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我即自我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2310字
  • 2022-05-16 12:37:06

艾丝美拉达无从想象埃利克当初给克丽丝汀上的课达到过何种光辉四射的高度。即使埃利克对自己音乐的退化心知肚明,她都已经如获至宝。他教会她掌握节奏和律动的本质,教会她天衣无缝地结合最激昂的爆发和最精微的演绎,教会她像歌唱一样在舞蹈中控制自己的气息,像作曲一样编排肢体动作的情绪色彩。

这个女孩在舞蹈上展现的天赋和激情很快就令他不安。

克丽丝汀只是像月亮般反射太阳的光芒,而她像火炬,一旦被点亮就可以自己无止境地燃烧下去。

而这就意味着迟早有一天她会脱离他的掌控。

埃利克绝对不能接受这个后果。

他并不爱她,但他需要她。

她身上时时会闪现的克丽丝汀的影子,让他痛苦不已却无法自拔。他像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旅人,就算明知那一汪绿洲只是虚幻的海市蜃楼,就算明知泉水里掺着毒药,也会不顾一切地扑过去。

他要她永远崇拜他,跟从他,就像他曾经期望于克丽丝汀一样。

她那么像克丽丝汀,他在精神上占有她的渴望几乎像对那个金发少女一样强烈到不可遏制。

但她却又不是克丽丝汀,他对她不可能像对爱人那般卑微而温柔。

这女孩却也不可能像克丽丝汀看到他真面目之前那样,单纯地仰赖着他。

她像野外的小动物一样戒备重重,一边难以抗拒地靠近他去寻求灵魂的给养,一边立起耳朵,掀动鼻子,嗅探着捕捉网和陷阱的味道。

她甚至找了份在晚上替人打字的工作,好像少花他一分钱,就能多保留一分自由和尊严。

他又能靠音乐抓牢她多久?

“要是你非得干点什么挣钱,那就为我抄乐谱。”

他翻出自己过去写的作品摆在她面前。

艾丝美拉达看看那好几本厚厚的乐谱。同样是红墨水写的,但笔迹完全不一样。他写音符比写文字好看得多,姿态潇洒,气势飞扬。

这么漂亮清晰的乐谱,根本没有誊抄的必要。

“是抄给剧院乐队看吗?”

“凡人的眼睛哪能直面深渊的火焰。”他阴沉地回答,“但我愿意怎样就怎样。如果你非要解释,就当作课程的一部分好了。”

艾丝美拉达低下头来看乐谱,然后抬起眼睛,温柔但坚决地说:

“对不起,导师……可是我不能把所有时间都拿来跟您的音乐在一起。如果您喜欢,我会在以后为您抄的,但现在还不行。您的音乐太强大了,我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吸纳它。它会淹没掉我的个性,吞噬掉我的自我,最后把我变成您的一个毫无光彩的影子……”

埃利克冷冷地纠正她:

“不,是一面忠实的镜子。反射我的光芒,承载我的灵魂,虽然不是天堂的仙乐,”他冷笑了一声,“倒有望成为地狱的火舞。”

她眼里闪烁着光芒微笑:“我真喜欢您这个评价。可是我不会成为第二个某人,也不能成为第二个您。我只能是我自己。”

她说这话时的神情,仿佛不是身无分文的吉普赛姑娘,而是一位高贵的女王,身后率领着摇旗呐喊的千军万马。

“我使你成为的自己。”他补充,从背后走过来,双手虚虚笼住她的肩膀,“你的形体,你的律动,你的呼吸,都按照我的意志重塑,现在才发表独立宣言,未免有点太迟了。”

她深吸一口气,稍稍朝他偏过头来:

“我把坚持自我作为对您的最高敬意。如果我失去独特的个性,如果我不再自由,我的舞蹈就不会有震撼的力量!”

他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拽得她转了一个圈来面对他。有那么一瞬间,艾丝美拉达觉得他是要强吻她,或者掐死她。她无处可逃,便挑起眉毛,晃晃瀑布般的秀发,挑战似的冲他露出迷人的微笑。

“只有我能给你自由和力量。”

那双隐现熔岩火光的眼洞狠狠瞪着她,面具后的雄浑嗓音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断言。

他真的发火了。该是给他个台阶下的时候了,于是她搬出那套屡试不爽的招数,换上一副我见犹怜的娇弱神情。

“导师……您把我抓疼了……”

幽灵的大手慢慢松下来,但并没有放开。眼洞里的火光熄灭,转化为深不见底的悲哀。

艾丝美拉达几乎后悔自己又拿他的秘密刺痛他。

“……那一定很痛吧?”

她同情地望着他。

而另一个女孩同情的泪珠曾流进他的面具,像清凉的甘霖滋润枯萎的沙漠,像熔化的钢水灼烧黑暗的灵魂。在那之后,他不再需要其他任何人的同情——也不再需要这个世界。

他只感到深深的疲倦。

他猛地放开她的胳膊,大步走到一扇从未对她打开过的门前,砰地一声打开它。

“今天我们上管风琴课。”

艾丝美拉达想象不到歌剧院地下竟然有一整座管风琴。

密密麻麻的键盘和音栓几乎占据了一面墙,簧管矗立如宏伟森林。

“我的天哪,您怎么做到的?”

她特意夸大了自己的惊诧。自己刚才惹毛他了,所以现在最好给他顺顺毛,免得他发起飙来真的掐死她。

“我是歌剧院的建筑师之一。管风琴和这处寓所都算是这个职位附带的小小福利吧。”

埃利克语调里有小小的得意。这个黑暗天才竟然跟小孩一样喜欢被夸会翘尾巴,她觉得自己总算逮住了他的弱点。

“您是加尼叶?”

“不,他负责总体设计和地面部分,我负责地下部分以及舞台机关,在这方面我要算是法国头号专家——就像他在设计和装饰方面一样。”

那天夜里绑架她和从勒庞手里救她脱身的机关都来源于此。虽然艾丝美拉达还是想不通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却也无法质疑他在吹牛。一个身兼音乐大师和建筑奇才的男人——她开始觉得他那暴君般令人难以忍受的专横是有理由的。

“管风琴不是要人工鼓风吗?”

“我用了德国人几年前发明的发电机。地下湖水提供动能发电,电力来驱动鼓风……还有别的一些机关。”

“您真是个伟大的天才!”

她这句赞美绝对发自本心,但要是她知道这些机关里面包括酷刑室,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佩服得五体投地。

好在她多少还懂点分寸。

他看到她的目光掠过管风琴谱架上那本红色《死神》乐谱,扫过四周黑天鹅绒丧幛,落在房间中央巨大的红色织锦缎帐幔下那具他平时在里面睡觉的棺材上。他的卧室除了管风琴,其他一切都足够阴森可怖,可她一句都没问,也没有显露出丝毫的害怕。

一个人如果对他的恐怖相貌、对他的扭曲人格都安之若素,那她要么是演技太好,要么就是经历过更可怕的事情。

他第一次好奇那会是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