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告别魅影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2744字
  • 2022-06-04 12:59:10

艾丝美拉达同歌剧院签订了合约,得到了属于她的化妆室。

索尔莉带着整个舞蹈队来给她接风。女孩们马卡龙色的薄纱图图裙挤满一屋子,像一群娇柔的鸟儿,而白皙颀长的索尔莉在其中就像天鹅皇后,粉嘟脸洋娃娃一样的珍妮和暗皮肤黑眼睛像土著女孩的梅格一左一右像皇后的侍从女官一样簇拥着她。

艾丝美拉达深知那些反对者之所以后来也没再掀起什么声浪,很大程度上源于这位芭蕾舞首席对她的公开赞扬。

所以她特地跑去巴黎最好的甜品店买了好几盘子的甜品招待她们。

“不,谢谢,”索尔莉掰开半块黑巧克力就不肯再吃了,“这半块巧克力是我一天能奖励自己的最大放纵了。”

“您真是太自律了,”艾丝美拉达惊讶地说,“难怪身材这么好。”

她羡慕地摸摸索尔莉的直角肩蝴蝶骨。她一向自负身材曼妙,但跟索尔莉的开绷直立一比就有了差距。

“身材是舞者的本钱,”她抬高了声音,对嘴里塞着泡芙,手里拿着拿破仑蛋糕的珍妮说,“珍妮,你再吃下去就要变得像卡洛塔那么胖了,我就要向经理申请,让你改当女高音去。”

女孩们一阵吃吃娇笑。

“那太好了,珍妮,你马上就要成为下一个克丽丝汀了!”

“是那个出名的新玛格丽特吗?”艾丝美拉达趁机问,带着某种嫉妒的好奇心。她不愿意向埃利克提及那个他爱过的女孩,却又忍不住想多知道点关于她的事情。

“对,您这间就是她以前的化妆室。”索尔莉答道,“她嫁了某位子爵,隐退了。这场恋爱可闹得满城风雨呢。可惜了那把水晶嗓子。您真该听听她在《浮士德》里的歌声。”

“我能想象得到。”艾丝美拉达说,感觉一根讨厌的刺扎进心里。

那姑娘的歌喉得之于埃利克,她完全能想象到会是何等超凡绝世的歌声。

梅格说:“当然,要不是那天使般的歌声,她怎么能嫁到夏尼子爵那种名门望族的英俊王子呢?”

“我不觉得那是幸运,”索尔莉轻蔑地说,“没有歌剧院这个舞台,她的声音很快就会褪色,美貌也终有一天会过时,她的全部价值就只能寄托在男人的爱情上面了。没了光环和美貌,天天面对鸡毛蒜皮,地位悬殊的爱情能持续多久?”

艾丝美拉达简直赞同得不能再赞同。

梅格不服气地说:“青春总会消逝的,起码她在那之前逮到了保险箱呀。”

“只有自己才靠得住。”艾丝美拉达笑着调侃,“梅格,你可是被预言要做皇后的人,眼光可以再高点。”

梅格红了脸,拉过她低声说:“索尔莉平时说话不这么尖刻的。她以前的情人是夏尼子爵的哥哥菲利普伯爵,据说夏尼子爵跟他哥哥为了克丽丝汀争风吃醋,她恨死克丽丝汀了。”

“背着我说什么悄悄话,”索尔莉毫不在乎地说,“菲利普跟我是逢场作戏,我跟他也只是各取所需,艾丝美拉达,以后肯定会有一群公子哥追求您,别当真,当踏脚石就对了。永远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

埃利克以前偶尔会提到索尔莉,说她跳舞精确得像圆规作图,一丝不苟却缺乏激情。但现在艾丝美拉达不能再赞成他的毒舌了。精确背后是长年累月的苦练和献身忘我的热爱,那也是另一种美,古典中正、不露锋芒却自有操守的美。

“索尔莉,我想我已经爱上您了。”她半开玩笑而诚心诚意地说,“要是您愿意踩在我肩上,我会十分开心的。”

索尔莉把脸凑过去吻了一下她的面颊。

“您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临走时珍妮代表舞蹈队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据说这儿经常闹鬼,这个幸运马蹄铁是我们舞蹈队送您的礼物,能辟邪的,祝您好运!”

