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孤星血泪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2677字
  • 2022-05-20 12:42:02

艾丝美拉达的寓所里。她在厨房里忙活着做塔帕斯和西班牙海鲜饭。

“蛋煎好了。”

埃利克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哈,原来你会做饭啊!”她笑着说。

埃利克默默看着她,半天才说:

“我一直梦想,能在一间普普通通的房子里,跟妻子过人间烟火的生活。”

她被“妻子”这个词吓了一跳,连忙说:

“你别多想啊,我不是……”

“你别误会,我只是……想感受一下,有个家是什么滋味。”

他平静的语调让艾丝美拉达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过敏了,不好意思地晕红了脸颊。

对他来说,这大概是个难以实现的执念吧。

“……我也是很多年都没有家的感觉了,自从妈妈去世后……”她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切洋葱。这样就可以把眼里打转的泪水推给洋葱的辣味了。

他在泡咖啡。

“你父亲呢?”

“我出生以前妈妈就跟他分手了。正经人是不会娶一个吉普赛女人的。”她苦笑了一下,“妈妈去世后,我去找他,发现他已经结婚了,老婆是个悍妇,拿他写的曲子当草纸。”

“那你怎么过来的?”

“我还有族人……他们会照顾我。”

“你在西班牙怎么惹上的麻烦?”

“一件傻事。我爱上个傻小子,约好私奔,可是我等了一夜,只等来他订婚的消息。我气疯了,在他结婚那天带着手.枪去教堂,在杀他还是自杀之间犹豫的时候,总算想明白:我是全西班牙最杰出的舞者,不值当为个蠢货白白送死!糟糕的是我刚想通,就碰上了他的结婚马车,还让他看见我的枪……他的叔父是市长,当天下午警察就来逮捕我,幸好我的族人通风报信,我就只好逃亡了。”

她微微一笑,用手背揉了揉眼睛。

“你看,我把什么都跟你讲了,公平起见,你也得跟我讲些秘密。你爱的姑娘叫克丽丝汀?她跟那个劳尔后来怎么样了?”

埃利克心底一痛,转过头去拒绝作答。

“哦,对不起,我忘了这问题会伤你的心。那,你从哪儿学的音乐?有人教你吗?”

“不是人,是猴子。”

“你说什么?”她疑惑地问。

“马戏班的猴子。”他解释,“每天晚上,我用食物交换它帮我偷琴师的小提琴来练习,然后在天亮以前放回去。我被关在铁笼里。”

“你是说,你被当作怪物展览?你的家人呢?”

“他们应该受够了我这张脸吧。所有人都认定他们犯了什么罪孽,要不就是跟魔鬼暗通款曲,特别是我母亲。我很小的时候,有人怂恿我跟他离家出走,然后就把我卖给了马戏班。”他苦涩地笑了笑,“我记不清自己当时几岁,不过倒记得很清楚,他在这笔交易里赚了三个金币。”

如此悲惨的经历被他平平静静说来,听得她暗自惊心。

“那你怎么从马戏班出来的?”

“马戏班巡演到印度,一个妄想仿效古罗马贵族的印度王公买下了我,训练我跟奴隶和野兽角斗。他没想到我在马戏班已经学会驯兽,暗中驯服了那头跟我角斗的老虎。有一天角斗时,我驱使老虎跳上看台把他咬死,趁乱逃跑了。”

金黄色的海鲜饭在锅里咕嘟作响,散发出温暖辛辣的香气。雪后初晴,清冽的微风吹开白纱窗帘,午后的阳光照着墙上的原野风景画。跟那些黑暗血腥的过往相比,这一刻美好宁静得不像现实。

“后来呢?”

