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与君同行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2060字
  • 2022-05-31 12:55:09

月光下山林黑影重重,埃利克独自一人快步走在陡峭山路上,不敢回头去看身后。

他害怕只看到一片孤零零的漆黑夜色。

她那么善良,怎么肯再跟一个冷血凶手待一起?

她那么爱她的族人,怎么会为了自己不惜跟他们决裂?

为什么自己要杀那个倒霉的机械师?

那个蠢货一直在跟踪魅影,想找到魅影的藏身之所。终于某天,他发现了那块活动砖头的秘密——它能够打开魅影住所的大门!

但他不知道魅影还有第二道防线,那道大门的玄关,其实就是酷刑室!

不出所料地,他被困在里面,直到被拖到“拉瓦尔王”的布景那里,作为对后来者的警告。

他以为那就可以了结一切潜在的威胁,没想到如此之久后,还有他要付出的代价。

这条山路,来的时候有多快乐,这一刻就有百倍的痛苦。

对面山顶传来隐约的狼嗥。山里有狼。要是它们能把他当成一顿美餐,倒也一了百了。

他难受至极,忍不住也仰天纵声狂啸。

啸声在空旷岑寂的黑夜里一层层回响飘荡。

突然他听到了回声中夹杂着另一个遥远的声音。

“埃利克!”

他全身都僵住了。

“埃利克!”

仿佛为了向他证明那不是幻觉,紧接着又是第二声呼唤。

他猛地转身迎向那声音。

在山路的转弯处,他终于看到那纤柔身影,气喘吁吁地朝他走来。

他停下脚步,不敢再上前了。

“你跟来做什么?”他用发抖的声音问,“我是个无恶不作的魔鬼,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你的族人说得对,我只会给你带来灾祸,跟着我没有好果子吃!”

艾丝美拉达深深叹了口气,垂下目光,喃喃回答:

“我也不知道……”

她的衣裙还是湿漉漉的,山风一吹,冷得瑟缩,像一枝断了根脉的空谷幽兰。

埃利克沉默地解下自己的斗篷,伸手递给她。

她一直没接,他的手便一直伸在那儿。

最后她还是接过来,披在身上。

她不是不知道他杀过人。但那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跟一个真实存在的有姓名有细节的人,毕竟是不同的。

这个男人对有幸被他接纳的人有何等温柔深情,对别人就有何等冷血暴戾。

他现在看她的目光里满是悲哀的泪水和绝望的希冀,像条流浪狗等待主人带它回家。

但是那些被他杀死、永远回不了家的人呢?

最后她攒出点勇气,开口问:“你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他沉默良久,低声说:“我把夏尼子爵的哥哥菲利普伯爵淹死在地下湖底。我锯断了歌剧院吊灯的挂绳,砸死了一个女人——吉里太太的接任者。我在歌剧院地下埋了五吨炸药。我差点杀了达洛加……如果克丽丝汀没有答应嫁给我,我是不会因为他救过我的命而手软的。”

他摘下面具,惨白的脸颊上泪水亮闪闪地流淌,看上去越加吓人。

“我用最残忍的方式把布凯折磨至死——那是我专门设计的牢房,充满酷热和幻象,叫酷刑室。”

她真后悔自己问那个问题,她宁可永远都不知道这些匪夷所思的恐怖事件,永远都不要见到音乐天使灵魂深处的扭曲黑暗!

“……还有吗?”

他苦笑:“这些还不够你回到你族人那里去吗?”

她沉默不答。

如果此刻有什么能把她挽留住,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但他不能那么做。做得越多错得越多。他只能等待她的决定,然后尊重它——并且永远爱她。

这气氛太窒息了,他转开头,故作轻松地说:“我们还是生点火吧。这山里有狼。我是死不足惜,但恐怕它们会觉得你更好吃一点。”

火光照亮了夜色,松枝噼啪作响,打破了一点寂静。埃利克专注地凝望着坐在火堆对面的艾丝美拉达。她却没有看他,低着头,手拿一根枯枝下意识地抠着沙土。

这决定太艰难了。直觉告诉她,她只有两个选项,要么永远离开音乐天使,要么准备承担一个魔鬼倾其所有、沉重炽烈得令人窒息的爱情——以及那些黑暗过往带来的一切后果。

“埃利克……”她终于犹豫着开口,“我救过你,但那只是凑巧遇上了而已……如果让我碰见布凯,我一样会救他,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宝贵的。”

他低声回答:“我知道。”

“你也救过我……所以我们扯平了……本来我也只是出乎良心,没想过回报……你给我的,已经远远超出我最贪心的想象……”

“我不是你手下冤魂,没资格谈什么原谅不原谅……我也不是你,我比你幸运,得到过爱,妈妈教会我分辨是非对错,所以我也没资格责备你什么……”

“我为所有人难过,可是我也没那么高尚,我只是不想失去又不想负责……”

“我只是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真正的自己。”

她说着忽然怔住了。沙土上不知不觉写满了相同的四个字母。她双颊微红,伸脚把它们抹得干干净净。

她说话的样子,像极了克丽丝汀说“可怜不幸的埃利克”时那副哀矜悲悯的神情。每一句话在他听来都像最后告别。他的心沉沉地落了下去。

这结局是他该当应得,怪不到那副皮囊或是世间不平。

他低下头,苦涩地说:“夜很深了。至少,让我送你回村里去吧。”

她深深望向他,努力轻描淡写地说:

“都出来了,又回去做什么?山路难走,至少我俩还能做个伴。”

他猛地抬起头。

她脸上有淡淡的笑影,可是眼里泪光闪闪。

“艾丝美拉达……”他从未如此渴望拥抱她,可是他不敢伸出手去。

“我们还是朋友,对吗?”

他只能点点头。

她长出了口气,像是放下了一个了不得的重负,恢复了一点飞扬跳脱的样子。

“千万别爱上我,不然你会死得很惨。吉普赛女人唯一忠于的,只有自由。”

“谢谢你的提醒,”他柔声说,“虽然有点迟了。”

那天晚上艾丝美拉达裹着斗篷睡在苔藓上,梦见了满天繁星飘落的歌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