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3201字
  • 2019-02-27 10:08:19

就在几天前,我还和刘斌为论坛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别扭,刘斌曾劝过我是不是就不要办论坛了。他说这个论坛如果不办了,可以省去好多事,如果办,还不知要发生什么事,不知要再付出多少代价。

当时真的是很生气,还和他吵了一架。我想,怪不得姐妹们私下说男人最没出息了,男人真的就是没出息……不就是因为你刚刚来的那几天,我成天做论坛的事,没有天天和你泡在一起玩吗……就这么不爱这个论坛,你也不想想,要不是这个论坛是我梦中的白马王子给我的,我还不那么在意呢……

没想到事情的发展真的让他说着了。其实,刘斌才来没几天,我也还没有好好享受和他在一起生活的乐趣,论坛就被“黑”了,这事情让我的心里乱成一团,做什么都没有任何兴趣了……

也许我真的是经验太少了,还没有经过很多的事,所以把事情看得太简单。这几天想来想去,真的是不知怎么办才好……

我和小然姐原来住的房已经没人住了,公司也不打算再租,要我们清理和搬走自己的物品。我的东西当然就放到刘斌这儿,小然姐的东西她不愿放在我们这儿,说租的房子住不久,总是要搬来搬去的。李姨住的是医院当年分给她的房子,她主动要帮助小然姐保存,小然姐也同意了,要我们帮助她搬到李姨家。这样,周日那天,李姨、刘斌和我一起去帮助小然姐搬东西。

李姨早就说过要请我和刘斌吃饭,祝贺我们团聚,我们说不过她,中午就在一起吃了。

李姨询问了我们论坛被“黑”后这几天的情况和我们的想法,我问李姨,依她的意见,我的论坛是不是还应该办下去,李姨说那还得看我自己。不过,她说要依她的个性,做什么事一定要做到底,否则是不会罢休的。

确实,李姨的个性和我很像,要不然我们怎么会那么谈得来,尽管我们并不是年龄相仿的人……

吃饭的时候,李姨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李姨上小学的时候,就有了一个心愿:一定要到中国的最北极——漠河去看一看。但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个心愿似乎也没有了实现的可能。可是,这个心愿却在李姨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实现了。

她给我们讲道:“一九六九年初夏,正是我国与前苏联发生珍宝岛事件的紧张时期。HLJ生产建设兵团决定从各个连队抽调力量北上修筑国防公路,听说我们团的任务点距离漠河很近,我想起了我从小的心愿,当然,当时也不全是为了这个,修国防公路也的确是一个很光荣的任务,我就也报名参加了。”

“出发时我们在嫩江会师,乘火车到达加各达奇,再转车到塔河。前面再也没有铁路了,当时我国最北的铁路就只修到塔河。后来我们就背上简单的行装,步行跋涉在没有路的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中。我们在大兴安岭的丛林中步行了十一天,可能走了有五百多里路。我们走的林中隐秘路线就是将来要用我们双手修筑出来的国防公路。”

“森林中路非常难走,树林中全是深陷一尺多的泥浆和腐枝败叶,疲惫、沉重拖累着我们每一个人。大概每走50里,才有一个筑路兵团战士的宿营地。我真的有点后悔——早知伴随着我到漠河心愿的实现是这么艰辛,真的不如放弃它……”

“由于交通不便,在修国防公路四个月,我们一天三顿都是吃馒头,没有任何蔬菜,也没有米饭,肉也几乎没见过。多数时间我们的菜就是茶色的汤水底下有十几粒黄豆。最苦不堪言的是原始森林中的小咬、蚂蜂、蚊虫之类。它们总是团团围着你转,呼呼的扑面叮咬,无论用仕么办法也是挥之不去的。上级发给我们每个人有厚布的围巾、帽子,女生自己还有纱巾,全部围在头上、脖子上,一点缝隙都不能露,袖口裤脚也都扎紧,但很多人还是被叮咬的脸肿得变了形。至今我的腿上还留有暗紫色的烂斑。一些战友筑路回来就被送到五大连池去泡温泉,要不然发烂的皮肤总也好不了。”

“有一次我生病了,头疼、发烧,一夜也没合眼。那里的夏天夜很短,大约从晚上十一、二点到凌零晨的一点半钟,两点钟天就又亮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是所谓的“夜”,山里的夜晚真的是死一般的寂静,静得令人感到可怕。”

