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雪夜诀别

  • 歌剧魅影之火舞
  • 艾未央.QD
  • 2046字
  • 2022-05-18 12:40:06

阿莱桑德罗好不容易觅到一个机会,得以回到巴黎。下火车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艾丝美拉达。

夜已经很深了,这时候去拜访一位小姐是不合适的。但是那个神秘绅士的阴影总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他只想确认她平安无事。

“呼,法国可真冷啊。”他在她家门口跳下马,拍拍坐骑的脖颈,马儿喷吐着鼻息,甩甩鬃毛。他抬头望望天空,乌云翻卷聚积,暴雪将至。但满月仍在中天照耀,把乌云的边缘镀上了银白色。

“希望她一切如常,什么事都没有。”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跨上台阶去敲门。

但她并不在家。他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回应,窗子里也没有灯光。

半夜三更,她会到哪里去?

难道那凛冽傲骨最终还是败给了金钱的诱惑?

他不愿意如此怀疑她,但又克制不住胡思乱想。

假如自己早点告诉她真相就好了!不过这样或许更好,他能看清那双灿烂明眸下的真相!

他坐在台阶上等了很久,最终断定自己就是个被美丽外表迷惑的大傻瓜。

但也许她是遇上麻烦了?倘若她真是遇到危险,自己又因为胡乱怀疑而没有去救助她,那他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如果说她会遇到什么危险,那最可能就是源于那个神秘绅士。

“该死的!那家伙到底何方神圣?”

他对他一无所知,又如何着手?

他翻身上马,决定去找她的族人们问问看。

这时远处传来马蹄声。在街道拐角处,他遇到一驾马车慢悠悠地驶来。

那马车通体漆黑,没有车夫前座,两匹白马似乎是自己在走着,显得格外诡异。

阿莱桑德罗不由得多瞧了一眼。

紧闭的车窗被拉开了,露出艾丝美拉达美丽的脸庞。

“阿莱桑德罗?”她惊喜地叫出声来。

在一夜惊魂之后,能见到那个橡树一样结实可靠的青年真是太好了。

可是她太高兴了,忘记了幽灵还坐在她身旁。车窗砰地自动关上,差点夹住她的鼻子。马头一下子调转,车轮加速,朝歌剧院的方向飞驰而去。

太迟了。阿莱桑德罗已经看见了她,震惊之下,立刻策马追来。

“艾丝美拉达!”他大喊,但马车越驶越快,明摆着要甩掉他。

是那个神秘绅士!阿莱桑德罗几乎立刻断定。他快马加鞭,穷追不舍。

艾丝美拉达意识到自己闯祸了,焦急地转向身边那个黑影。

“埃利克!”

幽灵没有回答。他紧握缰绳,不停地催促马儿奔驰。

那些轻浮的小子,除了一张帅脸别无所长的浅薄傻冒,拥有整个世界还不知足,一次又一次掠夺走他仅有的全部!

他已经失去了克丽丝汀,不能再失去她的影子!

他要把她关进歌剧院地下,永远!

“艾丝美拉达!”

喊声越来越近。

疯狂的妒火瞬间烧穿了埃利克的理智,他拔出手.枪,回身瞄准了阿莱桑德罗的脑袋。

“砰!”枪声震荡,吓得阿莱桑德罗一呆,艾丝美拉达在千钧一发之际扑过来抓住了埃利克开枪的手,子弹射歪了。

她双手死死抓住埃利克的手,毫不退缩地直视着那骷髅面具上凶狠喷火的野兽眼睛和黑洞洞的枪口,埃利克往回夺了两下竟然没有挣脱,她瞅准时机手指一扣,弹夹掉落下来,她用身体撞开车门,一脚把它踢了出去,远远落在路边雪堆里。

“埃利克,冷静,这事我来处理。”她牙关还在恐惧中咯咯作响,却努力镇静地说,“我不会出卖你的秘密。”

埃利克剧烈地喘息着,瞳孔中的烈焰逐渐收敛冷却。艾丝美拉达一点点放开他的手,却反被他一把抓住。

她的手有丝丝温暖的感觉。那是他曾无比企望却终究不属于他的温暖。

“如果你出卖我,你们俩都得死!”

他咬牙切齿地威胁。在内心深处他并不想威胁她,但是这种恶毒的话却冲口而出,这一刻他无比憎恶自己。

那红衣少女悲悯地看着他。他慢慢松开她的手,无力地坐回车座上。

阿莱桑德罗看到马车停了下来,红衣少女下车走到他面前。她神色坦然自若,毫无逃避地迎接他怀疑困惑的目光。

“艾丝美拉达?谁开的枪?那是什么人?”艾丝美拉达为什么会半夜三更坐在那神秘绅士的马车里,他不敢想。

“阿莱桑德罗,对不起,我以后再跟你慢慢解释——”

阿莱桑德罗冷笑了一声:“我现在不需要解释,我只需要一个事实——我要亲眼见识见识那个给你钱花,半夜送你回家,还差点枪毙我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拔出枪,咔嚓一声拉开保险栓,便要纵马上前。

艾丝美拉达惶急之下,手一翻,匕首寒光闪过,马臀上划出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马儿吃痛受惊,扬蹄长嘶,也不顾主人的命令,转头奔逃而去。

透过车厢里的镜面,埃利克把她的举动尽收眼底。

为了保护那个年轻人,保守幽灵的秘密,她宁可冒着失去那份爱情的风险。

朗月白雪,光明透彻,与北国天使一般无二。

他曾经如此向往,却又再一次绝望地意识到,那份光明永不可能为黑暗的幽灵驻留。

“埃利克,不管怎样,谢谢你救了我。”

她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站在车门几步开外,柔声说。

埃利克掉过头去,尽力用平稳的声音说:

“契约作废。你自由了。”

“那……您也不再指导我了吗?”她问,但语气里更多的是如释重负。

一声沉重的叹息。

“草木残生,我能教你的事实上已经到此为止了。再见,艾丝美拉达。”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您要去哪里?”

“去该去的地方。”埃利克的声音冷漠而倦怠。

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远处传来呼唤艾丝美拉达的声音。

“快走!别让我再带走你!!”埃利克声音嘶哑地咆哮。

艾丝美拉达后退了两步,转身向那声音奔去。

埃利克独自坐在马车里,闭上眼睛。

天地萧然,只有雪花簌簌作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