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琴魔再世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4182字
  • 2022-05-10 09:21:53

一片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

无数蝎子和蚱蜢在身上蠢蠢爬动。

那些令人作呕的冷血小动物。

无数根蝎尾毒针刺入他的皮肤,仿佛是火焰在烧灼躯体。

但他一动都不能动。

因为蚱蜢会跳。

像芭蕾舞一样华丽炫目的跳跃,将引爆整座剧院。

但有一只蚱蜢还是爬到他额头上,伸展双翼,收缩后腿……蚱蜢,别跳!

那冷血动物仍然高高跃起,跳得有天空那么高。一道刺目白光笼罩了一切。

白光中浮现一棵又一棵铁树的影像。茫茫森林,浩瀚沙漠,烈日当空,炎热干渴……他自己被关在酷刑室里!

“纯洁的天使!

光辉的天使!

把我的灵魂带向天堂!……”

镜子墙外传来克丽丝汀甜美纯净如天降甘霖的歌声,似乎是舞台上传来的,飘渺遥远,捉摸不定。

他祈求般把额头靠在化妆室冰冷的镜子背面……不,是贴在深黑的地下湖水面上……

他的喉咙被掐住,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拖下深渊。

他在黑暗中不断下坠……

砰地一声,他被摔落在地上,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来开开眼啦!百年难得一见的撒旦孽种,活怪物!十个苏看个够!”

戴着白色头罩,背着一双鹅毛翅膀的男人,挥动皮鞭,一下一下抽在他身上。

血花四溅。

他刚抬起头,就被铁钳般的大手按倒在尘土地上,只来得及看到一双流泪的眼睛。

“妈妈!妈妈!救救我!”他疯狂地挣脱,纵身扑过去,却只撞到冰冷坚硬的铁笼。

母亲哭着转身,消失在狂笑的人群中。

只有一副小小的面具留在他怀里。

混合着鲜血的淡红色泪水,一滴,两滴,三滴,落在徒有空洞却没有表情的白纸壳上。

幻化成五线谱上的音符。

乐谱纸的白色和音符的红色逐渐扩大,化作一片弥漫的光晕和光晕中模糊的红色身影。

那身影似乎正俯身看着他。

“我在哪里?你是谁?”他呻.吟着问。

红色身影没回答,也可能是没听见。

一双手把他扶起来靠在臂弯里,一个碗凑到他嘴边。

他不知道碗里气味苦涩辛辣的液体是什么,可是他渴极了,一口气喝了下去。

红色身影又让他躺下。他的身体仍然十分虚弱,一点点声响都会让他头痛欲裂,他很快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之后的几天,幽灵时梦时醒。最后他终于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面具不见了。他挣扎着想爬起来:“我的面具……”

红衣少女平静地把面具放在他枕边。

“戴不戴在我看来都一样的。你是个病人,仅此而已。”

第一次看到面具下的脸,着实把艾丝美拉达吓得不轻。

但这几天她已经习惯了。就当看《柳叶刀》上的人体骨骼图好了。

虽然骨骼上多一层干枯蜡黄的肌肤,喉头发出高烧病人的喘息声,比干干净净、不声不响的骷髅还要可怕好几倍。

她是医生,不能见死不救。

她站起身,端来一块面包和一杯牛奶:“先吃饭。你好几天都在靠流食维持了,第一次吃固体食物要吃得慢一点。”

幽灵默默地吃完了食物,又默默地戴上面具。红衣少女指了指小煤炉:“罐子里有鸡汤,桌子上有半个面包。你晚上自己吃,我要出去了。”

她穿上高跟鞋,转身走了。

幽灵无力地躺回床上,慢慢摘下面具。

是她救了他的命。

对幽灵而言,苟活于世毫无意义,因此他并不感激。

他只是惊奇她看向他的目光会那么平静。

从来没人这样看过他面具下的脸,没有恐惧,没有憎恶,也没有闪避。

事出反常,就必定别有居心。

他不知道艾丝美拉达其实也是鼓足了勇气。

主要是因为那张面孔下表里如一的扭曲灵魂。

如果他心地善良如卡西莫多,她能接受得更好些。

但艰难人世让她领会了一个道理,没有经历过别人的人生,就不宜妄加评判。

所以她想尽力照顾他的自尊心,如果那存在的话。

突然一阵粗暴的敲门声打断了幽灵的纷乱思绪。

“开门!你这臭婊.子!”

