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微妙关系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2396字
  • 2022-05-14 12:35:11

为了弥补自己在那位挑剔食客那里受伤的厨师自尊心,艾丝美拉达拿出浑身解数来在自己的新居里招待阿莱桑德罗。

摆了一桌子的丰盛菜肴。

阿莱桑德罗环顾明亮宽敞屋子里的浅黄色壁纸、装饰风景画、孔雀蓝布沙发和玫瑰木餐桌椅,一脸狐疑。

“艾丝美拉达,这里租金是多少钱?”

“六十法郎。”艾丝美拉达微笑,“别这么看着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以前救的一个病人发了财,这是他还我的人情。”

阿莱桑德罗注意到她说的是“他”而不是“她”。

“那么你以后也不用再跳舞了吗?”他酸溜溜地问。

“不去外面跳了。我有一个练舞室了呀。”

“你那位病人多大年纪?怎么发的财?人在巴黎吗?”

“嗨,你问那么多干嘛?”

“我想知道他对你到底是不是还人情那么简单,你太单纯了,容易受骗上当。”

“见鬼了,我有那么傻?”

当然不是还人情那么简单。但她承诺过保守幽灵的秘密。

她不肯用他一枚金币,却从从容容地花着那位神秘绅士的钱,这让阿莱桑德罗几乎想要转身就走,再不登门。

但他还想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他第一次遇见她,是在烟雾缭绕的俱乐部里。她来卖艺献舞,免不了被人调笑,她礼貌地回绝,一脸孤傲凛冽。

他第二次遇见她,是在公园的长椅上,她读着一本破旧的《堂吉诃德》,一个人吃吃地发笑,而后又托颐沉思。

他就爱上她了。

但是当他走过去想套近乎的时候,她立刻站起身避开了。

后来他发现她只肯信任自己的族人。

她原本的吉他搭档——一位吉普赛老人病倒了,没法为她伴奏,恰巧他平时就爱弹点吉他,便自告奋勇。

即便她当场声明自己不会嫁人,他也理解,毕竟在她的阶层里没有能配得上她的男人。

于是他便得到了她的信任。

她不是那种女人,但那位神秘绅士却未必不是那种男人。

那该死的家伙到底是怎么得到她的信任的?

“艾丝美拉达,我们是朋友对吧?”

“当然。”

“那么,你会对我讲实话,对吧?”

她露出微笑:“我尽量。”

“不,你得讲,因为我不会伤害你,可是别人难保不会。你得让我知道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才能判断你会不会有危险,要是你藏着掖着,万一出事了我怎么保护你?”

已经出过事啦,而且也不是你保护得了的。艾丝美拉达心想,却不愿拂他好意,笑道:“你有好多想知道的,其实我也有好多想知道的,一个人的钱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但我们既不是税务官也不是警察,所以有些东西也不好刨根究底。到现在为止,我能确定的,只是这里面没有我不能接受的代价——那些会危及我人格尊严和人身安全的代价。在这个原则下我愿意尊重他的秘密。每个人都有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我自己也有,而且我知道你也有。你看,我从来都不问你的秘密。”

被她这么一激他反而下定了决心。

“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他说,“其实我……”

这时候突然响起敲门声。

难道是那位神秘绅士大驾光临?

阿莱桑德罗抢先一步去开门。

门外却是那个他熟识的少年,手里拿着一封电报。

“先生,马德里拍来的。”

“什么?”他有点心慌意乱地拆开电报,里面就简单一句话:“母病速归。”

“怎么啦?”艾丝美拉达也跟过来。

“没什么……”他犹豫着说,“我家出了点事情,我得离开一段时间。”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他像小狗一样拍拍她的脑袋瓜,“人心难测,切记要防着点。”

“放心啦,这十年我不都这么过来了吗?”

波塔尔伯爵在红磨坊纵情声色之后,满足地坐马车返回府邸,正好看到艾丝美拉达把阿莱桑德罗送出门来。

她穿着简洁雅致的红色长裙,披着腰部收窄的男式黑丝绒外套,整个人像古希腊雕像一般精致而凛然,把红磨坊三千粉黛都比得黯然失色。

蒙马特区除了画家麋集,还是著名的声色场,看她的住处和衣装,原来她也操起了那种行当,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不过自高身价而已。

第二天他趾高气扬地上门拜访,却碰了一鼻子灰。艾丝美拉达从锁孔里看见显然是来猎艳纠缠的花花公子,连门都不肯开。

蒙马特区真是鱼龙混杂,她都有点后悔没去珠宝匣街了。

但她可不想被幽灵控制得密不透风。

这里离歌剧院路程相当远,他总不可能时时处处都盯着她。

她准备诚心遵守契约,但被人控制和自由意志是两码事。

但是她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因为那天早晨上课的时候埃利克就冷冷地警告她:

“我知道你在家里招待那个浮浪小子。出于对你的信任我没有干涉,但是下不为例!”

这叫不干涉吗?!

她立刻生气了。

“我招待谁是我的自由,您答应过不打扰我的生活,我又不是您的后宫佳丽,尼禄先生!”

这个顺嘴起的外号差点把他气笑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有个人可以吵架也是挺不错的。

但他绝不容忍第二个夏尼子爵。

“魔鬼的契约条款里没有’自由’这个字眼。小姐,你心里很清楚男人接近你是什么目的,用不着跟我装傻说只是朋友关系,也别指望那种男人会娶你为妻!”

“我没想结婚!”她恼火地说,“不是因为你的要求,而是因为结婚会妨碍我跳舞的自由!”

克丽丝汀也曾坚定表示自己只愿把灵魂献给音乐。

假如夏尼子爵不出现,或许属于他歌声交融的幸福就可以延续到永远。

埃利克疲倦地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不管怎样,他是不会再回来了,这点你可以放心。我说的下不为例,不是指他而言。”

“是你赶他走的?”艾丝美拉达惊讶地问,“你威胁他了?”

他平静地回答:

“简单得很,只是让他的父母得知儿子正在偏离他们的规划。他得感谢你还没允诺他什么,否则我会直接杀了他。”

“神经病啊!”艾丝美拉达实在忍不住大声囔起来。

“公平交易。”埃利克言简意赅地回答,“没什么时间好浪费在这无聊的话题上了。从今天开始,上课时间延长到整个白天。”

不折不扣的暴君!但琴声一起她就神魂颠倒,忘记了所有吐槽。他用奇迹般的音乐给她打开一片广阔无垠的天空,在他的指引下她一步步朝梦想中的境界走去……也许是朝地狱走去,那也没什么大不了。

多么遗憾,这个女孩没有多少唱歌的天赋。

但也幸好她没有,因为他还能勉强忍受弹琴,却再也无法唱歌了。

世上没有人可以真正替代克丽丝汀。

他的激情已经熄灭,再也无法燃起火花。他的音乐,也再也没有昔日那种神启般的狂热和力量。

这个女孩只能减缓他下坠的速度,却无法阻止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