“因为筑路要赶进度,人手又紧张,第二天发着烧我仍出工干活了,但是第三、四天就再也爬不起来了,那时环境艰苦恶劣,医疗条件极差,交通条件也没有,生了病就十公危险。记得有一位姓牛的知青,得了尿毒症,根本未来得及治疗,就很快离开了我们,永远地献身给那片土地了……”

“路终于修好了,开始有了车在路面上跑。我听说漠河距离我们只有五十多里,决心步行也要去看一看!以实现我从小的心愿。我和一个女同学搭伴走了五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漠河。这就是我从小希望看到的土地?我很激动……”

“但走近漠河,我十分失望:漠河镇很小,满街都是穿着土黄色军装的兵团战士,全镇只有一个商店。我们走近HLJ边,看到那乌黑发亮的江水流得很急,江面只有一、二百米宽,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一眼就望到对岸。对岸就是苏联,这条江水的水道中间就是国界。其实漠河就是那么的普通和简单……”

“第二天我们就凯旋了,我们威武地站在卡车上,检阅着这条用我们汗水浇铸成的公路。穿越在大兴安岭的茂密丛林中。”

“现在,据说这条路已经成了通向漠河的最重要公路,是边疆发达起来的支柱,这条路永远地写在中国的历史上,我永远是这条通向祖国最北极道路的建造者之一……”

“没想到我从小的心愿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实现,而在实现后才发现它很平常……如果知道它实现的过程伴随有那么艰苦,也许我并不用这样的方式实现……可是随着这个心愿的实现,我经历了人生路上最艰苦的一段生活,但也是最难忘的生活、最有意义的生活……在以后我走过的人生路上,它给了我不知多少勇气……”

“我觉得我为实现这一个小小的愿望,经历了这么多,一点也不后悔,因为这一段生活给了我很多很多……。”

刘斌和我先后明白了李姨讲她的故事的用心:也可能一个普通的愿望本身没有什么,但当我们用自己的努力去实现她时,能同时给我们很多收益……我们的十字绣论坛本身也许就像一个小小的心愿,但完成她的成长、壮大,这个过程也同样能够给我们很多很多……

我们论坛的很多会员也在QQ里的咨询和鼓励我,使我越来越决定重新再来一次。

当我探讨性地向刘斌表明,这个论坛我还是想重新办起来时,刘斌却没有一丝犹豫地抱住我,对我说了一句:“我帮助你,咱们一起干!……”

我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或许在你顺利的时候,他会说些什么,但当你碰到困难或打击,他会用全力来支持你……

经过了一系列的技术工作,我们的论坛在2007年10月25日重新开通了……

十字绣论坛重新开通后我们就把论坛改名为“绣绣家园”,起这个名字主要是希望家园的全体会员把这个论坛当成家,把论坛的会员当成朋友甚至是家人。我们继续保持她温馨、团结、没有商业味道的基调,让她为越来越多的喜爱十字绣的朋友得到帮助……

我们论坛过去的信息是一点儿也找不回来了,为了这个,我曾经费了很多天的时间来尝试,但都没有成功。连会员名都需要重新登录,别说过去的资料了……虽然这等于完全从零开始,但毕竟我们有了一引些经验,我想我们会在几个月内恢复论坛到被黑前的水平……

十字绣论坛重新开通后,收到很多会员的鼓励和思念,他们都把论坛当作自己的精神家园,一天不上来逛逛就觉得过得不充实。虽然大部份会员可以接受论坛的重新开通,但是有些曾经为论坛做过很多事情的版主、会员都表现出一种失落和伤心。

我决心今后不能再犯让大家如此伤心的错误,一定尽量做好数据的备份,我相信论坛会有成功的一天。

就在论坛重新开通的那天晚上,我分别给小然姐和李姨打了电话,告诉她们这个好消息,同时让小然姐尽快登录。

前两天李姨跟随一个转往BJ治疗的重病人去了BJ,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她还在BJ的香山。

大冬天的大晚上怎么到香山去了?我还没来得及疑惑,李姨就激动地告诉我,“论坛恢复了,祝贺你!你的希望恢复了!也请你祝贺我吧!我的希望也恢复了!我有了十足把握的理由,肖雪生他没有死!他还活着,而且应该很健康,就在今年内,他去过香山……”

她兴奋地告诉我回来再细说。我真的希望这个痴情的女人这一次说的事情是完全确实的……

我替她祈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