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147字
  • 2008-12-31 09:52:01

任何一个团体,当它有一种东西能使这个团休里的人们全体都为之动容的时候,这个团体就会更有亲合力。对于这场罕见的冰雪灾害的信息沟通,让我们这个十字绣论坛的全国各地的朋友们心连到了一起,也让我们和全国人民的心连到了一起。

“童年学绣的女孩”的帖子中的一张照片深深地打动了我,那是一张人们送别在抢险战斗中牺牲了的电力职工的照片,照片上自发形成的长长的出租车队伍看不到头……可能这些参与在队伍中的人们在生活中经历并不相同,可能每个人各自有不同的喜怒哀乐,各自有不一样遭遇、不平或烦恼,但在与自然的斗争中倒下的普通民工面前,他们走到了一起,他们怀着同样的感动和同样的心声……

一个论坛,是千千万万个全国各地的朋友自动地组合起来的。在这里,他们会有争论,会有不同见解,也会有一致不一致的技术问题,一样不一样的兴趣和爱好。他们也可能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性格,甚至有不同的价值观……但是,他们既然组成一个论坛,就一定会有同样的关注点,在我们这里,这个关注点就是十字绣,而如果仅仅是十字绣,她还不可能使我们有一种生死与共的感情,这就需要我们有一个更高的共同点,我觉得,对我们这群小女生为主的人群来讲,这个共同点应该就是“爱”……

我感到,在我们论坛中如果有这样的活动,它能够让我们的会员有一个比起戳我们的十字绣更有意义的共同心声,有一种爱……有一种精神……这样我们的论坛的存在,就可能会有更大的意义……

我在酝酿着以我们十字绣论坛的名义搞一个什么活动……

那一天我出去办些有关公司的业务,刚刚回到公司里,就听同事说小芃在急着找我。我连忙找到小芃,她很神秘地追问着,一定要我说出我对李姨做什么了。

我很惊讶地问小芃发生了什么,她说李姨刚才拿来一张吕小然小时候的照片,来找小芃证实那是不是小然姐,被小芃肯定后像是很生气地说了一句“姜晓怎么能这样?”就匆匆走了。

我这才想起来,小然姐和小芃是小学同学,她们是在公司巧遇后才发现俩人原来还是校友的。

“坏了!”我想,小芃一定说了那张照片就是吕小然,我的掩饰企图被揭穿了……

我问小芃是不是说那张照片和小然一点儿也不差,小芃奇怪地看着我,说那本来就是小然的照片吗?为什么不能说?

我告诉小芃,那不是小然姐,那是李姨的姐姐,叫李梅。我对小芃说,坏了,你惹祸了!李姨一定要弄明白的!这回小然姐可要不得安宁了……

我们又一起分析了可能的情况,按李姨所说,李梅应该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就不在了,那无论如何小然姐不会是李梅的女儿,这只可能是一个巧合,但如果是这样的话,李姨又着什么急呢?难道这里真有什么别的秘密吗……是不是李姨的李梅姐姐并没有死?……

我们越分析越摸不着头脑,怎么说这事都不会与李姨有什么关系呀?……

我们正在分析着,有电话给我打来,我一看,是王主任。王主任要我有时间尽快带着小芃去一下医院找他。

我和小芃对看了一眼,心想,肯定是李姨找到王主任,要他做什么了。

下班后我和小芃一起到了医院。王主任和李姨都在这里。他们详细地询问了小然姐的各种情况,问了很多问题以后,王主任突然对李姨说,“我想起来了,吕小然在一次做手术前,她父亲也在医院,为了以防万一,我让所有在场的人都验了血型,其中也有吕小然的父亲,记得他当时迟疑了一下,但后来也还是验了血型……”

“后来手术很顺利,就谁也没再看那些东西,给都给收起来了……”王主任接着回忆着……

“对!找那次的记录!……”李姨说。

也不知他们查到了什么结果,后来俩个人什么都没有对我们说,就让我们回来了……

我是个心里放不下事的人。这件事我想了半天,我决定找李姨说明白,我不是要瞒着李姨什么东西,我只是不希望小然姐被乱七八糟的事情打扰。

第二天晚上,我约了李姨,来到了李姨家。见到她以后,我开门见山地提出了我的看法和分析,我对李姨说,我认为小然姐和李梅阿姨不会有任何关系,这里看到的只能说是一个巧合……我说,谁也不想自己平静的生活被突然发生的事情打乱,之所以我打算把这事淡化,就是希望小然姐家的平静生活不被打扰……小梅阿姨已经不在了,既然这事可能性最大的不过是一种巧合,那么为什么非得要纠缠这个事呢……

谁知李姨好像是很有准备地轻轻说,小姜,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很多事情你并不了解,我当然知道,如果说我姐姐早就不在了,可以说吕小然和李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实际上她们是完全可能有关系的!

我马上就更糊涂了。难道一个死去的人,在多少年以后还能再生一个自己的孩子吗?好像在七十年代还没有成熟的试管婴儿技术吧?……

难道说在李姨和王主任他们那里早就拥有试管婴儿技术能力?……

我问李姨:“试管婴儿技术在那么多年前就有了吗?……”

谁知李姨笑着看了看我,“你可真有想象力,还试管婴儿技术……你想歪了,只有妈妈能有孩子?爸爸不是也能有孩子吗?”

“什么?爸爸?小然姐可是和李梅长得非常像,与她爸爸有什么关系?……”

李姨见我越来越不明白了,突然察觉出了什么,她很严肃地对我说:“小姜,看来需要明白地告诉你了,事情并不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事与我有关系……这就是我要把它彻底查清楚的原因……”

“小姜,我和你慢慢说,咱们坐下,我给你倒杯水,听我仔细讲……”

就这样,李姨给我讲了这么一个难以置信却是完全真实的故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