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542字
  • 2019-02-27 11:06:51

李姨给我打来电话,说如果我有时间,晚上让我到她家里去一下。

我到李姨家的时候,看到吕伯父、肖伯父、已经在那里了。

小然姐的一家人都曾受过比较重的伤,特别是小然姐的妹妹,曾经伤得比较重。王主任建议他们在龙盘多住些天,由他来给他们仔细检查一下身体情况。肖伯父已经退休,在李姨策划肖岩的行动时,她得知了肖岩的父亲就是她们的兵团战友,她就多次动员他到龙盘见证肖岩的行动并且玩几天,和她一起叙叙旧。所以肖伯父这几天也一直在龙盘。

李姨对我说,不只是她找我,两个伯父也都要和我说一说,请我帮忙。他们之所以找我,是因为肖岩在临离开龙盘前,曾想出一个主意:由于肖雪生毕竟也是个十字绣爱好者,让我在十字绣论坛通过发动大家寻找的方式,试试看能不能找到肖雪生,或是他的消息。

今天,他们就是要和我商议一下这个事。李姨认为,我不会拒绝这个请求,但关键是,有些什么信息,是可以在论坛里作为可供搜索的条件,找到肖雪生。

这真的有点像是信息搜索问题了,貌似是我的专长。

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行。但我说,上网的人一般都是年青人,大家不会对过去的事情有什么记忆,最好是有什么物品可以佐证一些事情,让大家提供信息。我们必须尽量多地了解情况,我就建议李姨把雪生离开她前后的情况详细讲一下,并回忆一下有什么物品可以证明这些事情。

李姨就详细地向我们讲述了那时的一些情况。

“那时我们是和我的父母住在一起的。我家老一辈是个大家庭,房子比较多,我家有一个小独院。我记得就在地震的前一天,肖雪生请了假,没有上班。他有一个朋友正好到滨海来出差,那是他在回城以后认识的一个朋友,他们很合得来,关系曾经特别好,总是爱在一起研究技术性问题。后来那个朋友到外地去工作了。记得那天他们在一起好像又是研究什么问题,在一起说了大半天。”

“下午,我父亲突然回来,把肖雪生拉走了,直到晚上他们才回来。回来以后,他很矛盾地对我说,父亲不知通过什么关系,弄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上面都已经盖好了章,这实际是倒着程序走的,本来要离婚双方填写并签字后上报,盖章批准生效,现在成了填写好了就能生效了。而且,有关李玲的那些项目栏,因为父亲知道我不可能同意,父亲都代我填写好了,他动员肖雪生把他应该填写的部分填好。”

“肖雪生没能像我一样坚持住,他最终填写了那些项目。我很理解雪生,我当然能不听父亲劝,坚持我的态度。但肖雪生肯定不能,因为父亲的这个条件是我们当初接受过的,要不我们就不可能结婚。肖雪生有个原则:自己承诺过的事,就一定要兑现。本来我对肖雪生的坚持就不抱希望,只觉得我自己坚决不同意,父亲也没办法,谁知他竟然利用职权,做出了这样的事。”

“这们因此一夜也没有睡。后来雪生劝我,以后再努力吧,先按父亲的要求做了,再做父亲的工作,总有一天我们能复婚的。我则是在心里打小算盘,打算转天就去控告,我那个‘离婚协议书’是不合法的,不管它对父亲有什么不好影响,谁让他竟然那样干……”

“但地震的发生把这一切都改变了……其实我的‘离婚协议书’根本就没能生效,地震把它损坏了,这个‘离婚’根本就不在册!我现在是单身是由于肖雪生已经死亡了……”

“也就是说,如果肖雪生没有死,我们就根本没有离婚!”

我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大自然竟然这样改变着人的命运……

我突然产生了一线希望,说起了我们公司朱工的故事,说我曾经真的以为他可能就是肖雪生,大家也都觉得听这个经历,很有他就是肖雪生的想象空间,但李姨说:“我见过这个人,给我印象很深。吕小然在住院时他曾经到医院去看过她,刚一见到他时我曾一楞,差点跑过去拉他,幻觉中以为他真的就是肖雪生,后来才发现根本就不是……当时他并没看到我,要不然会以为我有毛病呢……”

连李姨都否定了朱工是肖雪生的可能,我自然不能再说什么了。

这之后,李姨就接着讲述后来的故事。

“地震发生时,由于我们并没有睡觉,一点也没受伤。但由于雪生和他的朋友都跑出去救人了,结果在余震发生时都受了重伤。我们的住处离我工作的医院不远,他们都被送到我们医院抢救,雪生有时昏迷有时清醒,清醒时,他总是像过去的吕小然一样说要离开我,不牵连我,由于当时抢救任务很重,我一时没有顾上,就找不到他了。查找了很多前来支援的队伍,才知道他被转移到了外地,但之后就说他因抢救无效去世了。

“他在受伤时身上什么也没有,后来他在清醒时一定要我把在离开我时计划带走的一个小书包给他,那里面只有他随身的东西和当时我一定要他带走的两幅十字绣,一幅就是那双手,另一幅是我后来才知道是他寄给我的,高中时收到的那件十字绣。”

李姨起身一边找着什么东西,一边说:“我想,如果他身边还有什么东西能证明我们的关系的话,就只有那一件十字绣了。”

我刚要问那是一幅什么内容的十字绣,李姨的手机响了,她接电话时把刚找出的李梅照片递给了肖伯父。

在我的脑子里,这仍然是小然姐的样子,就在肖伯父带着疑问的眼神看我时,我脱口说了一句:“特像小然姐……”

吕伯父告诉肖伯父,这就是肖雪生小时候的样子。肖伯父仔细看了半天,说下乡时肖雪生样子也基本上是这样,只是男孩子打扮了。

吕伯父说,小然长的也是这样,所以他当年执着地要收养她。他说他觉得她很像是李姨和肖雪生的孩子,曾多次建议李姨和小然姐去做亲子鉴定,但李姨不肯。

李姨的电话是单位打来的,问她一些事情。

接过电话后肖伯父就问李姨,她的孩子是怎么丢的,李姨说,也是当时一直在抢救伤员,太劳累了,接到肖雪生去世的通知,她就昏过去了,在医院抢救她时,医生发现她怀孕了……

她一直找肖雪生也没有找到,生下孩子后她很艰苦,一个人带孩子,又不能休班,那时国家只有五十六天产假,产假后她就用那种自行车上带一个小箱子的三轮车,带着孩子去上班。其它如买粮食、买菜等等,都得这样带着她。那是真难呀……一次,在下班顺便买粮食时,她因经常休息不好,在背粮食时又昏倒了,粮店的人把她送到了医院,她醒来才说孩子还在三轮车里,急忙去找,孩子已经不见了……

她的孩子就是这样,再也没有找到……

我正在为李姨的遭遇叹息,我的手机响了,“米花”湘湘给我打来电话,她急匆匆地告诉我,我们的论坛又一次被“黑”了,这次攻击方用人非常大的力量,我真不知道,这帮人怎么这么没完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