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600字
  • 2008-12-29 11:47:11

李姨刚刚回到龙盘,就急急忙忙给我打电话,说想找我聊一聊。我觉得,我成了李姨的倾诉对象了。

有时候,我真的很为李姨惋惜——都三十多年了,她还在苦苦等待着那心中的身影,闹得连我都希望那个叫肖雪生的人真的还活着……

刘斌虽然到了龙盘,可他的工作性质和脾气都是个满世界到处跑的人,很少能稳定地在龙盘市里待上几周。明天本是周末,可他又去了BJ。我一个人住在空空的屋子里,觉得好像还不如和小然姐住在一起的时候有意思。

我约李姨到我这儿来住,顺便让她倾诉个够,谁知她总是认为这里并不是我的家,住到我这儿有点不对劲。她劝我们结婚,说如果我结婚了,刘斌不在家的时候,她过来陪我一起住,那才是名正言顺的。

年岁大的人真是事多,这规矩都影响到她那儿去了!如果我有朋友约我,我才不管她是住在什么地方呢!

好在我们就住在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我就决定到她那儿去聊一聊,完事后打的回家或是住在她那里也可以。听说我打算去她那里,我觉得她非常高兴。

为小然姐搬东西那天我们去过李姨家,但那天匆匆忙忙,很快就出来了,所以也没有仔细看。我也是想今天在李姨家好好地看一看。不知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有些什么秘密,可以在李姨家被我揭示出来……

李姨家是个老式的独单元房子,房间不大,布置非常简单。十来平米的厅里有电视机、沙发等一般的物品,卧室也只有十三、四平米,里面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张小办公桌和一座旧式的立柜。简单而清洁。

我有一点儿失望,这所极为简单的房子里根本藏不下什么秘密——除了几件简单家具,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可以看到白墙,零乱的东西一概没有。看得出来,主人在家的时间并不多,这里与其说是一个“家”,还不如说是一个宿舍或是旅店。

使我唯一有一点惊讶的是,在李姨卧室的门口我很快地扫了一眼,看到在空空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一张镶框的旧照片,黑白的,照得也不好,是一个瘦瘦的十来岁的小女孩,那个女孩我认识,是小然姐。

我很奇怪,上次我们来并没见到过这张照片。李姨居然还找小然姐要过她小时候的照片,而且那么庄重地镶了框,摆在办公桌上。记得小然姐说过,除了证件照片,她小的时候没有什么照片留下来,怎么还会给了李姨一张呢?

更让我奇怪的是,我在厅里转了一圈,进入卧室以后,那张照片就不见了,好像被李姨收了起来。

或许是李姨和小然姐之间还有我不知道的什么,看到照片被李姨收了起来,我也就没有再问她。

李姨对我讲述了她确认肖雪生还活着的理由:

李姨和肖雪生结婚三年的时候,还没有孩子。一次肖雪生带李姨一起去BJ游玩。滨海市离BJ很近,只有一百多公里,在李姨他们年青时,这两个城市的人们经常到对方城市去玩,那就是那个年代的异地旅游了。

在BJ的香山,肖雪生告诉李姨,他的祖辈可以说是BJ人。香山是雪生父亲和母亲恋爱的地方,雪生的爷爷和姥爷是朋友,所以雪生的父母本来在不很大时就认识,一次,在他们一起到香山去玩的时候,他们开始了正式的恋爱。所以,父亲和母亲都特别眷恋香山。

肖雪生他们家是个比较“洋派”的家庭,他们的观念比较新,父母在生前多次对雪生说过,他们死后不留骨灰,也不留正式的墓地。让雪生把他们的骨灰就埋在香山的某一棵松树下,让他们伴着自己曾经的恋爱场景长眠……

他们对雪生说,我们不需要坟地、墓碑等,只要你的心中知道,在香山的一个地方,长眠着你的父亲母亲,这就足够了……

雪生的父母去世比较早,雪生早就按照父母的愿望做了,在香山公园西边那不属于公园的山坡上,有雪生父母在他心中的墓碑……

李姨告诉我,其实那个地方按传统的说法“风水”很好,现在有关部门真的在那里建成了公墓,已经有成千上万的人陪伴雪生的父母,黑色大理石碑连成了片,太阳照过去的时候,在松树的枝叶间闪着黑亮的光……

李姨和雪生一起去看过父母的墓地。在离墓地不远的地方有一块悬崖峭壁,由于自然的原因,在一块石壁上有着有如十字绣布一般的纹理。肖雪生曾经给李姨看过,雪生用什么东西在那十字绣布般的纹理上划上了记号,仿佛那就是一张十字绣的图纸,组成一个只有八行颜色的简单的星形。

那星形已经有两行用腊笔填满了红色。

李姨说,“我记得当时肖雪生用腊笔画好了第三行,他告诉我,他今后肯定还会常常来,大约每十年,他会填上一行红色,如果他能填到八十岁,五角星就彻底填好了……”

在李姨发疯似地追究肖雪生是不是真的死了的岁月里,她来过这里好多次,哪一次在第四行都是空空的……

在李姨打算接受王主任求婚的前夕,李姨又一次来过这里。在第四行上,她仍然没有看到希望的红色,但是,她总是觉得第四行有用什么东西刻划过的痕迹,回去以后,她又拒绝了王守中……

李姨在那以后又到过这里两、三次,石头上面没有任何变化……但这一次,红腊笔确是清清楚楚地填满了整整前六行!连最初的两行都重新描过了,五角星的三个角已经清晰的显现出来,清楚的红腊笔痕迹表明,这事就发生在不久以前……

“肯定是他!别人不可能去这样做的……他没有死……”李姨把我的手抓得紧紧的,抓得我都有些疼了……

我看着激动不已的李姨,不知说什么好,我觉得既然不远处已经有了大片墓地,有人把这个星星画出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正好画到六行处,确实值得考虑了。

“要是小然姐在这里就好了,可以让她帮助您分析一下……”我不由自语道。

“好想吕小然啊,这孩子真的是太懂事了……”李姨说。

“李姨,您为什么要把小然姐小时候的照片收起来?……”借着这个时机,我忍不住问了一下。

谁知李姨有些漫不经心地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问您,您是什么时候找小然姐要了张小时候的照片,放在办公桌上的?怎么又收起来了?……”

李姨好像是被电了一下似地跳了起来,又追问我:“你说什么?……”

我被李姨异乎寻常的反应吓了一跳,就说:“我进门就看见,您的办公桌上摆着小然姐小时候的照片,您把她收起来做什么呀?……”

李姨惊得睁大了眼睛:“你说那是吕小然?……”

我点了点头,说,我虽然没见过小然姐小时候的样子,但肯定是她……

李姨说,“怎么会是吕小然呢……”

这时,我才意识到,李姨并不知道小然姐真正的样子,她只见过小然姐受伤后整过形的脸,王主任说过,恢复她原来的样子要做很痛苦的手术,所以小然姐现在的她从前的样子并不一样了……

我说:“李姨,您也可能不知道,小然姐受伤以前,应该就是那个样子的……”

李姨奇怪地说:“你知道那个女孩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

李姨极为惊讶地说:“那是我姐李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