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206字
  • 2019-02-27 10:35:36

这一天是个周日,一早我就接到了小然姐给我的电话,说她接受了王主任和李姨的建议,准备今天就回到龙盘进行进一步的恢复治疗。

我去火车站接她,发现王主任和李姨早已到了车站。李姨的眼里闪着急切的目光,我觉得,李姨已经打算通过某种方式,要证实小然姐是不是就是她丢失的孩子。

在等火车到来的时候,王主任一直和李姨在说着什么,有时他们用某种目光看着我,然后又是一段议论。我觉得他们所说的事,一定与我有关系。

王主任终于把我叫了过去,说:“小姜,我们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把一些事情告诉你,必要的时候,你再告诉吕小然,先不要对她说什么,好吗?……”

我表示了理解,他告诉了我,从很多迹象来看,小然姐很可能是李姨丢失的孩子。小然姐的父亲吕师傅已经向李姨说明,小然姐是他们抱养的一个被人贩子偷来的婴儿,他承认,他们结婚后由于好几年没有孩子,当时检查小然姐的母亲患有不育症。由于小然姐长得很像他在情窦初开时喜欢的一个小女孩,所以吕师傅坚持要抱养她。但十几年后,可能是病治好了,他们又有了自己的孩子。由于吕师傅在这以后,才向自己的妻子说出当初坚持抱养小然的原因,引起了妻子的不快,所以妻子总是有那么一点心事,其实她也是很喜欢小然的。

王主任还说,由于吕师傅年纪已不小,今年都近七十岁了,不会用计算机,也没有条件收电子信件,所以他没有看到过李梅的照片,李姨打算先看看他的态度,再向吕师傅讲出这一切。目前王主任只是以医生的角度,从吕师傅的血型与小然姐不匹配询问小然姐身世的。他还说,李姨互现在也没有弄清小然姐父亲的下落,所以并不是打算立刻认小然姐,也让吕师傅感情上能接受。他说如果他们要和吕师傅说一些事情,需要小然姐回避的话,让我帮忙与小然姐说些别的事……

我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但事情的发展却出了我们的意外。

小然姐他们来了以后,吕师傅先是寒暄了一番,小然姐问了很多我和刘斌登记的事情,还问了论坛发展、搞活动等情况。我特意打算与小然姐在一边聊得多些,为李姨他们的谈话创造条件。

但是吕师傅焦急地告诉我们,他刚刚接到电话,他的父亲生了急病,家里要他马上赶回去,所以他把小然姐托付给我们,要乘十五分钟后的火车回去。

事情很意外,李姨也只好把心事先放一放了。我们和吕伯父匆忙告别,他就上了火车。

没想到事情竟是这种结果。

更让我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和吕伯父的分别,竟然几乎是我们和他,甚至是和小然姐的全家人的永别……

我们把小然姐带到了李姨家,当初说好小然姐就住在李姨家里。

我们刚把小然姐安顿好,就接到了“米花”给我打来的电话:我们的论坛又被攻击瘫痪了……

我真是把这帮总是不停地攻击我们论坛的人恨得要死!

从那次论坛恢复,攻击论坛的人就没有死心。他们一直在用侵入的别人的计算机攻击我们。

IT界的人都知道,论坛或网站被攻击,全都不是那些攻击的人用自己的计算机干的。他们是先用“木马“等手段偷偷地侵入别人的计算机,然后再用他们霸占的计算机进行攻击。这时往往计算机的主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计算机被人侵入并成了别人的“武器”。这种被偷偷侵入的计算机叫“肉鸡”。

那些攻击我们论坛的人就是入侵了成千上万的计算机,把它们做成“肉鸡”再攻击我们。

我不知他们是何方神圣,为什么总是看我们不顺眼……

我们一年交那么多的费用,论坛的安全应该是有人负责的。可是可恨的攻击者太强大而且执著了……我让“米花”先请他们处理一下,我随后再处理。就接着安排小然姐的事。

出于某种考虑,李姨已经把李梅的照片锁了起来。因为如果小然姐看到了,她肯定会产生某种联想……

我看到李姨带着一种失望的神情。也看到她是那样的关心小然姐。不知为什么,我真的希望小然姐就是李姨和肖雪生的女儿……

正当我们收拾小然姐从宿舍被我们转移到这里的东西时,门外响起了邮递员的喊声:“吕小然——特快专递,拿身份证和图章——”

我们都一阵惊讶,小然姐刚刚到这里,怎么会有特快邮件寄来?我不由地看了一眼李姨,发现她也是满脸疑惑……

小然姐连忙找出自己的证件,接过了邮件包。

EMS上清楚地写着地址和吕小然的姓名,还特别注明:如果吕小然不在此地,烦请李玲女士代转。

邮件是从BJ寄出的,书写在邮件上的是漂亮的娟秀字体,一看就觉得,这个投寄者是一位很有修养的女性。

小然姐实在想不出她在BJ有什么朋友或亲人。我们也没有在BJ的认识小然姐的朋友,这个邮件让我们十分疑惑。

邮递员走了,小然姐十分差异地打开了邮件,里面竟然是一幅当今很流行的十字绣——“冰与金”。

画面上意气风发的骏马高昂着骄傲的头,金黄色的阳光照在它的侧面,让人充满了向往……

这幅十字绣的中间,也就是通常标准的十字绣开始绣的地方绣得不是很好,一看就是初学者绣的,但是周围越来越好,尤其是下部,已经绣得十分熟练了。绣品的背面也是如此,中间部分有些乱,但画面的下部已经都是十分整齐的“小竖竖”。

十字绣的右下角,还有一行钩边的签名,上面仍然是那娟秀的字体:爱就不能忘记。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地注视着这幅十字绣,谁也没有一点儿头绪……

突然,李姨的手机声响了,李姨接起电话,我看到她刚才十分疑惑的神情变成了欣慰的笑容……

李姨放下电话,笑着对小然姐说:“我知道了,你把十字绣好好保存吧!这对你的一生都有重要意义……”

小然姐问了一声:“到底是谁寄的?”

李姨意味深长地说:“这是个秘密,我接受了寄件人的委托,不能告诉你,你慢慢地想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