现在他脑海里。

那时他还是少年。因为惊世骇俗的丑陋得以自由出入后宫,用魔术和腹语技艺逗后妃们开心。

这当中苏丹小王妃最宠爱他,而他也几乎像条狗一样迷恋着她。

两个恶毒的孩子,在权力的庇护下终日以残虐和杀戮为乐。

某天她把他绑在那架子上,用刀割他,用烙铁烫他,把他折磨得遍体鳞伤,然后大笑着告诉他,没人会想与像他那样的丑八怪寻欢。

那美艳皮囊下枯骨般的灵魂像一面镜子,让他第一次照见自己的黑暗与不堪。

波塔尔趁此空隙,扯下架子上的皮鞭挥舞着。

“滚开!……滚开!你这魔鬼!!”

幽灵冷冷一笑,大手中多了一条像毒蛇般游动的旁遮普绳索。嗖地一声,绳索缠上了波塔尔的手腕,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之下,皮鞭掉落在地,被幽灵一脚踏住。

波塔尔惊惶失措,步步后退,直到后背贴上墙壁。

旁遮普绳索游动得更加欢快了,仿佛很高兴又一条人命即将进入它的胃口。

波塔尔脚一软滑倒在地。突然,他绝望地到处乱抓的手触到一个冰凉的东西,那是艾丝美拉达的匕首。他狂喜地一把抓住它朝幽灵掷过去。

艾丝美拉达惊恐地大叫一声,却只见匕首从幽灵的身体中间飕地穿过,啪地钉在墙壁上,仿佛只是穿过一个货真价实的影子。

幽灵发出一连串阴森可怖的笑声。波塔尔只觉得裤子里热乎乎的一片沾湿,连滚带爬地向敞开的门口逃去,可是门突然砰地关上,把他的鼻子碰出了鼻血。

幽灵的手臂以指挥家般潇洒的姿势挥出,旁遮普绳索划出一道优美的死亡弧线,精确地套住了他的脖子。还没等勒紧,他就瘫软在地上。

“埃利克!”艾丝美拉达叫道,“别再杀人了!”

那双金色眼睛转过来,居高临下地看她。

她关切地望着他微微摇头。那色中恶魔就算死了也活该,但她不愿那双握着音乐神迹的手沾上更多的血腥。

旁遮普绳索像蛇一般缩了回去。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出鞘,剑尖从吓昏了的波塔尔的鼻梁比划下去,一点点划开他的衣服,在他两腿之间猛然加力刺了下去。

“啊———”波塔尔一声长嚎。

女孩睁大眼睛显然被吓坏了。

“死不了。我在马赞德兰对这种外科手术恰好有点经验。”他漠然地说。

外面传来纷乱的脚步声。埃利克魔术般一挥手,长剑收了回去,手上多了个铁爪钩和一捆绳索。他用铁爪钩钩住塔楼的窗台沿,把绳索扔了下去,转身伸手想揽住艾丝美拉达的腰。艾丝美拉达审慎地后退了一步:“不,谢谢,我自己能行。”

“绳子会磨烂你的手。过来。”埃利克冷静地回答。

艾丝美拉达看看他戴着皮质手套的双手,权衡了一下风险,还是服从了他的命令。埃利克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抓着绳子从窗台上跳了下去。

身体极速下坠,耳边寒风呼啸,脚下千尺虚空,艾丝美拉达本能地紧紧搂住他的脖颈,把脸埋进他怀里。

他黑缎礼服上的虎睛石别针蹭着她的脸凉丝丝的,身上已经没有酒精和腐烂的味道,只有源于琴弓的淡淡松香气息。他当真戒酒了。

这一段下滑的过程好像很短,又好像无比漫长,以至于两人终于踏上了坚实地面时,都有点缓不过神来。

他呼吸有些急促,仍然揽着她的腰,而她因为刚才极度的紧张后怕,全身还在瑟瑟发抖,紧紧靠着他的胳膊,想不起要避开。

然后她才发现骷髅面具眼洞中炽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脸上。

他抬起手,轻柔地抚平她散乱的头发,为她把一缕掉落的发丝绾到耳后。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两个人都怔住了。

“天啊!伯爵大人死了!!”

“凶手从窗户跑了!”

“在那里!抓住他!”

远处一阵乱糟糟的吵嚷。埃利克回过神来,迅速掉转目光,手一挥收回铁爪钩和绳索,打了声唿哨。一辆马车飞驰而来。

“我送你回家。”

他语调冷峻,只是声音有点沙哑,没有再看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