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222字
  • 2019-02-27 09:29:02

过了一会儿,李姐平静下来。她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对我们说:“又让你们看笑话了……这些天我也不知怎么,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李姐把头转向小然姐,“小然,你,一个女孩子,太不简单了……”

小然姐说:“李姐,我想了很多……我下了决心……”

大家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李姐又对小然姐说:“小然,你是为肖岩好,可是,你想过肖岩的感受吗?他能同意吗?……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有了主意,谁劝也改不了的孩子……但是……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静了一会儿,她又说:“是的,人有时候不知会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像你遇到车祸,谁也不会事先想到,但事情发生了,就得有个应对它的办法……你的想法,也许有道理,但不一定是最好的办法……以后再好好想想吧……天不早了,快睡吧……”

夜已经很深了,李姐又劝了小然姐几句,就离开我们走了。

“小然姐?这能行吗……”我心情很复杂,不知怎样再劝小然姐。

“你可是答应我了……不能反悔了……”小然姐盯着我的眼,咬着牙对我说。

小然姐啊小然姐,我明白,你决心由自己来承担这场恶梦带来的一切,可是……怎么说你呢……

再次躺下后,我还是没有睡着,想着小然姐的事,心中一阵阵不平静……突然,我也想到:新楼盖好后房间进行了调整,李姐在这老楼的尽头已经没有任何需要进的房间了,我们这屋,都这么晚了,大家都已经休息。她又到这边来,做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我含着泪水,继续写我的爱情版虎渡谷,脑子里,小然姐的话还在我耳边一遍一遍地响着……“我不愿让他跟着我倒霉……我不愿让他跟着我倒霉……我不愿让他跟着我倒霉……我不愿让他……”

我拿起了电话,想给肖岩打个电话,可是又不知怎么说才好,犹豫了几次,我还是把电话放下了……

是不是小然姐能改变想法……我幻想着……

上班的时间我不知怎么过去的,好像连朱工都感觉出我有点和平时不一样,他几次用一种探索的神情看着我……

当然,那曾经让我激动不已的建立十字绣论坛的想法也被我抛到脑后去了……

我终于想出了一个“缓兵之计”——把小然姐的这种想法拖一拖。

下午,我就匆匆离开公司,到小然姐医院去了。反正这是公司给我的特权:如果小然姐那里有事,我去她那里也是我的工作。

我劝告小然姐,春节就要到了。为了更仔细地处理这一问题,建议她先不跟任何人,特别是肖岩讲,先要让他不要总是守在医院,多用一些时间去处理自己的事情,逐步过渡,过了年再和他说,让他过一个平静的春节。

小然姐想了想,同意了我的建议。

我心中暗暗为自己的主意高兴,至少,我们可以有一些仔细再时间考虑了。

肯定是小然姐已经考虑了好多天,一整个晚上,她一直在向我诉说她这样做的理由,简单说,就是由于爱肖岩,不能再让他承担这场灾祸带来的伤害……宁背放弃他,让他独自飞走……就象放飞自己特别喜爱的一只小鸟,只是为了让他去自由地飞翔……

我知道,这场灾祸带来的伤害是巨大的,这就意味着小然姐自己要承担多么多的东西……

我真的被她对肖岩的爱感动了……

我觉得,大我四岁的小然姐比我高大了那么多……

我们睡得很晚,可是,不知为什么,我半夜又突然醒了,我听到安静的楼道里,又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

和我的十字绣突然出现那天晚上的一样……

我的好奇心和心中的烦恼加在一起,睡意一点也没有了。我小心地轻轻起来,拿了一个手电筒,又向楼道找去。我上次查找时就感觉这声音离开我并不远,这次干脆就在我的附近找了起来。

这天正好又是王主任值班。他在值班时即使没有什么事,也常常并不是整夜睡觉,而是多次地在楼道里巡视一番。我看到他又向这边走来,轻轻地对他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让他听一听这轻轻的哭声……他听到后大吃一惊,就和我一起找起来……

在小然姐的房间旁,有一个贯穿每一层楼的小房间,里面有各种管道,外面是一个很窄的门,连锁都没有。也没有灯,不论白天晚上都是黑黑的。如果不是有人要修理什么,谁也不开它。上次寻找哭声,我也拉开过这管道间,用手电筒照过,里面除了管道,什么也没有……但我觉得:如果有藏人的地方,这个管道间应该是最可疑的……

是不是上次我声音太大,终止了哭声?

我决定这次一定不发出声响,来个突然袭击!

我指着管道间的门,向王主任比划了几下,他明白了我的意图,帮助我轻轻地打开了管道间的门……里面还是除了管道,什么也没有……但哭声此时又响起来,明显是比开门前大了。

就在这里边!

王主任和我对着点了点头,我们轻轻进去,我和王主任各自用自己的手电筒向四周照着,还是什么也没有。

王主任想了想,突然关上了自己的手电筒,并且示意我也关上,我就也关掉了手电筒,我们在漆黑的管道间里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等待眼睛适应黑暗。抽泣的声音还在响着,周围一片漆黑……亏得是和王主任在一起,否则我绝不敢这么干,甚至就是在他身旁,我也感到几丝恐惧……渐渐地,我们发现,在管道间尽头露出一点点光亮,王主任又打开手电,仔细照过去,这才看到原来在这个管道间角上,有一个和墙同颜色的墙板,好像是可以打开的,如果关闭手电,墙板的边缘处就露出了微弱的亮光……

我们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王主任抓住了墙板边,猛地打开了它,昏暗的灯下我们两个强光手电筒一齐照了过去,那个伏在小桌前背对我们的人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哭红的惊恐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就在墙上挂着一件东西,那显然就是哭泣的对象,那个物体成了这惊恐的脸的背景。

她是李姐!

墙上挂着的是一幅十字绣——好像就是我熟悉的“执子之手”的画面——一只向另一只手上带戒指的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