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雾海重逢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3268字
  • 2022-05-22 12:45:02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港口,阿莱桑德罗和艾丝美拉达并肩站在西班牙邮轮船头看日落。

“都一天了,怎么还没开船?”

“我们在等商船队,好有个照应。”阿莱桑德罗解释说,“这两年那个该死的海盗横行大西洋,已经劫掠了两百多艘船了,至今还没人知道他到底是人是鬼。说是鬼吧,他显然志在钱财,说是人吧,没有哪个凡人能用那样神奇的手法去犯案。唯一可以庆幸的是他从不杀人。”

“我们这条船这么大,很容易被盯上啊。”

“是呀,那海盗只挑大船出手,所以我们这次要把财物转移到小商船上。”

阿莱桑德罗说着,从礼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锦盒。

“不过这个我不放心转移走,藏在身上比较踏实些。”

“这是什么?”

“给你的求婚礼物。艾丝美拉达,嫁给我吧!”他突然单膝跪地,握住艾丝美拉达的手把它放进去,“这是巴塞罗那堂·蒂亚戈家族的传家之宝,送给未来的女主人。”

“你、你是堂·蒂亚戈家族的人?”艾丝美拉达瞪大眼睛。她已经知道他出身极好,却还没料到是西班牙最显赫的家族子弟。

“我是家族的长子。”

艾丝美拉达几乎以为他在吹牛。她打开锦盒,里面是一挂沉甸甸的金项链,以镶嵌祖母绿的金叶连缀而成,叶子上垂下碎钻的露珠。链坠是一个小金盒,盒盖上钻石镶就的花蔓环抱着一枚硕大的碧玺,闪烁着幻变的光华,仿佛枝叶间丰盈的果实。由于年代久远,黄金已然暗淡,宝石却依旧璀璨。打开链坠,里面是她自己凝睇微笑的肖像,画在一块象牙上面。

她怔怔地说:“我……我怎么能……阿莱桑德罗,你家……不可能接受一个吉普赛女人的!”

“我接到父母的电报,要我回国之后向另一世家的女儿求婚,而对方虽然也没见过我,却会因父母之命应允这门亲事。你知道,我只愿意和你在一起。只要我们结婚,就没人能再把我们分开了!你愿意吗?”

在他热烈目光的包围下,艾丝美拉达把为自由不结婚的誓言忘到了九霄云外。

“我……愿意!”

阿莱桑德罗握着她的手站起身来。

“亲爱的,你一个人漂泊了那么久,受了多少苦,应该拥有一个温馨的家。以后我会永远照顾你的。”

她的黑眼睛里闪烁着不可思议的柔情。家!十几年了,她孤身一人颠沛流离,这个字眼对她来说只是哀伤的回忆和遥不可及的美梦,如今疲惫的孤燕终于拥有了温暖的爱巢!她扑进他怀里,情不自禁地呜咽起来。

在高高的烟囱顶上,一个黑影俯视着这对情侣,然后默默别过脸去,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一轮明月照临大海,海面平静无风,海浪轻轻拍击船舷,发出窃窃私语。船队鱼贯行驶,彼此保持着目视距离,通过闪烁的信号灯相互联络。

邮轮的甲板上开起了舞会,在翩翩起舞的人群中,艾丝美拉达和阿莱桑德罗快乐地旋转,她脖颈上的碧玺宝石闪闪发光。

不知不觉地,海面上飘起薄薄的雾气。这片海域地处热带,又有大西洋寒流经过,昼夜温差较大,经常有大雾。雾气越来越浓,一团团在海面上推挤着、弥漫着,铺天盖地,一片迷茫。在潮湿的雾气里,煤气灯闪烁着发出滋滋的微响。

突然,煤气灯砰地一声熄灭,甲板上一片黑暗。舞会上的客人们一片惊叫。

“女士们,先生们,请大家安心,这只是暂时故障,我们马上就会修好!另外,我们还有备用灯光!”船长大声稳定着大家的情绪,让水手打开探照灯,强烈的光线一下子照亮了四周。

“女士们,先生们,表演时间到!”

一阵自高处飘下的阴森狂笑。

“希望你们享受这场演出!把全部灯光都打开!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我将收下商船奥罗拉号!”

艾丝美拉达一惊,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拥有那样美妙而诡异的声线。

船长大声命令水手们:“那魔鬼在我们船上!马上搜查,准备舰炮支援,告知奥罗拉号,探照灯盯住它!”

几道交叉的光束穿透浓雾,像在幕布上映出了前方商船的黑影。奥罗拉号似乎对自己即将面临的阴谋一无所觉,还在正常行驶。

水手在桅杆顶上打出灯语。

“奥罗拉号注意!海盗已经盯上你们!马上准备开火!”

对方的水手也打出灯语回应。

“收到!进入战备!”

突然探照灯的光束抖动了一下,就在这一瞬间,刚才还明明在眼前的奥罗拉号竟杳无踪影!

