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深海微光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3011字
  • 2022-05-25 12:48:03

埃利克以为自己的心理建设已经做得够好,但第二天早上看到两个年轻人手挽手在甲板上散步,有说有笑卿卿我我的时候,还是差点捏碎了手里的铜管望远镜。

新伤旧痛一齐涌上心头,他嫉妒得简直要发疯。

那个轻薄的吉普赛姑娘,明明已经有婚约在身,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跑来撩拨他,她真不知道那后果会是什么吗?或者一场争夺战就是她想要的刺激浪漫?

还有那个时髦小子,一无是处的笨蛋,却踌躇满志地挽着她的手,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但那凡夫俗子绝对认识不到她真正的价值!

他自相矛盾地胡思乱想,心绪恶劣到极点。

但该责备的不是自己吗?从他鬼使神差地选择了那艘邮轮当目标起,事情就一步步滑向了不可控的方向。在那之前她大概已经把他忘到了九霄云外,没有哪只阳光下的鸟儿愿意看到夜枭,没人会爱一个游走于黑暗地域的丑恶幽灵,连他自己都无比憎厌自己。

于是他决定再也不跟艾丝美拉达见面了。

于是这天深夜,她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甲板上。

埃利克在船长室里看着她。他的手下全是些亡命之徒,他不放心。

艾丝美拉达叹了口气。她竭尽全力想把那个宝贵的音乐天才从孤独放逐中带回来,可是一旦取得某些进展,他就逃避了,躲进他自我保护的坚壳里,用黑暗的外表裹紧自己,拒绝所有伸过来的橄榄枝。

如果他没有那样闪耀的才华和高贵的人格,她很可能转身就走,再不理睬。

她问过邮轮船长,知道离西班牙只有两三天路程,他的海上生涯漂泊不定,假如她上了岸,以后想再见面恐怕就是遥遥无期了。冒险生涯终非长久之计,埃利克把黑色准男爵的名言当座右铭,如果那位传奇海盗的结局在他身上重演,她一定会抱憾终身的。

她去船长室找他,门竟然被反锁了。

“你不知道放一位女士鸽子是非常不礼貌不绅士的行为吗,蜗牛先生?”她隔着门大声说,顺嘴又给他取了个外号。

没有回答。

埃利克坐在椅子里,手肘放在扶手上,手撑着头。他的心跳动得那么剧烈,头都疼起来了,他用拇指和中指揉着太阳穴。

好半天外面都没再说话。但他没有听到清脆的高跟鞋脚步声,所以她人并没有走。

她的沉默让他心如刀绞,她没有走又给他些许安慰,但要是他老是躲着,她总会走掉的。

可是他没有出去面对她的勇气。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尖叫。

“干什么?放开我!”

谁敢对她撒野?!

船长室的门猛地打开,他冲出来却只看见她好端端地站在那儿,满脸狡黠的微笑。

“蜗牛先生,您可终于出来了。”

“……你在骗我?”她的笑容灿烂得他头晕眼花,半天才定下神来。

“你先骗的我。”她回答,“你说要带我看的风景呢?”

他不可能再躲起来了,于是就沉默地牵住她的手。她安然让他牵着,没有像克丽丝汀那样尖叫甩开。

她柔软的手有阳光的温度,连带着死人般枯萎的肌肤都升腾起暖意。

“艾丝美拉达……”他困难地开口说,“关于前两天的事,我向你道歉。”

她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哦,我没把它放心上。”

她也没把他放心上,所以才这样毫不介意。

“当时你其实可以摆脱我的。用匕首,或者高跟鞋……”

她微微一笑:“我当然不能那么做,你会被打死的。”

“所以,我又欠你一份人情。”

“需要算得这么清楚吗?我当你是朋友。朋友是不需要算账的。”她顽皮地笑,“这样我占便宜,要不然这几百条人命的情分我可还不起。”

是朋友,但仅仅是朋友而已……他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伤心。

他把她带到船头,这晚平静无风,广阔的海面泛着鱼鳞般的细浪,神奇的是这波浪闪烁着淡淡神秘的银蓝色柔光。它随着海水的波动,忽而明亮,忽而暗淡,一层层变幻着,像是某种生命体的脉搏和呼吸……像是一条无边无际的大鱼,鱼鳞蓝光闪闪,悠游自在,完全不介意战舰行驶在它的脊背上。

“天啊,美极了!”艾丝美拉达怔怔地看了许久,才有力气感叹。

“我给它取名叫精灵之海。”他低沉温柔地说。

“这是什么光?”

