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谋爱攻心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2685字
  • 2022-06-01 12:56:03

在回巴黎的列车上,埃利克一直在写写画画。他把车厢门一关就不再戴着面具了,阳光从车窗照进来,他的面容非常平静,有种明净高贵的气质隐隐透出来。

“你在画些什么呢?”艾丝美拉达端着咖啡走进来,顺手带上门。为了不打扰他,她特意吩咐侍者不要进车厢,一切所需都自己去取。

他在纸上画古怪的机关,每个部位都仔细地标注了尺寸和方位。

“这是做什么用的?”

“你放心,我不会再干那些事了。”他微笑了一下,“除了酷刑室和引爆装置,我还是可以设计一些正经东西的。”

“你真是天才。”她坐在他对面,托着腮看他。那张脸看惯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专注做事的神情有种特别的魅力。只是从不梳理的棕色乱发老是拂到他脸上,他也从不去理发,太长了就自己随便用剪刀剪几下,发尾参差不齐。

“你还是把头发梳梳整齐吧,”她嫌弃地说,“跟狮子毛似的,真不知道你怎么忍得了。”

“你说什么?”他茫然地从图纸上抬起头来。

男人在捯饬自己方面都是小学生,她也不跟他废话了,翻出木梳直接上手。

他的头发干枯纠结,难梳得要命。她动作尽量轻柔,可对方却不肯配合,一下子站起来,带落了好几根发丝,看着都替他疼。

“别乱动!”

“艾丝美拉达,”他温柔地说,“要是你不想我爱上你,就别靠得太近。在生理意义上,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她刷地红了脸。

他笑了笑,从她手里接过木梳,自己去洗漱间梳理头发。

她手指握过的梳柄有淡淡的橙花香气,他把嘴唇贴在那儿,心里做了决定。

无论如何,他不能再失去她了。他一定得逮住那只小鸟,把她捧在心口永不放开。

但直到最后一刻之前,他都得绝对小心谨慎,像最老练的猎手一样克制忍耐,不能像那个草率小子一样把她吓跑了。

这对他是真正的考验。

火车轰鸣着停进巴黎火车站。埃利克和艾丝美拉达在弥漫的蒸汽里下了车,出站叫了出租马车。

“珠宝匣街62号。”埃利克吩咐车夫。

“埃利克,我可以在附近另找个住所——”

他若无其事地微笑说:“你几天旅途辛苦,总不能今天就去找吧。先把行李放那儿,歇歇脚也不迟。”

他说得在情在理,她找不着拒绝的理由。

珠宝匣街62号是座小巧玲珑的白色房子,四周高高的树篱挡住了外人的视线,可能从来都没有人住过,花园长满杂草,房间里也是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家具,还落满厚厚的灰尘。

埃利克把行李箱放在客厅里,环顾四周,说:

“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怎么忽然这么客气?”她好像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开始警惕起来。

“我有些事情要处理,需要外出,你可以帮我打理这个屋子,把送来的家具安置安置吗?我不想再住回歌剧院地下了。”

这还真是个不情之请。把这么荒废的房子收拾到可以住人,艾丝美拉达想想都头大。

“我不想让外人进来,你是我唯一信任的朋友,就当帮我个忙嘛。”他从神情到语气都无比诚恳,如果有尾巴的话一定是在摇。

这人看上去也不像个会做家务的样子……艾丝美拉达心一软就点头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埃利克就出门了,留下她一个人拖地板,擦窗户,除杂草,累得腰酸背痛,隔天完全不想出门去找房子,只想赖在打扫一新的客房里面睡懒觉。

但是送家具的工人不想让她赖床……一拨拨家具送来,她又得开箱检查,再琢磨合适的地方安排摆放。

那都是些什么家具——奥列格堡绿橡镶嵌斗柜,日本黑漆螺钿书桌,波斯孔雀羽提花地毯……母亲在世的时候她也就难得见过一两样,他不是要开国际珍品博览会吧!这五花八门的风格叫她怎么搭配?

