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2390字
  • 2019-02-27 09:53:20

刘斌和我虽然暂时还天各一方,但我们已经由过去在网上进行技术交流的朋友,变成了谈恋爱的朋友了,网上对话的味道也变了。从这一点来说,我们真的有点像如今很多网恋的朋友们。

小然姐总是开玩笑地说,“完了!我算是抢不上电脑用了……”

好在公司都给我们配了笔记本,我索性天天把它带回来用。

有了论坛以后,我也开始了在业余时间经营网站和论坛的生涯。

做起来才知道,经营一个论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面对很多问题,我经常束手无策,刘斌就在网上主动地帮助我。他说他给那个公司做支持时,毕竟对十字绣论坛的一些规律性东西有些经验。

有时,他也请他们一起搞SEO的伙伴一起帮助我。好在网络有一个最大的优点——不论两个人远隔千里,他们可以在网络中进行同项一工作。

论坛是一种大家的经验和资料的聚汇的整理、总结、讨论的场所。论坛要让人喜欢,就要有好的架构,引人的内容,宽容的心态,结成多多的人气,让人们能在这里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这就需要版主们的辛勤工作,去整理和归纳会员们发上去的东西。做版主需要懂点计算机的操作,又需要懂得所管理区域所涉及的技术。我的论坛努力地在招聘版主,可是因为论坛会员太少,技术含量不够高,没有多少人愿意来,或者只做了几天就要离开。有时为了留住一个版主,我要苦苦挽留,说很多好话。

小然姐手的细微动作还做不好,操作计算机还十分吃力,她虽然自告奋勇要为我做版主,但我看到她那艰难的动作,没有同意她做,只是给她权力,让她力所能及地对论坛进行一些整理。

我们公司的宿舍离清凉山不远,傍晚的时候,小然姐有时自己驾着轮椅在清凉山公园那略有倾斜的空地上进行恢复练习,我则常常坐在一旁看着她。有时,我也拿着件十字绣绣上几针。

有几天,我发现一个看起来年龄很小,民工样的小伙子在我绣花时总是看我,使我总觉得有点不自然。那一天,他终于开口了:“姐姐,麻烦你点事行吗……”

我带着几分警觉问他有什么事,结果使我很意外:他要我教他一些十字绣的技术知识。

我好奇地问他,这都是女孩子做的事,你学这个干什么,谁知他的解释令我很受触动。

原来,他们一家是为给他妹妹治病到龙盘来的。他妹妹突然生了不知什么病,站不起来了,腿变得几乎没有什么知觉。为了让她站起来,他的父母和他一家人打工,就为了给妹妹治病。妹妹还不大,疾病使她小学没上完就告别了正常女孩的生活,她很苦恼,他看到一些女孩子绣十字绣后很有成就感,就想让妹妹用这种活动来增强生活的信心……但他给妹妹买了几个小套包后妹妹都是没绣完就没线了,成了半途而废,很苦恼,反倒使心情更不好了。

他想替妹妹学好了教给她,让她增加勇气,但找不到人请教,有工友建议他到网吧上了网试试,结果他说到的一些地方都不是很热情地帮助他,他不知怎样才好,看到我经常在这儿绣,就找上了我……

我还真的没有想到,小小的十字绣在某个时候,会对人的生活有这么大和作用……

“我们的努力,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什么好的东西,我们就欣慰了……”我又想起小然姐常常爱说的一句话。

那个小伙子要求并不高,我很快就满足了他的要求。我想,我们的论坛如果能以自己的方式帮助些人,我们也就欣慰了……

我们的论坛在成长着,虽然开始只有很少的会员,但它一天一天地在增加着,我心中充满了憧憬。

虎渡谷首届中文搜索引擎虎渡谷SEO优化大赛的总结会在厦门召开了,我也到那里参加了会议。在会上见到很多“点石”中的朋友,大家都觉得收获很多……

在那次会上,我得了个三等奖,我特别兴奋: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我至少是SEO领域中一个让人看到闪光的一颗小星星了,那怕它是那么小,但是它存在着,它在自己的位置上闪动着光亮……

我想起从上小学起,我走过的每一步:没有什么人能帮助我,都是通过我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了过来,从小学到中学,我外语都不太好,这曾使我没考取更理想的中学和大学,但今天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在SEO领域却成了比较好的翻译。

做什么事情,不能没有努力……

我想起刘斌的努力和成功:我也想起小然姐的遭遇和她对命运的抗争,我想起李姨的坎坷经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可能会遇到或经历些什么,也总是应该做点什么!否则,他在这个世界上,会是多么的空虚……

我也一定要努力。

我的十字绣论坛,在许多的十字绣论坛中很不起眼,尽管用SEO的一些措施会使它的影响大一点,但论坛上技术水平毕竟不太高,有时也留不住人。但我相信总有一天,这个论坛也会变成这个领域中一个让人不能忽视的一颗星,而且一定要成为一颗耀眼的星……

我带着很多理想从厦门回来,但刚回到公司,正在承担医疗系统一个信息系统的小芃就偷偷告诉我一个想不到的消息。

小芃在这个公司不少年了。她也和小然姐比较要好,了解小然姐治病的过程和其中接触到的许多人……在她目前做的系统中有中心医院的一些资料,她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多年前的个人信息,给人感觉其实这些并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信息,但是使我们很吃惊,信息有关我们认识的王主任,他名叫王守中,还有我们的李姨——李玲。

在对应的电子资料中,这个信息很简单:“王守中:男,配偶:李玲(本院职工)”,信息是多年前的,但医院的有关领导就是在今年仍标注着:“此内容已经核实”,时间是2007年5月。

我说:“也可能是重名吧……”

可是我们都清楚记得,王主任的夫人是另一个名字的人。

小芃说,她谨慎地问过卫生系统参与这个项目的一个领导,她曾经与王主任他们在一个单位,后来分开了。她清楚地记得这个李玲就是丈夫在唐山地震中牺牲的李玲,她当初总是以为丈夫没有死,为了找丈夫,对调到了龙盘市……她与王守中他们并不太熟悉,但她知道王守中追求了李玲很多年,后来她终于同意了。她也曾经看到过他们的婚礼请柬,有他们的照片,之所以给了她很深的印象是,由于这个婚礼很奇特,给了她很深印象:它没有仪式,请柬注明婚礼在朋友们心中举行……

还有这样的事?太奇怪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