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海上王国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3244字
  • 2022-05-21 12:43:02

会?”

猛地,他绝望地朝赌桌上的最后身家扑去,想要抢回它们,却被两个混混一左一右抓住胳膊,麻利地扔了出去。

“公牛比利”放声大笑,用肌肉壮硕的手臂搂过钞票。他是这儿的常胜将军,自负算牌能力和老千手法都是顶尖高手,还和赌场的老板交情甚好,串通一气,私下分成,不知把多少个赌徒赢到倾家荡产。忽然,他又注意到角落里那个黑衣面具怪客,正在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那目光看得他浑身不舒服。

他朝对方打了个响指。

“玩一局?”

面具客摇摇头:“我只是来观光的。”

他的英语带着明显的外国口音,举手投足间贵族味道能飘到伦敦。一个有钱的外国佬。“公牛比利”脸上的笑容越发开心了,似乎看到又一只待宰的羔羊。

“别害怕嘛,我让你三局。”

真的不想玩就不会一连几天来此逛荡了。他观察过,那面具客刚来的时候只会玩法国扑克,几十英镑的小输赢,拿牌手法刚好符合一个闲来无事玩牌的绅士身份,绝不会有失体面地娴熟到职业赌徒的程度。

那面具客似乎被他说动了心,坐到赌桌前。

最初几把“公牛比利”有意让着他,叫他赢多输少,这是赌场引人入彀的惯用方式。在输了三千英镑又赢了五万英镑之后,对方似乎上了钩,把那五万英镑又摊上了赌桌,附带一张伦敦银行支票。

“这一把赌十万。”他说。

“公牛比利”两眼放光。这只是刚开头而已!猎物只要上了钩,就几乎无法摆脱心魔的控制。他会慢慢地把这个外国佬榨到一滴油水都不剩!

“我跟!”他毫不犹豫地说,往发牌侍者那儿递了个眼色。这一把如果输了,不甘心的欲望一定会驱使这外国佬押上更多身家!

他拿到了四条8,面具客只有一对3和两张散牌。

面具客把钱推到“公牛比利”面前。

“明天我会赢回来。”他淡淡地说。

这个外国佬有钱到十万英镑都不眨一下眼睛。“公牛比利”兴奋得眉毛都抖动起来了。第二天,他准备了更多的赌注,决意要大赚一笔。

第二天面具客姗姗来迟。

“公牛比利”正无聊地玩筹码的时候,赌场里起了一阵司空见惯的械斗,把赌桌都掀翻了。一名赌客捡起散落的牌交还给发牌侍者。

随后“公牛比利”看到那个面具客现身,提着一个黑色手提箱。想到那里面肯定装满了钱财,贪婪之火几乎把他的眼睛都烧红了。

起初几把互相试探各有胜负,赌注越来越高。

“公牛比利”觉得时机成熟,对发牌侍者使了个眼色,并且满意地看到端盘子的酒保已经悄悄靠近前去。

面具客似有所感,回头看了一下,酒保是背对着他。

自己手里有一对A和三张10,那面具客明牌是一对Q和一张J,他用手挡着看自己的暗牌,但“公牛比利”和赌场自有一套办法,酒保从特制银盘的反光里已经看见了牌面,做了一个代表5和6的手势。

“公牛比利”掏出了一张船契摆上赌桌。

“全英国最快的飞剪船’灵缇犬’号,价值一百万英镑。这船平时往中国运鸦片,回程运茶叶,全是赚钱生意。”

这叫钓鱼,是在对家输定的情况下,逼他拿出同样的赌注来。

面具客打开手提箱,里面满是一捆捆钞票。

“一百万英镑,请开牌吧。”他说。

“公牛比利”得意地把自己的牌扔到桌面上。

“您输了。”面具客淡淡地说,把手中的牌丢出去。

那是三张Q和两张J,刚好压过他的!

发牌侍者也吓白了脸,那两张暗牌他明明发的是散牌,背面的记号他看得出来!

“你……你出老千!”“公牛比利”咆哮道。

听到他的咆哮,赌场所有人都围拢过来。

“您可以检查一下牌有没有问题。”面具客往椅背上一靠悠闲地说。

标准而普通的两副牌。甚至背后的微小标记都完全相同,只除了那决定胜负的两张。

“这条船归我。签字画押吧。”面具客关上手提箱,绅士风度地把船契倒转过来递给“公牛比利”。

“公牛比利”哈哈狂笑起来。

“你以为你走得了吗?”他咬牙切齿地吼叫,一挥手,已经围拢过来的流氓打手们从四面八方扑上来。

忽然一阵烟雾腾起,打手们在模糊中只看见一副黑色斗篷,便纷纷扑了上去。

“啊!”那个披着黑斗篷的人被当场打了个半死。

等烟雾散去,打手们才发现昏倒在地的竟然是一个同伙,面具客把斗篷披在他身上混淆视听,自己钻过赌桌躲开了。

“唔……唔……”

赌桌那头,“公牛比利”双眼外凸,两手在喉头徒劳地抓挠,拼命挣扎着。一条绳索紧紧勒住他的脖颈。面具客一手拽住绳索把他拖到身前,一手举枪对准赌场老板。

“放下武器,举起手来!全体后退贴墙站!”