到晚上埃利克回来的时候,她就对他的挥金如土提出了异议。

“十法郎的椅子跟五百法郎的椅子,还不都是拿来坐的,花那么多钱干什么?”

“你对家具的品位比对音乐的糟糕多了。”他不紧不慢地回答,“就从省钱角度而言,十法郎的椅子用坏了只能当柴火,五百法郎的椅子转手可以值六百法郎,你说哪个省钱?”

好像还有点道理的样子……毕竟那只是他的家和他的生活方式,她犯不着太过较真。

埃利克巡视了一番她的工作成果,满意地说:“我得收回说你品味太差的话,你只是太不会花钱。”

“喂,你是真把我当女仆了吗?累了我两天,连声谢谢都没有啊!”她不满地抗议。

“谢谢这么轻飘的两个字怎么能够代表我的心意,”他微笑回应,“一楼起居室不要放家具,那是准备给你做练舞室的,这个报酬你满意吗?”

“太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只租个小公寓了。”她高兴得跳起来。

“我想问个问题,你这么想方设法省钱,是准备带进棺材里花吗?”他柔和地嘲笑道。

“我受够了没有钱的苦了,”她扑通一声四脚朝天地窝进古董沙发,像小猫一样伸了个舒服的懒腰,“所以现在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

那就让你保持着这个幻觉吧。他心里想,让你一点点熟悉放松,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等到某一天醒悟过来,已经逃不掉了。

“对了,你天天到底在干什么事啊?”

埃利克坐进印度紫檀错铜高背椅里,手肘搁在扶手上,十指相对,从从容容地说:

“我一直在考虑同恩说的话。他说你最多只能跟那些滑稽小丑和哈巴狗一起表演。一般而言,他是对的。但我要给你一个更高的起点。”

他说话那种胜券在握的口气把她吓了一跳:“埃利克,剧院魅影就让它成为过去吧,要是我的舞蹈还不能在铁石心肠里燃起熊熊大火,那我就不该站在那个舞台上!”

他微微一笑:“你放心,我现在会好好当一个谦逊安静的魅影,不会再去砸吊灯写恐吓信。但歌剧院的观众不是你的族人,他们只配欣赏情意绵绵的歌剧和洋娃娃芭蕾舞。艾丝美拉达,你要走的道路注定跟克丽丝汀不一样。你必须做好准备面对嘘声和批评,甚至是谩骂和骚乱。”

他深情地望着她,“我知道你有这个勇气,对吗?”

她点点头,目光坚定:“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

“那么就去征服吧,我的小恺撒。我会为你铺一条穿越金角湾之路。”他往椅背上一靠,仿佛拿破仑在下总攻令。

“我还是不太明白。”

“你懂什么叫迂回出击吧?不要直接去进攻歌剧院。你要先在巴黎的艺术圈里建立起声望,让歌剧院主动向你敞开大门。如果你赢得了梅里美、雨果、波德莱尔这些人的掌声,那么就会有半个巴黎把你捧上天,另外半个巴黎则恨不得把你押上异端火刑堆。那时我们就成功了。”

“你是让我去参加沙龙?可是,我虽然认得这些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们却一个也不认得我呀。”

“我会弄到一张够格的敲门砖。你只管跳舞,剩下的我负责。”

“你保证你不会再搞以前那一套?”她一脸狐疑。

“想让别人乖乖听话,要么抓住他最深层的恐惧,要么给他最想要的东西。因为你那可爱的正义感,前一条路行不通了,不过还好,我有某些人最想要的东西。”

他那副指挥若定的气场让她觉得自己得把对他的同情心收拾收拾,扔进垃圾堆,要不然会被他捏在手心里吃得死死的。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我认为克丽丝汀在头脑上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是怎么让她从手里溜走的?”

“那时候,我爱她。”他摇摇头,自嘲地笑笑,“爱上的人,就已经输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