那小婊.子已经拖欠了一个星期房租了。房东勒庞决定再收不到租金就把她连人带东西扔出去。

他正准备破门而入,房门突然开了,一个黑影沉默地俯视着他。

就算死尸从坟墓里爬出来,那氛围也不会比那个黑影更阴森。就算死神本尊拿着镰刀找上门,也不会比那双黑洞般的眼睛更有压迫感。

“……”

那黑影还是一声不吭,好像是等他先开口,或者是根本不屑于开口。

“那个……我是房东……她欠了我的房租……十法郎……”

勒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发抖。

总体来说,幽灵游走人世的时候还算遵守商业合同。但他刚才听到他管那女孩叫“婊.子”。

如果这么叫克丽丝汀,他会死得比布景工还惨。

他得庆幸那只是个替身,所以他只是被一只瘦骨嶙峋的大手揪住衣领,几乎双脚离地凌空提起。

“嘴巴干净一点,”面具下的声音平板冷漠如机械,“否则我会把它割下来。滚!”

勒庞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到半夜艾丝美拉达才回来。打开房门后她没有立即进来,而是在门口确认了一阵那幽灵是否睡着了。

然后她摸黑轻手轻脚地进屋,轻手轻脚地在行军床和自己的铺盖之间拉起一条细线,把油灯勾在上面,又把一个铁皮杯子扣在油灯上。

她不知道幽灵经常昼夜颠倒,这一刻完全是清醒的。

跳了一夜舞真是太累了,她头一沾枕就睡着了。

那个自欺欺人的机关自然没有拦住他。他的眼睛早已习惯了黑暗,在夜里看得几乎有白天那么清楚。

她和衣睡在地板上,手握着匕首,紧抿着嘴,轻微地皱着眉头。

克丽丝汀的睡容恬静单纯如婴孩,而这女孩最多也不过二十岁,却像是心事重重。

像丛林中一只孤独的小兽。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要顺顺它的皮毛。

但第一个音符还没出口,他就听到内心深处砰然碎裂的声音。剧烈的疼痛汹涌而至,席卷全身。

被荆棘穿透心脏的鸟儿,再也唱不出歌了。

第二天天刚亮,勒庞就带着一伙弟兄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他们对“臭婊子的魔鬼姘头”还颇为忌惮,只敢在门口叫骂,有多难听骂多难听。

艾丝美拉达打开窗户,发现窗外也有人看守。

她一跺脚,打开门走出去,反手把门掩上。

本堂神甫站在楼梯上,一手举起胸前的十字架,一手戟指向她的房门,高声祝祷。

“把屋里那个魔鬼交出来!”一看到她,他便厉声命令。

他怎么会知道?!

“他不是魔鬼!只是个生病的人!”

幽灵听到她在门外抗声争辩。纤细的身影挡在门前。

“一个病人能差点把我掐死?!”勒庞尖声叫嚷。

女孩一愣,随即冷笑道:“您太胖了,容易得哮喘。有哮喘的人不适合爬楼梯这样的剧烈运动,容易引起哮喘发作,而且发作时的症状就是无法呼吸,才会幻觉有人掐着您的喉咙吧!我建议您回家好好休息,我一弄到钱就会付清租金的。”

“你……”

“神甫您看,我也不是故意不付房租,我是在行善,《圣经》中不是也说:他在急难中,我要与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贵吗?”

“跟吉普赛女人在一起的,肯定是魔鬼!”勒庞嚷道。

神甫一摆手:“是不是,我们看看就明白了。”

要让他们看到那张脸,就是板上钉钉的证据了。吉普赛姑娘着急了:“我说了,那只是个流浪汉,病得皮包骨头,要是闹出人命,谁来负责?”

神甫冷笑道:“如果是义人,救治才是对的,如果是魔鬼,它唯一需要的就是十字架桩钉!”

人群轰然响应。

屋里的幽灵淡然从墙上拿下那把老旧的小提琴,调紧了早已松弛的琴弦。

琴弓扬起。

第一个音符就把所有哄闹压了下去。

艾丝美拉达惊呆了。母亲留下的那把老旧普通的小提琴,在他手中竟发出绝世名琴的声音!