他厉声命令,声如雷鸣,震得四壁灰尘簌簌落下。

然后他凑近比利耳边,语气几乎像对孩子般和蔼可亲:

“跟我斗吗?大傻瓜。”

最后差点被勒死的“公牛比利”在船契上签了字。埃利克把船契收进口袋,提走大部分都是假.钞的手提箱,退出赌场之后才松开绳索,一脚把几乎昏过去的对手踢下码头。

“滚吧,算你走运。”

那傻瓜自以为有本事算计他,殊不知这一切从开头起就是埃利克的算计。

他失去了巴黎歌剧院,却找到了一个壮丽亿万倍的舞台。

“灵缇犬号”有着舞台背景般优美修长的外形,比幕布还要巨大的帆翼,航行轻盈迅捷如芭蕾王子,还配备了轻型火炮,每个细节都符合天才的审美——从这条船开始,他要建立真正属于自己的王国!

埃利克的第二个目标,是英国五级巡航舰“诺星汉”号。这艘军舰不但有风帆还装备了蒸汽机作动力,正在大西洋上运输军火支援与巴拉圭开战的巴西和阿根廷。

“诺星汉”号的哨兵在海上发现一条挂着墨西哥国旗的商船。

彼时大英帝国为了避免引发与诸多大国不必要的纠纷,已经禁止了海军随意劫掠商船,但墨西哥这种敌国法兰西扶植下的弱国显然不在此列。于是船长下令展开追逐,那商船拼命逃窜,但终究快不过军舰,没多久便被它追上,一个急转弯挡在它前面。

商船上的水手竭尽全力才停住了船,没让木壳船体在铁甲战舰上撞得粉碎。认清形势之后,商船上升起投降的白旗。

商船上没几个船员,却满载了各种货物,特别是有不少酒桶。墨西哥向来以盛产龙舌兰酒和朗姆酒著称。船长下令把所有货物都搬上“诺星汉”号,丢下被洗劫一空的商船和呆若木鸡的船员们,扬长而去。

夜里,“诺星汉”号上开起了庆功宴,痛饮商船上劫掠来的美酒。之后,所有官兵都沉沉入梦。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被一阵可怕的笑声惊醒。那声音凄厉阴森,犹如狂风呼啸,响彻夜空,令人毛骨悚然。

在高高的桅杆顶上,一袭黑斗篷凌风飞扬,两颗金色的星星焚烧着魔鬼的火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

“先生们,欢迎来到地狱之门!”

一个无比鬼魅专横的声音宣布。

“魔鬼!”官兵们面面相觑,立刻就有几个胆大的拔枪射击,可不知怎么回事,他们的枪支全都哑火了。

一阵轻柔却瘆人的嘲笑。

“放弃无谓的抵抗吧。这艘船已是魔鬼的猎物!”

黑斗篷一挥,船底轰隆一声巨响,顿时蒸汽弥漫,船身都被震得一晃。

“锅炉爆炸了!”不知谁在人群里低声惊呼,船员们陷入一片恐慌。

“都别慌!”船长厉声喝道,“我们还有帆!先抓住那个自称魔鬼的家伙!”

“船长小心!”大副一个箭步上前,拖着他后退了一步。

就在此刻,巨大的白帆从天而降,砰地砸在甲板上船长原先站立的地方,瞬间化为一阵飞舞的碎片烟尘,好像已经风化了几千年一样。

船长面如死灰。船员们早已吓得挤作一团。

埃利克一扬手,桅杆下忽然蹿起一簇诡异的蓝色火焰,火势迅速蔓延,在黑暗的虚空中显示出一片片船帆的形状。仿佛被这地狱业火构成的船帆驱动,军舰突然开始行驶,速度快得难以置信,几乎是贴着水面在飞行。

在前方,陡然耸立起两座彼此对峙的山峰。

“越过地狱之门的凡人,将继续为我效劳!”魔鬼邪恶地大笑。

在这一系列诡异可怖的奇迹面前,即使最冷静理性的头脑也不能不相信军舰被魔鬼控制这回事。官兵们惊惶失措,纷纷跳海逃生,连船上有救生艇都忘记了。

“弃船!”船长束手无策地下达最后的命令。

“诺星汉”号驶过山峰之间,假扮被劫商船的“灵缇犬号”从隐蔽的峡湾中驶出,船上水手们像迎候国王一样朝埃利克脱帽致敬,高呼万岁。

埃利克已经习惯了离群索居,即使是欢呼也会令他感到不安。他顺着帆缆滑下甲板,转身走进船舱,关上船长室的雕花门。

航海日志还摊开在桌子上。羽毛笔蘸着红墨水划去封面上的“诺星汉号”,在上方写下新的船名——

黑天使号。

桅杆顶端的米字旗被降下,一面绘有血红蝙蝠的黑旗冉冉升起。

军舰上的官兵们游向岸边,才发现那“地狱之门”其实是两座相距不远的岛屿,他们登上岛屿,并在两天之后被一艘路过的商船所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