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947字
  • 2019-02-27 10:04:34

我的家虽然在农村,但高中、大学有很多同学的父母曾是下乡知青。过去一听他们讲起下乡的故事就觉得有点烦:都什么年代的事了,还总是提它……可是听李姨讲,感到他们那一代人也是多么的不容易……

我从小就总认为自己的成长有多么困难,我的人生中大小小的有如高考一样的事件、困难、挫折都是由自己承担的,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孤单。所以我比同龄人想得多,看得开。

高考那一年,承受不了压力,高考前的两天晚上都没有睡觉,在床上头脑清醒极了。对于当时的我们,高考真得觉得很恐怖,感到高考就像一张判定我们生死的生死账。现在想起来这些,真恨自己当时承受压力的能力那么差,以至于高考发挥失常,进入的是个三流大学。那一时的紧张,造成了一生的遗憾……

说心里话,听到过很多人的成功故事,我心里有点失落,别人能享受到如此多的关心、疼爱、运气……总觉得我似乎不曾得到过……

小然的恢复性治疗告一段落。她的父母说很想她,把她接走了。我想她这一走,一年未必能回来……

刘斌应聘为我们公司的搜索引擎优化业务首席顾问,也来到了龙盘。公司给他租了套单元房。

那一天我正走在公司的楼道里,听到有人在议论给刘斌租房的事提到了我,我就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只听到一个声音在说,“怎么还给他租单元房?”这人好像是公司的一个年老的主管赵经理的声音。

“给聘用的顾问租房,这是公司的传统做法呀!”这是朱工的声音。

“他又没老婆,他女朋友不是咱们公司的小姜吗?”

“给聘用的顾问租房,不问已婚未婚吧?”

“反正现在的年青人……你听说咱们公司宿舍的事了吧?那帮八零后明目张胆要求同居呢……”

“可别那么说,那怎么能叫‘同居’呢?”

我们公司在市内分别有两处距离很远的办公地点,附近各有一套宿舍,过去是分别为男、女宿舍,所以有的男生上班很远,有的女生上班很远。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谁住在离上班很远的地方都觉得太不方便了,就要求别这么分男女宿舍了,两边的宿舍都有男女房间更好,谁知这事在赵经理等人看来,也成了年青人不好的理由了。

“那可不就是同居嘛……”

“赵经理,你也下过乡吧?在一起住有什么吗?我们那一代下过乡的人有几个没‘同居’过?知青的房子常常是三间房在一起,一边女生,一边男生,中间做饭,和今天的年青人在一个单元里住,一屋住女生,一屋住男生有什么两样?怎么没人管那时候叫‘同居’?你要是那么说,你也是‘同居’过的……”

“…………”赵经理说不出话来了。其实她这个人挺好的,只是人云亦云。

“老赵,你想想,今天的八零后实际上不比咱们下乡容易,咱们下乡虽离开了家,但国家有安家费,地方有组织管,只要听从安排,认真干活,虽然艰苦点,认真肯干的知青都并不比当地干同样活的当地人更困难……可是八零后大学毕业生呢?你看从外地到咱们龙盘找工作的,哪个不是在经济上比咱们本市的做同等工作的人更艰苦……同样是离开了家,但得自己找工作,自己找住处,没人管吃住,没人管收入高低,没人管他们有没有可能受人欺负,到处有“小姐”、吸毒、“三陪”、“二奶”的陷阱或诱惑,没人管他们在混乱的人生选择面前有没有可能走入歧途……我们当时是中学毕业生,国家都那样负着责任管着……八零后是大学毕业……有人管他们吗……他们容易吗?……男女朋友一起住,也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至少是每个人都有人管了,他们是彼此承担了责任……”

说实在的,工作以后我总是听到说八零后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第一次听到有上一代的人象朱工这样理解我们,这样鲜明地为我们这一代人讲话……我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说,朱工、李姨那些人与我们有更多的共同语言……

