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702字
  • 2019-02-27 11:00:00

这一天是2008年9月27日,我的长长的回忆和现实融合。

我们又回到我们的故事刚刚开始的时候。

在小然姐刚刚开业的十字绣店里,我在回忆过去的很多事情。湘湘和小然姐在招呼顾客。

天快要黑了,路上的行人在电视直播中国宇航员太空行走结束后,又由多娈少了。已经开始黑下来的街上,显得有些清静。

小店里这时也已经没有了顾客,有些空荡荡的。

我突然想到:怎么李姨一直没有来?我知道她说今天特意要求休息,说过一定要来的,怎么一直也没有见到她?……

正在我觉得这事情有点异样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大型汽车停靠的声音。一片嘈杂的声音过后,一群人抬着十多个祝贺开业的花篮涌进了小然姐的十字绣小店,狭小的店铺一下子进来了十多个人。

我看了一眼花篮绸带上的字迹,那字体是那么熟悉,都是小然姐收到的两次邮件上那娟秀的字体……

他们是谁……我和小然姐、湘湘一下子都楞住了。

门外好像还有人在活动,有人嚷着,好像在布置着什么……

只过了一小会儿,我们还没有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门外不知是谁点燃了放在地下燃放的彩色礼花,一个女声高声喊了一声“请安静!……”,人们静了下来。在礼花绚丽色彩的映照中,一个衣着笔挺的人抱着一大束玫瑰,走进了店堂,高声说:“祝贺十字绣店开业!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吕小然小姐,请接受肖岩的正式求婚……”

抱着一大束玫瑰的肖岩对着惊讶的小然姐,做出了一个经典的求婚姿势。

看着突然出现的肖岩,看着他那经典的姿势,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小然姐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小然姐!你站起来了!”我惊呼着。

屋子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肖岩一把抱住了小然姐……

他们定格在那里,门窗外礼花不断变化的色彩映在他们激动的脸上,我看到他们脸上的泪水在礼花的闪光中像是在跳动……

这时又有一群人进了小店,我惊奇地看到,这是李姨带着小然姐的父亲、母亲和妹妹全家和一个不认识的老年人走了进来。我看到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泪花……

他们都冲了上去,和小然姐他们搂到了一起。

我们也都冲了过去,和大家一齐拥抱在了一起……

一个漂亮而干练的小姐喊起来:“大家静一静……”,这时不知请补充地喊了一句“请大家听经理助理讲话——。”

人们安静了下来。那个小姐继续说:“今天,我们公司的全体职工,由总经理批准和指派,经过了一天的奔波,前来祝贺吕小然小姐的绣店开业,并一起见证肖岩经理的求婚仪式……我们的肖岩经理恳求大家一起来见证他的仪式……吕小然小姐,我真的非常非常羡慕你……”这个干练的小姐激动得擦了一下泪水,接着颤抖地说,“吕小然小姐,我们全体同仁,希望你能接受我们经理的请求……,你接受吗?……”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助理应该就是那些娟秀字迹的主人,可能也是这场仪式的策划人……从她的眼睛里,可以看到她主动帮助肖岩向小然姐表态的后面,还有可能发生的许多许多故事……在这里我看到了一种真正的、高尚的爱和感情……

小然姐流着眼泪,轻轻地点了点头,呜咽着轻声说:“肖岩……我接受……”

掌声响起来,人们喊叫着,嘻闹着,这是那么样的欢快,又是那么样的深情……

我走到李姨的面前,我猜出,从肖岩离开小然姐去开创自己的事业起,这一步一步的总导演应该就是她。李姨擦着眼泪,紧紧地扶着我,带着幸福的笑容。

后来,李姨告诉了我,当她了解了小然姐放飞肖岩的想法后,她意识到,如果肖岩当时就是不同意,小然姐也很固执,这事反倒不好处理。不如让肖岩真的暂时远离小然姐些日子,争取自己的事业取得成功。小然姐的整个恢复性治疗过程由她来协助,况且在恢复锻炼中,小然姐也确实并不是必须由肖岩来帮助,而且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反倒减少小然姐可能产生的依赖心理,会用更大的毅力去锻炼。等到肖岩取得了自己的成绩,小然就没有理由再拒绝他了。当然,这里的关键是:肖岩是坚定的爱小然姐,并且永远不会改变的。李姨还悄悄地告诉我,如果在这期间肖岩经理被别的女人征服,小然姐也应该感到欣慰……因为这既是小然姐放飞肖岩的可想像结果,也是对肖岩并不离开小然姐这一设想的否定,其实它的发生也不是坏事。

我仔细地想了想,李姨这个主意还真的是很高明的。

这时,和小然姐的一家人同时进店来的那个老人走到了李姨跟前,对李姨说:“李玲,谢谢你,谢谢你对肖岩的照顾,谢谢你对吕小然的照顾……”

“和我还用这么客气吗?我们是战友呵……”李姨笑着回应,并对我说:“来,小姜,跟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的兵团战友,肖岩的父亲——肖常生!”

肖大伯憨厚地和我打了个招呼。

我真没有想到,居然肖岩的父亲还是李姨的战友,而且是和肖雪生关系很要好的战友……

这时我们看到,小然姐已经和自己的父亲、母亲、妹妹搂在一起,几个人大哭了起来,李姨告诉我们,肖岩和他们公司几个志愿者在四川到处打听小然姐家人的信息,本来他们已经绝望了,因为小然姐的亲戚家就在汶川被倒塌的山体埋没的半个城里。但随着信息的开通,肖岩得知伯父母一家那天正好在去九寨沟的半路上,车被山崩滚下的石头砸烂,家人全都受了重伤,而且由于在山里,消息隔绝,一直和外面联系不上。到与外界联通消息已经是近一个月以后了。肖岩设法和伯父取得了联系。在这之后,伯父想,小然姐肯定已经经历了失去亲人的悲痛,再得知家人都受重伤她又要着急,又帮不上忙,就坚决不让肖岩他们一行人告诉小然姐,于是肖岩就在助理的帮助下给小然给寄了一封由助理帮助他书写的信和那简单的十字绣……至于以前的十字绣,当然也是肖岩在BJ开会时寄给小然姐的……

本来比较清静的小店开业日,在这个时候形成了高潮。欢笑引来了一大批顾客。湘湘忙着帮助小然姐招待着顾客,小然姐的妹妹和肖岩也帮起忙来。肖岩的同事们也成了一批热情的买家,这一个给了大家极为深刻印象的仪式,也激发起了大家学习十字绣的热情。我看到小然姐在湘湘的帮助下试着站立起来,并且尝试只用一根拐杖自己行走,她走得很困难,但充满了快乐和自信……

我看到李姨在和小然姐的父亲在一旁,已经交谈了很长时间。这会儿他们又在争论着什么。我走了过去,肖岩的父亲肖常生大伯也凑了过去,我看到李姨忙对吕伯父说:“咱们先不说了……”,就转身对肖大伯说:“多么希望肖雪生今天也在这里啊……”。

吕伯父带着一种很异样的表情说:“真想不到会是这样……要不我怎么一直也找不到她……他如果还在,真的是想再见到他啊……”

“我相信,一定能找到肖雪生!我相信……”肖大伯说。

肖雪生大伯啊,你是不是还在……你在哪里……按说在唐山地震把你们分开后的日子里,你应该会了解到,反对你们结合的老人已经不在了,你的风玲儿还在等你……你应该能了解到,到今天她仍然是单身……你真的已经不在了吗?那为什么你看不到这些?为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