一开始,音乐只是一声长长的哀吟,仿佛飘自地狱深处被囚禁的灵魂,却又似乎是她自己的心弦在风中震颤。尔后,琴声化为了令人窒息的哭泣,仿佛那几乎不属于人类的卑贱生物,日复一日匍匐苟活于这阴森的人世间,在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血泪之路。苦难中仇恨的种子潜滋暗长,越来越强大,猛然间呼啸着直冲云霄,如焰火般迸射出千变万化令人目眩神夺的颤音,犹如撒拉弗天军不可一世的狂笑。

但是,华彩却是短暂的,在一声重重的和弦后戛然而止。一片死寂。仿佛小提琴疲惫了,不愿再发出任何声音。而就在死寂中,鬼魂幽恨的低吟不绝如缕,在墓穴间丝丝萦绕。孤独,孤独,还是孤独。被命运囚禁的墓穴中没有秋风翠烛,也无影可以对舞。

忽然,琴声一转,变成了前所未有的纯美。绕指回肠的柔婉,醉心迷神的明媚,销魂蚀骨的甜蜜,甜蜜中是永远无法企及的哀伤。而哀伤渐渐消溶,在炙热的激情之中。激情将灵魂高飏轻举,升入充满光明和希望的天堂。两个天使的声音比翼齐飞,在无与伦比的和谐和无法形容的激情之中歌唱。自信和青春犹如从黑夜的深渊中喷薄而出的朝阳,晨曦的金色利箭闪电般刺透浓重乌云,昂扬的旋律直冲碧霄,庄严的凯歌响彻整个宇宙!

屋外挤满了人。一张张或粗野或庸俗或平淡的面孔,全都是一副既陶醉又害怕的奇怪表情。

勒庞和他的同伙们甚至忘了自己到底要来干什么。

就在这绝美琴声中,阁楼毫无征兆地轰然坍塌,烟尘滚滚。许多人被飞溅的瓦片木板砸伤,现场一片混乱。

等尘埃落定,人们才发现,艾丝美拉达和那个魔鬼竟消失得无影无踪。

艾丝美拉达头晕目眩,惊魂未定,被幽灵抓住手腕半拉半拖地带到了香榭丽舍大道上。

“你……你干了什么事啊!”她甩开他的手愤怒地大叫。

早知道她就不会把那天赚来的金币全给他买药了。

幽灵一声不吭,也不回头看她。

他的背影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大手还抓着琴颈和琴弓,衬衫后背湿透了冷汗。

“你……小提琴拉得这么好?”她的声音柔和下来。

那是她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境界,只有倾尽了整个灵魂的痛苦与激情才可能到达。

“上帝给了您照亮世界的才华,为什么要用来烧毁别人和自己?”

“上帝什么也没给过我。一切都是我自己得来的。”

幽灵轻声说,更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去另外找个住处,月租金低于一百法郎不要考虑。在一年四千法郎之内,我会支付你所有开销,并且永远不打扰你的生活。”

四千法郎足够维持一个安分守己的体面生活,不至于使那张脸庞因贫穷沦落为猎物,也不至于被过多的金钱所腐蚀。

“但是,现在起你必须做一个安静端庄的淑女。我会一直看着你。要是你出卖这副皮囊去换取什么东西,最残酷的惩罚就会降临到你头上!”

艾丝美拉达从未动过那种念头。但她讨厌他那颐指气使的专横和威胁。

于是她一撇嘴:“得啦!没人管的住我们罗姆女人。您给圣母玛利亚上炷香没准更划算!”

一阵沉默。琴颈差点被幽灵的大手捏断。

这时一个绝妙的念头突然闪过吉普赛姑娘的脑海。

“不过,要是您答应帮助我实现我的梦想,我倒是可以考虑接受您的条件……”

“梦想?”

“我要成为全世界最杰出的弗拉门戈舞者,在巴黎歌剧院的舞台上表演!”

还会为“梦想”这个词激动的,不是幼稚就是傻。

“您愿意指导我跳舞吗?”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

记忆深处荡起回音,是金发少女晶莹剔透的声音,重复着同样的话语,冰凌一样刺骨锥心。

“绝无可能。”语调冰冷如刀,斩断肆虐生长的渴望。

“我们在公平交易,先生。我放弃一部分自由,而您得到我贞洁的保证——虽然我不明白这对您有何意义。”

“没人能跟埃利克讨价还价。”

他冷冷地说,裹紧斗篷,消失在街道行人中。

原来幽灵是有名字的。

“埃利克……”少女轻轻念出这个音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