光束四面八方搜寻着,但所到之处,除了白茫茫的雾气什么都没有。奥罗拉号就像被橡皮擦擦掉一样轻易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所有人都惊呆了。

船长气急败坏地大叫:“快去找到那个恶魔!他肯定就在我们船上!三个人一组,找到目标直接开枪!”

水手们如梦初醒,马上四处搜查。

埃利克站在船长室里,监视着甲板上的一切,冷冷一笑。

作为全世界最伟大的魔术师,他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玩得都要厌烦了。

“埃利克。”一个柔和的女中音从身后响起。

他身子一僵,迟迟没有转过身来。

那双黑眼睛是他在世界上最不想面对的东西。

“为什么要做这些?”

幽灵冷笑了一声:“你又来管闲事吗?可惜太迟了,奥罗拉号已经在三十海里之外了。”

艾丝美拉达难过地摇摇头:“埃利克,你的才华不是用来犯罪的!我永远都会记得,在我最孤独最迷茫的时候,是你用音乐照亮了我的天空,温暖了我的灵魂……”

幽灵胸腔里那颗被生铁死死封印住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是吗?”他竭力要使自己的声音充满讥讽不屑,“遗憾得很,我已经彻底跟音乐告别了。”

艾丝美拉达走上前去扳过他的肩头,迫使那双可怕的金色眼睛转过来面对自己。

“不,你是在自己骗自己!你能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吗?”

四目相对,一阵沉默。

“埃利克,回头吧!你是用灵魂在歌唱的!只要你的灵魂还没离开身体,音乐就会永远召唤你!”

那双黑眸中闪耀着明确无疑的期许。可他就像一个自高自大又自暴自弃的孩子一样,别人越是靠近他就越想刺伤她,越是期望他就越想令她失望。没来由的恶意和愤怒在他心里翻滚起来。

“你逃不掉了!举手投降吧!”

一声断喝,追捕魔鬼的水手们和阿莱桑德罗出现在门口,几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他。

幽灵一把抓住艾丝美拉达的胳膊把她拉到身前。

“看来我们没法继续可爱的谈心了。”他用险恶的声音说,“小姐,您不介意同我一起出去欣赏海上明月吧?”

“混账!放开她!”阿莱桑德罗愤怒地大叫。

“我怎么可能伤害她呢?”他轻声笑,优雅地挽起她的胳膊。“小姐,您知道我为什么要选这条船落脚吗?因为我在乘客名单上看到了您……”

这个混蛋!一定是算计到了要利用她的同情心。艾丝美拉达脸色煞白,只得随着他的脚步往舱门外走去。水手们和阿莱桑德罗害怕伤到她,步步后退。

出了舱门,浓雾已然散去,月色如洗。埃利克把她带到船舷旁。

尽管是在热带,夜晚的海风也还是凉意侵骨。他感到她在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怕。他的手从她胳膊上往下滑,轻柔地握住她的手凑近面具,虚虚作了个吻手礼的姿态。

“好了小姐,为了感谢您送我出门,有个非常俗套的小把戏或可博您一笑。”

他松开手打了个响指,一朵白玫瑰出现在手中。

就在他松手的一瞬间,几把枪同时响了。

埃利克从船舷上倒下去。艾丝美拉达吓得捂住胸口大叫一声。

水手们冲到船舷边,却见一个黑影张开巨翼,掠过海面远去。

“亲爱的,你没事吧?”阿莱桑德罗一个箭步上前搂住她。

“……没有。”艾丝美拉达摇摇头,看见那朵白玫瑰凄凉地丢在地上,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它拾了起来。

“是那个朝我开枪的混蛋?”阿莱桑德罗只见过幽灵一次,但这一面印象可太深刻了,想忘也忘不了。

“他……不是混蛋……”艾丝美拉达幽幽地叹息,“或许,这只是我的希望而已……”

埃利克实际上并没有飞走,滑翔翼没法承受人体的重量,他只是将它用作障眼法,使人们相信他真的已经逃走而放弃搜寻,其实在那一刻他是用铁爪钩钩住栏杆滑下到放置船锚的洞里,在那里等待手下接应。他们的对话被他敏锐的耳朵一字不漏地听了去。

达洛加说过他是混蛋。他自己也认为自己的确是混蛋。可是她的话却像一根针刺进他心里,让他难受至极。他靠在散发海腥味和铁锈味的巨大船锚上,闭上眼睛。

作为对人世不公的报复,他把整个世界玩弄于股掌之间,过着堪比国王的奢侈生活,可是他心里一点也不快乐。

他真正想要的是音乐。可是,一件破碎的乐器是发不出什么美妙声音来的。

他曾翱翔天宇的音乐翅膀,如今只能在自我的藩篱中间打转转,这对于他来说,比失去克丽丝汀还痛苦。

世界上如果存在过一个真正理解他的人,那就是艾丝美拉达。

情不自禁地,他被她的光明和友爱吸引,但是这个世界不会有一份温暖属于丑陋邪恶的幽灵,他不能拿自己已然支离破碎的心再去冒一次注定要失败的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