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096字
  • 2019-02-27 10:28:33

这些就是李姨的叙述:

“那一年,我们全团在查哈阳进行水利大会战。方圆数百里的雪原上,拖拉机的轰鸣声、大锤砸钢钎的叮当声、兵团战士劳动的号子声交织在一起,呈现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这就是嫩江平原查哈阳水利工程大会战。千军万马扑进了风雪,扑向了冻土。经过一个月起早贪黑的苦干之后,我们营的任务已完成过半,还只剩下长500米地段的土方工程。”

“冻土,是最难施工的,一铁镐下去,只能在冻土上砸出的白印。所以当时我们都用zha药炸碎冻土再施工。当时我正在负责丈量,肖雪生在帮助我,我们两个人离大家比较远。”

“突然,我们听到一声惊叫:‘他们怎么点炮了?!’我抬头向前方望去,一根冒烟的导火索正闪动着蓝红色的火舌,在雪原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一时间,空气好像凝固了。经验已让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只需几十秒钟,就将发生一场震天动地的爆炸,将把100立方米坚硬如石的冻土块崩上一二百米的高空,降落下来的成千上万块冻土将覆盖方圆300平方米。”

“两个连队的知青,200多条生命正面临着一场死亡的威胁。”

“70厘米的导火索已经烧了近20厘米,再有40秒就要爆炸。短短的40秒钟内,200多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撤到300米以外的安全地带的。原地隐蔽?茫茫原野,无遮无挡,即使有些土筐之类的东西也难以承受一二百米空中落下的冻土块。”

“导火索上的火舌仍嘲讽般地突突飞窜,死神在一秒一秒地向200多个年轻的生命逼近。人们惊呆了……怎么办?怎么办?……”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高大瘦削的身影从惊慌的人群中迅疾地跃起,向导火索、向死亡之神勇敢地冲去。”

“‘赵兵!’是他,是我们的副连长赵兵!”

“赵兵是一中的同学,和肖雪生是同学。在兵团的一年多时间里,他脏活重活干在前,吃苦受累走在前,为全连知青作出了榜样。大家从心里佩服他、信赖他。兵团组织建设的时候,大家民主选举连队领导,他被选为副连长。在这紧急关头,他冒着生命的危险,要用他那瘦弱的身躯驱赶死神。”

“他勇敢地扑向导火索。燃烧的导火索只剩下40厘米了,可还有50米的距离。突然,他被一些土圪垃绊倒了,坚硬的冻土磕破了他的脸。他也毫不理会,一跃而起,继续向前狂奔。40米、30米,20米……,终于抓住了导火索。他拼命往外拔,可怎么也拔不动。随着“嘶嘶”作响的燃烧声,导火索在一分一分地缩短,只剩最后30厘米了!这时,他大喝一声,把棉手套一甩,将剩余的导火索往手上一缠,抬脚用力一蹬,一较劲儿,“呲”地一声,拔出只剩下20厘米的还在嘶嘶冒火的导火索。人重重地跌坐在地上。鲜血顺着他的手向外淌,流到雪地上,转瞬间便冻凝了……”

“大家刚松了一口气,突然有人喊道,‘还有一个小的!……’我看到在离赵兵比较远的地方,还有一根冒烟的导火索正闪动着蓝红色的火舌……它距离大家都比较远,只是我和肖雪生离它近一些,但它已经快要烧到尽头,根本来不及拔掉了。”

“我吓呆了,楞楞在站在那儿没有动,这时我清楚地听到肖雪生大喊了一声:‘风铃儿——,卧倒——’,随后他猛冲过来,把我按在地下,用自己的身体压住我,按着就是一声巨大的响声……“

“幸好我们离点炮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这一炮是为了炸一块地基施工点,装的zha药并不多,所以落在我们身上的冻土块不是很大,但冻土块砸在身上是很疼的,我们发现俩人谁也没有严重的伤,可是刚站起来,我就又摔倒了,而且把肖雪生也拉倒了“

“我趁势紧紧地抱住了他,在向我们跑过来的人们到来之前,没有说话,也没松手……”

“可是肖雪生的一句话吓了我一跳,他说,风铃儿,别这样搂我了,不是小时候了,你小时候总爱这样搂着我,还没够吗……”

“我惊奇地看着他,说:‘你真的就是李梅?’,他点了点头……”

“人们跑了过来,肖雪生低声对我说:‘来人了,咱们以后再细说,给我保密……’”

“事后我们才知道,肇事者是刚来兵团的两个才十五六岁的知青,还是哥俩。这哥俩好奇心盛,到工地后总想玩玩打眼放炮的活儿,可总是沾不上边。可巧这天逮到了机会,觉得爆炸点离人群有百来米的距离,不会有什么危险,乘人不备,一人点了一个装好了的炮,差一点闯下大祸……”

“肖雪生的话让我很吃惊,开始我以为是不知因为什么,肖雪生女扮男装,但又觉得这不可思议,所以我很快就乘机找到他,让他详细说清楚。”

“谁知肖雪生说得很平常,他说他本来就是男生,而且很‘纯粹’,只是小时候让老人给弄错了,结果错当了几年女孩。”

“当时我很惊讶,怎么会有这种事?后来我学医了,才知道这种事其实并不少:由于发育等原因,出生时男孩子的器官还在体内,家长往往会弄错,常常在长大以后改过来。有的更严重些,医学上称为‘男性假两性畸形’,这种人其实是完全的男性。”

“出于童年时的友谊和到兵团后对肖雪生的好感,我很隐讳地向他提出要与他继续我们的朋友关系,当时肖雪生没有说话……”

“会战结束以后,我调到了营部帮忙,一天,一个知青小凤给我带来了一封信,她很懊悔地对我说,李玲姐,我做了一个大错事,你能原谅我吗……”

“我奇怪地问她为什么这样说,她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破坏了你们的秘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