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351字
  • 2009-01-16 09:58:47

李姨几乎没等我们要求,就自己说了起来。

“就在我讲过的那次点炮事件后不久,我到了营部帮助工作,在我对肖雪生进行了隐晦的表白之后,我有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不知我的表白,他是不是听懂了,也不知他就是听懂了,又对我是什么态度。当时,肖雪生在连队中人缘比较好,又是高三毕业的大哥哥,多才多艺,我知道有不少女同学在觊觎他。我长相平平,在连队里算不上‘美女’,当然,那时候根本没有这词,有也是贬意的,总之是算不上漂亮吧,所以心里总是有点‘那个’劲的……”

“就在我心情不安的时候,一天,一个和雪生关系不错的男同学肖常生到营部办事,聊起闭天,我特意问他肖雪生的情况,谁知他带着一种怪笑,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说有个我们班爱出风头的同学声称和他交朋友了,他觉得也许是这真的……”

“我心中一下子一阵慌乱,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我问肖常生他怎么知道的,他说是我们那个同学亲口说的……”

“我知道肖雪生和肖常生关系很不错,他们的名字也接近,连队里常常有人玩笑说他们是哥俩,我就想,如果是肖常生说的,大概就应该是真的了……是不是肖雪生根本就没有在乎我……”

“我们那时受的教育,都是要为他人着想。当时**的一句名言对我们影响很深:‘我觉得人活着,就是要为别人生活得更美好……’,我在不断地教育自己:你爱雪生,就应该让他活得更美好,应该尊重他自己的选择……可是心里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暗暗地把自己和我们那个同学比,总是觉得自己比她要强很多……”

“结果,几天后雪生和连队一起到营部来支援春播,我见他在安排连队炊事班挖战地灶,看了他一会儿,他没有顾上和我说话,我扭头走了……事后,我特别后悔……恨自己就不能主动问问他?……”

“我后来才知道,我们班那个女生纯粹是自作多情……只是有一次肖雪生看见她坐在那儿睡着了,怕她着凉,好心给她盖了一下大衣,她就多想了,喊得差不多全连都知道了这事,可连里多数同学都不信肖雪生真的会和她交朋友,特别是了解肖雪生的人……”

“其实,你如果爱一个人,想让他生活各更好,说是要放手,让他怎么样都可以,但实际上,在心理是放不开手的……小然,你说我说得对吗?……”

“后来,我才明白,我其实是太不自信了……是你的,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不是你的,只依靠挖心思,也是求不来的……”

我看见小然姐很羞涩地笑了笑,目光中带着被李姨看透了心思的歉意……

我更加觉得,李姨其实是在对小然姐暗示:那神秘的十字绣就是肖岩寄的,而那娟秀字体的主人,没有必要去担心,那只是对肖岩的一种帮助,或者说是追求未果后的一种理智的援手……

小然姐突然对李姨说了一句:“您说的‘肖常生’这个名字怎么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李姨笑了笑,没有说话。我觉得她显然是明白这里的故事……

李姨又把话题引到了湘湘这里,问我给她介绍男朋友的事。我说打算在上海给她介绍一个人,因为她毕竟是上海人,而且我正好在上海有个合适的人选,准备和她一起去上海解决。湘湘却说还是快帮助小然姐把开十字绣店的事情办好再说吧,争取在“十一”前让小然姐的十字绣店开起来……

我真的为湘湘的热情打动,自己的事还没有着落,却那么关心朋友和论坛的事,我又想到了这些天为我们的论坛做了很多工作的很多朋友,我为我能由于开这个论坛而结识那么多朋友而高兴。

我看到了桌子上放着的邮件,再一想,又觉得有点奇怪:肖岩在小然姐眼前几乎消失了二年多,为什么这时候又冒了出来?

第二天,我在公司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朱工有点“来历不明”的问题,把安全部门都惊动了。

我知道,朱工曾经是自卫反击战中技术的有功人员,又当过一个国有的与军工有关的企业领导。他现在虽然已经过了退休年龄,也不在原来单位工作了,可是如果“来历不明”,这可就不是小问题了。

事情的起因是公司里有一个新员工正好是朱工老家那个城市的,他在返乡期间无意中说起朱工,他的一个亲戚正好是朱工中学时的一个要好的同学,说有机会一定要与朱工见一面,结果这人趁一次外出旅游,就到龙盘来找朱工,发觉朱工并不是他要找的人。本来朱工的名字朱强就是一个很容易重名的名字,找错并不奇怪,可是这人偏不死心,通过了一个在公安部门工作的朋友详查,结果不论是从什么途径去查,查结果仍然朱工就是他要找的人,这事就闹大了,由于朱工过去的特殊身份,把安全部门都惊动了。

当前的电视剧中正在热映各种“间谍”剧,我马上把这与朱工的事联系在了一起,“创造性”地想象出了很多希奇古怪的情节……

没想到这事后来又平息了。有关部门告诉大家是个误会,但听那个新员工说,安全部门告诉他的亲戚就别找朱工了,并特别是以安全部门的名义告诉他,并且让他注意不要渲染此事。

我觉得这事太有传奇色彩了,就凭着我和朱工比较好的私人关系,缠着朱工说一说,没想到朱工说这纯粹是他个人的错误,与国家有关部门并无关系,安全部门之所以淡化此事,也只是为了朱工参与过的一些国防技术项目的安全。

朱工说他一生都不能原谅自己的就是这个事。

我这个人好奇心特别强,有什么想不通的问题就一定要弄个明白。我仍然缠着朱工想让他说说这事,结果朱工说,他在军工部门所参与的项目实际上已经比较公开了,而且八、九年前我们国家正是大量国企被出售的时期,其中不少企业带有几十年来工人和技术人员创造的很有价值的涉及国防的技术,那时我们忽视了这一点,控制也不严,所以他才能脱离企业,到社会上去打工,才能到我们单位来。有关部门其实已经告诉他这些事可以不计较了,但这次朱强的那个同学来,无意中把事情复杂化了……

朱工承认,他真的并不完全是朱强,但他又确实是朱强,他只是在朱强刚刚进入军事科研部门的一年多里不是他,但以后的三十多年里,他一直就是朱强……

这起源于他三十多年前一个短暂的,但是后果和影响极大的一个错误念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