那天认真地听了李姨讲的经历,觉得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平坦经历,每个人的人生中都可能遇到大大小小不可预料的事件,困难和挫折需要自己承担,当然,可能有的人遇到事只想自己,有的人遇到事能想着别人。那些能想到别人的人就更被人们记忆和怀念……

我觉得我有义务做一个能帮助别人的人……

刘斌来了后请我去一起住——他说我们在一起,过一人一间屋的“同居”生活。我才不管别人怎么去说呢!我同意了。从小到大,我一直在渴望有人对我的关怀……

国庆节到来了,长假里,BJ有一个搜索引擎优化的会议,我和刘斌决定去参加。

出发的那天早上我起床,打开十字绣论坛,就发现有一个会员在疯狂地灌水,重复发表了很多攻击论坛的评论。我正要到后台处理一下这个情况,发现十字绣论坛的后台进不去了,只要一打开后台的链接,就会自动重定向到其它网站,并且快速地刷新。我只好手动删除了那个会员的帖子。由于就要去开会了,我只好给服务器的朋友留言,并把情况详细说明,拜托朋友帮忙把问题解决一下。

在开会的日子里,一直惦记着论坛,恨不得早一步飞回家中,也不知论坛会有什么问题发生。

10月6日晚上,我回到了龙盘,忙打开十字绣论坛,发现论坛已经被“黑”了。群里的朋友都在着急讨论我们的论坛为什么打不开。我联系上服务器的朋友才知道,从10月1日起,论坛的服务器就被攻击了,服务器现在正在维护中。

论坛彻底被破坏了,一切信息,什么也不能再找到了。

这个论坛,就像是我和参与论坛工作的版主们的孩子,我们辛苦地孕育了它,认真地培养着它,这里倾注了我们和十几位版主的心血。可是不知什么人,那么的卑劣,竟然对我们这些与别人无争的女孩子下这样的毒手……

从论坛建立的那天起,我接受朋友们的劝告,决心不把论坛做成一个牟利的场所,决心和网上很多商业性的论坛走不同的道路,因为我感到:我们是为大家交流一种业余爱好的技术,为帮助我在清凉山公园见到的那个民工那样的人,为让自李姨她们小时候就有的,我们民族美好的民间传统的发扬和新生而存在着,而在努力着……

我们的论坛在壮大,有许许多多朋友看到这里充满温馨而留下来……我们的队伍在不断扩大,会员在迅速增长,技术水平也在不断提高……

我们感到我们在为和谐的环境增加着美丽与幸福,在为我们自己积累生活的乐趣的同时,我们并没有妨碍任何人……

但是,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几个年青的女孩子这样善良的愿望,竟然也成了某些人心中的不快,我们的热情竟然成了他们的死敌……

我只希望论坛可以重新开放,前进的道路可以平坦一些。大家都是没有钱的平民百姓,为什么要来欺负我们这些小女生?我们的论坛从零开始,里面的艰苦只有我们才知道。我们尽量不去招惹其它商业论坛,尽量避免惹火烧身,可是还是有人不放过我们这群小女生。

问题是我们只是个业余论坛,连自己独立的服务器也没有,这次论坛被黑,把我们积累的一切资料都丢失了……这是半年多来,多少会员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是多少版主一帖一帖地收集起来,汇编、整理……才保存下来的……

十字绣论坛就这样给损毁了,数据因为没有备份,半年的努力全白费了。

我想起了论坛开办以来的种种辛苦,想起每天起早拉晚的为这个论坛的建设工作,谁不渴望美好、享乐的生活?可连刘斌刚来的那几天,请我晚上出去都没去几次……想起为了留住一个能在论坛起作用的版主,曾经为了一些小小的失策而“高姿态”地向她道歉……竟然是这样的结果……心中充满了委屈……

怎么办?我怎么办?论坛怎么办?刚刚聚集起来的会员们怎么办……

QQ群里一些不明真相的一些会员会骂声一片……

我伏在刘斌的怀里伤心地哭了……那几乎是我上中学以后第一次这样伤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