女孩们离开了,艾丝美拉达刚关上门,就听见背后一个深沉温柔的声音说:

“欢迎回到我的领地。”

“是我的领地吧,亲爱的魅影,你这么不请自入未免太不讲礼貌了。”她靠着门后,交叉着胳膊回答。

埃利克坐在沙发上,目光炯炯地望着她,微微一笑。

“我刚才听到你跟索尔莉互相表白。没想到连女人都能成为我的情敌。”

“真的吗?那你打算如何对付你这位情敌?”

“我收回说她圆规的话,”他说,“她是个有思想有眼光的女人。但我希望她那离经叛道的思想没有教坏你。”

“我俩只是所见略同,”她回道,“或许你该遗憾她没把你那位纯洁天使给教坏。”

“可怜的克丽丝汀,但愿我的争夺能让那小子多珍惜她一点。”他柔声说,在她发飙之前补充道,

“——因为她已经永远失去我了。”

她挑了挑眉毛:“知道么?你刚才差点永远失去我了。”

他走到她面前,伸手轻抚她的发丝。

“我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有那么一瞬间,她特别想让他来争夺一下自己。

他的手从她的发际轻柔地往下,滑过脖颈、肩膀和胳膊,最后牵起她的手。

“来,我带你看看属于剧院魅影的世界。”

化妆镜后面的砖墙已经被他拆除,恢复了原有的机关。

“这一面的开启按钮在这里。”他把壁纸上的一处花纹指给她看,“注意,机关速度很快的。”

化妆镜突然旋转,把他们带到黑暗中。

2531个房间向他们一一打开,没有用到一把钥匙。

有时他揭开一块装饰板,让她看到房间里像管风琴一样复杂的键盘。

“这是舞台灯光控制室。对魔术师来说,控制灯光是至关重要的。”

他伸手出去拧了一个按钮,灯光一下子熄灭,又重新亮起来,看到灯光师一头雾水,两人相视而笑。

有时他们在一个漆黑的狭窄空间里,听到剧院经理里夏和蒙夏曼用典型巴黎人的腔调优雅互嘲。

“我们是在蒙夏曼先生那巨大的豪华办公桌里。要是我想拿走两万法郎的话,每个抽屉的背板都是可以活动的。”

有时他们在一个空心大理石柱子里以一个绝佳视角俯视舞台。

有时他们寒毛直竖,紧贴墙壁让过一群吱哇乱叫的老鼠和那个闪着火光的脑袋,而后相对大笑。

只有一次,他们在暗道的拐角处差点跟那个戴软帽的黑影撞了个满怀。

“那是什么人?”她悄声问。

“嘘,别出声。”

等那黑影离开了埃利克才解释:“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人,不知道他在这里到底干什么。我和他互相盯了多年。他身上某种特质,让我都不自觉地害怕。”

他耸耸肩仿佛要抖掉什么不好的预感。

“在黑暗里待够了。我们出去晒晒太阳吧。”

他们沿着一道道铁梯往上,穿过布景控制层、芭蕾舞练舞室和乐团排练室的楼层,爬得气喘吁吁。

最后埃利克按动一个机关,屋顶铁皮移开一扇门,阳光射进来,耀眼生花。

光晕中,巨大的阿波罗雕像逐渐清晰,近在眼前。

在雕像的背面有一道扶手窄梯。

“这是为了给工人上去清扫鸽子粪和补金漆用的,不过上面有全巴黎最美的鸟瞰风景。敢上去吗?”

“我不怕。”她说,率先爬上扶梯。

最后他们站在阿波罗的桂冠顶上,手攀竖琴朝下望。

这个角度看去,脚下近乎完全悬空,她倒吸一口冷气,本能地紧紧抓住他的胳膊。他朗声大笑,伸手揽住她的腰,一起眺望远方。

整座繁华巴黎铺陈在他们脚下。条条大道像星芒般笔直放射出去,塞纳河如蓝色丝带飘浮萦绕。宫殿、教堂和别墅像式样各异的精致珠宝盒,花园和树木交织其间,像绚烂锦绣。天际云蒸霞蔚,美得让人心跳停止。

“从今而后,剧院魅影再也不存在了。那些机关除了保护你之外再不会有别的用途。我会尽一切努力,为了能够堂堂正正地和你并肩同行。”

他没戴面具的整张脸熠熠生辉,丑陋似乎消隐于无形。艾丝美拉达温柔地把头靠进他肩窝里。

“你就是我的王子和天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