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180字
  • 2019-02-27 09:12:18

我急忙起身,拿起了那幅十字绣。十字绣明显是被洗过了,不象前些天我刚取回去时那样粘满灰尘。

这幅十字绣只是我称它为“婚礼”,好象真正的名称是什么“执子之手”,但我觉得应该是婚礼上新郎给新娘戴戒指的场面,就自己把这幅绣的名字改变了。

可能是由于它表面柔软的缘故,这幅十字绣在这场浩劫中并没有任何损坏,只是我的技术当时还不高,绣的背面比较乱。

可能是我的声音吵醒了小然姐,她醒了。看到我手中的十字绣,她的眼一下子发亮,对我说:“这是你要给我的那个十字绣吧?”她停了一下,接着说道,“再给我看看!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呢……”

我把十字绣递给了她,她轻轻地抚mo着,眼睛里又充满了泪水……

我不知道怎样劝慰小然姐,只好沉默着。

“你不说它丢了吗?”小然姐突然想起来,用左手举着十字绣,问我。

“是在说那幅十字绣吗?是我拿来的……”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王主任这时从门口进来。“我刚才带来的,看你们都还在睡着,就放在这儿了。小姜,它是不是你找的那幅?”

“对!就是它!怎么找到的?”我说。

“噢,是一个……一个护士不经意,拿走……拿去……了,也是无意的……”,王主任有点支支呜呜地说,“嗯……找回来了就好!”

我奇怪地看了王主任一眼,他有点不自然地笑了笑,“反正是找到了,就别再说这事了……,好了,姜晓……我还得谢谢你呢!”

“怎么?”我有点不解。

“你帮李护士盯了两天呀!谢谢你了……”

“这谢什么呀!我正好和小然姐说点悄悄话呢!”

“姜晓……,这个十字绣你现在就给我得了,行吗?”小然姐又看了几眼十字绣,对我说。

“还没绣完呢……”我说。

“我正好练习一下左手……”小然姐说,“就给我吧,我来试着完成……”

我同意了。因为小然姐的右手短时间什么也干不了,当时正在练习用左手做各种事情。

我要去上课了,就匆匆走了。

由于正要期未考试,小然姐给我打电话,让我不要一到休息日就上她那儿,我只好同意了。所以有半个多月没有到长时间在医院里。

放寒假了,我决定今年不回家过年,一是我想和小然姐一起过个年,二是快要毕业了,我打算在假期里学一点专业知识。

小然姐的家和肖岩家都不在龙盘,她和肖岩一起在这里打工。她的家里有一个还在上初中的妹妹和年老体弱的爷爷奶奶,前些天她伤重,她的父母分别到龙盘住了一段时间,都是肖岩帮助租的房子,在肖岩的劝说下现在都已经回去了。她的父母都是下岗的国企职工,现在都是在外面饭馆打工维持生活,我相信春节期间他们如果再请假到龙盘来,家里的经济就支持不住了。所以我跟她父母打电话说好,让她们放心,寒假里由我来陪小然姐……。

小然姐公司的软件部目前有一个组是搞搜索引擎优化工作的,我想学习一下这方面知识和技术,由于我和小然姐同时受了伤,又总是帮助照顾小然姐,公司的老总立刻就答应了我的要求,同意在寒假里我半天或一天从事搜索引擎优化工作,晚上或另外半天照顾小然姐,这就算是在公司实习了,而且还给我开加班费。

在学校学到搜索引擎优化知识时,我就对它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也许是在那信息海洋的平台上,搜索引擎优化时那一段信息一段信息的搜索过程,就好象在十字绣布上展开那美丽的图案……

这一天晚上,我第一天以职工的身份又来到小然姐的身边。

“小姜,你来了……你今天这么漂亮?……。”在楼道里,我遇到了李姐,她热情地跟我打招呼。

在我的印象中,李姐从不苟言笑,总是认真地工作,今天又看到她,象是换了一个人。

“她怎么这么高兴……?”,我心中暗想。

见到小然姐,她正在用左手很费力的绣那幅十字绣。我看到她那左手笨拙的动作和眼睛里发出的坚毅的目光,不禁鼻子一阵发酸……

我看到十字绣上左边,那只去戴戒指的我根本还没绣的手已经绣好了,十分的整齐漂亮。一行一行平直整齐的绣迹闪着亮光,象一队排列极为整齐的士兵组成美丽的阵形……,我好奇地翻了过去看一下背面,背面是一排排整齐的小竖竖,组成了与正面相同的手的图形……虽然我原来的背面并不是象毛巾一样非常乱,可是与这一片比起来,也都看也看不得了……

我看呆了,急忙问小然姐:“这是你绣的?……”

“哪儿呀!我哪能绣这么好?这是李姐帮我绣的!”小然姐回答道。

“李姐?”

在我的印象中,李姐除了工作,从不做其它的事情。就是晚上,也没见过她做什么。好象在她的生命中就只有工作……怎么她居然绣起十字绣来,还绣得那么好?……

“你问过李姐她是跟谁学的吗?”我问小然姐。

“没有,她昨天刚绣,一会儿就绣好了。我还没来得急问过她……”小然姐说。

“李姐好象变化特别大?”我对小然姐说,“你觉得呢?”

“嗯……我也有这个感觉……”小然姐回答。

正好这时,李姐从门口走了进来。

“李姐,您绣得真好!您是跟谁学的?”我拿着十字绣,指着那片整齐的图案,问道。

“我姐!”李姐轻轻地回答。但我觉得,她笑着的脸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您有姐姐?怎么没听您说过?她在哪里呀?……”我好奇地问道。

李姐没有说话。

“她要是在,真想好好地跟她学学,真好……”我搂住要姐的肩膀,有点撒娇地问她。

“她走了……找不到……”李姐仍是轻轻地说着。

我摇着李姐的身子:“姐姐还会找不到?您下点功夫呀……

李姐看着我,突然脸色变得很痛苦:“找了……我找得好苦啊……”

我和小然姐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看到李姐突然大哭起来:“我都找了快三十年了……”

她哭着跑出了门,我和小然姐都呆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