“逃脱后我跟吉普赛人一路流浪,从他们那里学会了歌唱乐器和杂耍魔术。某天运交华盖,波斯的达洛加奉命来召我去给后宫嫔妃解闷。后来波斯国王发现了我在杀人上的天赋,就让我参与暗杀他的政敌。由于我干得实在漂亮,他开始害怕政敌同样会用我来对付他,就下令处死我。但达洛加跟你一样爱管闲事,把我放了。我逃到君士坦丁堡,效力于苏丹哈里发,为他改造伊尔兹王宫。最后哈里发觉得,既然所有暗门密室都出自我手,只要我不死,王宫就谈不上安全。于是我和所有工匠都被下令处死。但我这时已有经验,提前逃回了法国。”

他是这样强悍的生命,像野草般在命运的践踏下奋力生长,竟能长成参天大树的模样。

“埃利克,你曾经那么想要活着……”

他摇摇头:“我不想只是活着。我想痛快地活,要不就痛快地死。”

他不明白自己以前怎么能忍受像鼹鼠一样躲在地底。

她像要甩开那些沉重思绪一样甩甩头发:“好了,这个话题太不痛快了,不如我们来讲笑话吧!”

“我没有笑话可讲。”

“那恶作剧你干过吧?你都能给王妃逗乐子。我讲一个你讲一个,谁能把对方逗笑就算赢。”

能逗笑那个紫罗兰眼眸美人的,肯定会把这个姑娘吓坏。

艾丝美拉达讲着她小时候捉弄圣心女校老学究和族中乞丐王的各种趣事,自说自笑,好像那些恶作剧是刚刚得逞的一样。埃利克搜索枯肠,实在想不到什么可笑的事,就把他在歌剧院五号包厢和经理办公室装神弄鬼的把戏说出来了。

这姑娘笑得花枝乱颤。真有那么好笑吗?

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

阿莱桑德罗手捧一束雏菊,忐忑不安地等她开门。昨晚他们吵了一架,不欢而散。他眼圈青黑,一夜都没睡着,一会儿觉得自己受骗上当,恨得咬牙切齿,一会儿对那个显然赢得她欢心的神秘绅士嫉妒得死去活来,一会儿又对自己口不择言的伤人话后悔不迭。

最后他决定宽宏大量地再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而事实上他准备听信她的所有谎言。

门开了。艾丝美拉达在门里抬头冲他微笑。

“那个……艾丝美拉达,我是……来向你道歉……昨天我说了那些过分的话……对不起……”

他本来是要求解释的,也不知怎么回事,一见面就变成了道歉。

艾丝美拉达嫣然一笑接过花束。

“没关系,我懂得你的心意。”

阿莱桑德罗如释重负地笑了笑,视线越过她的肩头,突然发现餐桌上摆着两杯咖啡,两副餐具。

他的怒火一下子蹿起来。

“我来得不巧啊,看来您正在招待客人……”

“不是……”她心慌意乱地往身后溜了一眼,发现埃利克不在客厅里了,松了口气,“我是觉得你会来才准备两个人的饭菜,没想到真被我猜对了。”

这姑娘完美继承了吉普赛人撒谎不眨眼的传统。

“是吗?那您不反对我进门做客吧?”

埃利克刚才虽然表现得二十分平静克制,可是天知道看见阿莱桑德罗会不会又像昨晚那样失去理智。艾丝美拉达一急之下,搂住他的脖子吻了上去。

她从来没对他如此主动过。阿莱桑德罗一怔,但是身体已先于头脑作出了反应,热烈地吻回去。

“今天太阳挺好的,不然我们先出去散步一下?”

原来她只是为了把他骗走吗?阿莱桑德罗彻底发火了。

“你今天鬼鬼祟祟的。不,我可不想一直蒙着眼睛当傻瓜。要是您还当我朋友,对我还有起码的尊重的话,就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我来解释。”

一个冷冽铿锵的声音响起。阿莱桑德罗惊愕地看到一个高大而削瘦的黑影,背对着他站在窗前。

“先生,您是全世界最幸运的笨蛋,但如果您辜负她,就是全世界最愚蠢的笨蛋。阿玛亚小姐救了我两次命,所以我自认有权为她解决一些现实的困难。她的人格无可置疑,她所有的举动都只是为了保护您。”

“埃利克……”

他朝她转过身来。

“再见,艾丝美拉达。继续跳舞吧,很幸运能遇见你。”

“等等埃利克,你还身无分文——”

艾丝美拉达转身跑进房间,想把那份年金还给他。

等她出来时就只看到一阵烟雾腾起。烟雾散去后,幽灵已不见踪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