“不清楚。有许多海洋生物会发光,我见过发光的水母,发光的乌贼和鱼类……所以这可能是某种微小得看不清却非常众多的生物。”

“我想你说得对。不过我宁可相信它们是精灵……那些在海上飘荡的精灵……我希望里面有雪莱和我妈妈……”

清浅的光晕映着她的脸庞。

“你很爱你妈妈。”

“我妈妈最喜欢雪莱的诗。她说她的葬礼也要像他一样,化为灰烬沉入大海。我唯一的安慰是我总算为她做到了。”

“她也是舞蹈家吗?”

“是的,”她点点头轻声说,“为了跳舞,她十四岁就抗婚出走,流浪到瑞典的时候认识了我父亲,但还是没能结婚。他们分手后,她去了法国,在那里生下我。可是在那儿也没人欣赏她的舞蹈。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病得很重。为了给我治病,她走了芳汀的老路。后来我能够上学,学钢琴,听歌剧,这一切全都建立在她牺牲自己的基础上。但是她却日渐消瘦,最后病倒了。那些客人见她不再漂亮,再不上门,只有债主纷至沓来。”

她望着海面,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下去。

“因为无力还债,家里所有东西都被查封了。买药的钱,一分也没有。最后我没有办法,拿了一对珍珠耳环想去当铺换钱,却被当场抓住。因为根据法院的判决,这些东西都已归债主所有!”

她的黑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泪光。埃利克望着这个同样身世飘零的女孩子,心里溢满柔情。

“我妈妈死的时候,我被关在监狱里,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可是她交代族人带给我一句话,我永志不忘。”

她转向他,那郑重的态度让他明白她要告诉他的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他不由得肃然起敬。

“她说,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要向外求取的,但是有一样,不需要别人来给,在自己心里就拥有,要多少就有多少——那就是爱。”

埃利克觉得自己心头忽然流淌过一道亮光,并不眩目,就像眼前波浪中的蓝色微光一样柔和缥缈,却比闪电的光芒更强大。

他的面具不知不觉被濡湿。他转过头望着大海,竭力平复自己的心绪。

“她怕你因为不幸的遭遇,从此就恨这个世界。”

“还有恨自己。”她柔声补充道,“埃利克,这也是我担心你的。”

他低下头,不敢去看她。

“你母亲是个伟大的女人,”他酸楚地说,“她应该会很欣慰看到她期待于你的并没有落空……你成长为一个可爱的姑娘,也会有个安定幸福的将来……”

“还有另一半我也会实现的。”她自信地昂起头说,“我要让全世界都看到弗拉门戈舞的魅力,总有一天我会做到!”

“你不可能同时做到这两点,”他忽然一阵冲动,抓紧她的手激烈地说,“别跟他结婚,要不你就得摆出一副淑女的姿态,端庄优雅地坐在凉廊里忍受一帮蠢货的折磨,他的阶层就算勉强接受了你,也不可能给你跳舞的自由!”

他目光炽烈如火,把她的脸颊炙得滚烫。她惊觉自己做得过头了,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引向了一个危险的方向。

好在阿莱桑德罗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及时解救了她。

“艾丝美拉达,夜已经很深了,你该回去休息。”

她抽回手,转身快步走向男友,又回头看看埃利克,两个男人沉默地对视,让她心慌意乱,像个惹了祸的小孩一样决定还是走为上策。

阿莱桑德罗紧盯着面前的黑影。直到此刻他都不确定眼前到底是人是鬼。那黑影身材高大,却瘦得像具骨架,眼睛在黑夜里像野兽一样发光,面具后是骷髅般的恐怖面容,如果这些还只是外表,那他的行径也称得上无恶不作。

没人想和这么个半人半鬼的魔头打交道,艾丝美拉达怎么还能独自跟他半夜谈心?

唯一的理由是他的音乐。也许对于一个舞蹈家来说,音乐就足够让她容忍其他一切?

他觉得自己真正的情敌应该是弗拉门戈舞。

“先生,您救了全船人包括我的性命,我很感激。但您毕竟是法外之人,我希望您了解,您和艾丝美拉达走得太近对她没有好处。”

他希望自己的措辞足够得体且有力,可是他发现对方的目光根本没有在看他。那森冷阴寒的目光穿透他的身体直入深深夜色,低沉的声音缓缓说:

“我只尊重她一个人的意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