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281字
  • 2019-02-27 10:19:59

正当李姨的讲述使我入迷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猛的响了起来,使得正在处于聚精会神的我吓了一大跳。

我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电话号码,竟然是从我家打来的。

我开了接收键,手机里响起了刘斌的声音。

我经常在外面和朋友通话,又常常为公司联系业务,所以我买的手机通话的声音很大,如果不是故意减小,站在旁边都能清楚地听到里面的声音。

“你不是说要等到明天才能回来吗?”我问。

手机里响着刘斌那粗粗的声音:“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谁知你还挺会找地方玩的,你到哪里去了?……”

“我在李姨家……”我正说着,李姨一下子把手机夺了过去,对着刘斌说:“刘斌,你好!我是李玲……”

还没等刘斌说话,李姨就接着说了:“刘斌,可是我让姜晓过来的!谁让你说今天不回来?……”

“李姨!您好!我没说什么呀?”

“臭小子!从你话里我就听出来对小姜不在家不满意……”

“李姨,不是的……您那儿没有什么事吧?姜晓她……”

“别急,我马上就让她回去。小刘,李姨劝你们,快登记吧!别光在一块儿住着,也不登记,你小子还想找什么别的便宜吗?……”

“不!李姨,我们没有事!真的!我早就想登记了,但我觉得还是应该先求婚,小姜说同意了才能登记吧……”

“那就快求!别拖拖拉拉的了……”

“我们还没买婚戒呢……我得买好了再求婚……”

“到这儿你那么多事了……那你还不快点……”

李姨在那里大叫大喊的,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李姨看了看我,有点怀疑地问:“你们真的……”

我不好意思地对李姨说:“我们真的没干过那事……,您是护士,不信您看看我是不是……”

李姨打断了我,“你妈都不管你,我管你干什么……小姜,你们已经定了,就快登记吧,登记后,什么时候办酒就都不要紧了……”

我回到刘斌那里——其实那就是我们的家了,有李姨刚才说的那些话,我都不敢再说“家”了——我们一通打闹,我说,你现在就向我求婚吧,以后再说钻戒的事,刘斌却一定要手中拿着婚戒再求婚。

这个傻小子!……

我和刘斌打闹着,心里乐开了花,可是我看到刘斌却躺在床上,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我生气地对他说,“一让你来真的,吓成了这个样……”

“姜晓!”哪知刘斌严肃地对我说:“我们经济实力不足了……”

原来,刘斌为了组织“点石”的活动,刚刚自己掏腰包花了一些钱,又赶上其它一些没有预料到的开销,一下子花去了当时手头的全部现钱,此时我们已经再没有多少钱了。

“要不,你就别非得先买钻戒了……”

“再说吧……”刘斌不置可否地轻声说……

第二天下班时,我看到刘斌和米花一起走到了我的面前,我正有些奇怪,米花为什么和他在一起,米花却拉住了我说:“小小,刘斌请了我要为你买钻戒,这么伟大的事求我,我能不拔刀相助吗……走吧……”

我心里一阵兴奋,结婚和婚戒是女人一生是很大的事,现在,这样的事摆在了我的面前,有谁能不兴奋呢……

我突然想起,昨天刘斌还说起没钱的事,怎么今天就要给我买钻石婚戒了呢?我问刘斌,他没有清楚地告诉我,只是说,你别管了,这点钱还是能拿出来的。

也确实,刘斌其实收不算少了,特别是在他的这个年龄段上。他做搜索引擎优化这个工作收入也不算低,但是由于他非常努力地在为搜索引擎优化事业呼叫和联络,用了不少钱,所以他的收入一点没有存下。

正当我们兴致勃勃地准备出发的时候,刘斌的手机响了,只见他接着电话,眉头就越来越紧地皱了起来……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失望地垂下了头,对我说,是服务器托管费的事,本来已经讲好,我们可以一个月一个月地付,但现在他们头换了,一定要我们马上缴齐,要不然就要停机了……

我马上明白了,是我们十字绣论坛的服务器托管费用,本来刘斌和那里的负责人很熟,我们有时钱太紧就可以拖几天,但现在领导换了,自然就要马上缴了……

我们论坛服务器的托管费用每年就达8000元之巨,前几年,这个论坛是为一个十字绣公司做的,当然由他们来支付费用,但刘斌的合同到期之后,他把这个论坛送给了我,就由我们自己来支付费用了。对于我们这个没有什么收入的业余论坛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数字。本来,由于刘斌和托管厂家的交情,托管公司同意我们一个月一个月地缴托管费,这样对于我们这样工薪收入的年青人,还勉强可以承受。但今天,这样显然是不行了……

我一时没有了主意。

论坛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在这个论坛上,我播种下了理想和自己希望的种子,也播种下了我的爱情……

和我一起受惠也和我一起承担风险的,是我们的近两万会员,在这里大家付出了精力和爱心,像家人一样地呵护着她的成长,也在这里收取了友谊和欢乐……

上次服务器被“黑”,已经有不少会员有了失望的情绪,已经有那么多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数据付之东流,难道还要让她们再一次地失望吗?

如果这个论坛被关闭,那就不是一份两份失望,而是近两万个失望……

无论如何,论坛也不能关闭!

我对刘斌说:“刘斌,你就别给我买婚戒了,要不然,你别给我买钻石婚戒,就买一个银的吧!银的花不了几个钱。等到我们有钱了,再给我买,好吗……”

刘斌没有说话。

我们安静了好一会儿。

我看见周湘站在一旁,好像是激动得眼里都含上了泪花,她叫了一声:“小小,你浑呀!一个女人,为了论坛,连婚戒都不要了,你图什么?……”

她转身面对刘斌:“万恶的刘斌!你给了小小论坛,你又养不起它,那你干什么要送给她论坛……,给!”她向刘斌扔过去手中的书包,“这里正好有我刚刚补发的三个月工资,八千块!有了还我,还得加利息,请我吃饭!……”

刘斌反应极快地接过了包又扔还给米花:“去!我还用不着找你借钱……”

我一跺脚,说:“你们干什么?我说了,我不要了……”转身跑上了公共汽车……

身后传来刘斌和米花的喊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