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 永远的十字绣
  • 心中的海浪
  • 3238字
  • 2019-02-27 09:50:02

我追问李姨后来的情况,李姨说肖雪生后来告诉她,其实是在下乡前,李梅就和他分手了,而且不知下落……李姨说她看到雪生很为难的样子,觉得可能是分手使他很伤心。在他痛苦的时候,就别再刺激他,她就没有再问过他这个问题。

经过了接近一年的治疗,做了数不清的手术后,小然姐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她需要做很多的恢复性锻炼,几乎天天要去康复中心锻炼和治疗,这些都是很艰苦的。好在小然姐在医院时顽强地进行着恢复性锻炼,王主任对她很有信心。当然,这种信心只是指的今后能生活自理,她站起来能自由行走的希望很小。王主任曾偷偷地告诉我,她恐怕一生要在轮椅上生活……

小然姐和我都和李姨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特别是小然姐。不知为什么,她和李姨的感情很深,也许是因为她妈妈有点怪脾气,她希望得到某些东西妈妈并没有能够给她,而李姨反而使她感到得到了什么,所以小然姐出院后,住在宿舍里,李姨也经常会来看她,并有时间就帮助她去康复中心锻炼和治疗……

肖岩的情况有点意外,由于他的那个项目发展得很好,公司在那个地方成立了分公司,他被任命为分公司经理,工作太忙了,所以很少有时间回到龙盘市。小然姐虽然终于找了个机会,说了和他分手的想法,但他没有同意,他对小然姐说,反正我现在那里脱不开身,这事就先别说了,反正我也很少能帮助你,你就用不着认为是你影响了我,你病重而影响我的那一段时期已经过去,现在我工作也不错,你就一心好好恢复身体吧。

私下里,小然姐问过我好几次,让我讲讲我对肖岩实际想法的分析,我感觉到她有些担心,担心肖岩嘴说不同意和她分手,但其实还是在慢慢地疏远她。我也不清楚肖岩的真实想法,细细的想一想,我觉得肖岩在新的工作中结识了不少新的伙伴,听说也有不少女孩对他这个年青的经理有好感,在向他发起进攻,他自己也难免会有什么想法。我有时很替小然姐难过,心想——如果是小然姐主动放飞了肖岩,对小然姐来说,比起肖岩提出离开她,她自己心理上的痛苦要小得多,是不是更好一些呢……

小然姐不愿意回到家乡去休养,一方面那里的医院并不很了解她的情况,那里也没有龙盘市这样好的康复中心。另一方面,小然姐还总是希望哪一天她能回到公司上班……反正她家里父母负担也很重,在家免不了也要麻烦父母,回家也未必锻炼得很好,不如留在这里。

说心里话,我总是觉得能照顾小然姐是自己的一种心理上的安慰,愿意她在不离开我的情况下进行康复。王主任也同意了她留在龙盘,并让她经常到医院检查恢复情况。我们公司的女同胞还是比较少,也还有长期租用的宿舍并没有住满,所以她就还住在以前上班时公司为单身员工租的民房里,整天进行恢复锻炼。当然,我也住了进去,我们还是住在一起。

我很佩服小然姐的毅力,每当我看到她那因为锻炼的疼痛咬着嘴唇坚持,看到她那被汗水湿透的衣服,心里就有说不出的难受,我一次一次地懊悔,为什么出事那天我没能阻止小然姐和我们一起出门……

随着小然姐身体的好转,我的生活也渐渐平静。

按照大学生就业的惯例,我在寒假的实习就成了我正式工作的开始。大四的最后一学期我就以实习的名义在公司度过了,与正式上班没什么两样。我早就成了这个公司正式的员工。

转眼正式工作大约有一年多了,在这期间,有开心的时候,也有郁闷的时候,更有悲伤的时候。不是常说:生活像打翻的五味瓶:酸、甜、苦、辣、咸都有吗,我在走上了自己的生活道路以后,感觉还真的是如此……

小的时候,我就听奶奶说过,在过去,4月4日是儿童节,后来我看过老漫画《三毛流浪记》,还真是有那样的信息。我的生日就是4月4日。公司有个传统,员工过生日,公司要送礼物。我生日那天,公司送了我一盘花,我好高兴。因为我一直以来都很钟爱花。后来我才知道,买花送我是朱工的建议。刚来上班时,他就坐在我旁边,经常坐在那里呆声不响的,而且相貌古怪。我看了心里有点怕怕的。后来主任叫他来带我,就少不了跟他接触,接触多了,才知道原来他人蛮好的,后来越来越感到他是个好人。尽管他到公司时小然姐已经住院了,他并不认识她,但听我说了小然姐的情况,他主动要我带他去小然姐的住处,去看望小然姐,鼓励她锻炼,后来他自己也去了好几次。

朱工成了对我那些PHP小问题不厌其烦讲解的好朋友,由于大多数SEO都不是计算机专业的,所以对一些技术问题懂得人不多,比如我们公司网站上那一大堆PHP代码,真正能看懂的SEOer,几乎没有。所以每次当程序发生错误,当数据库资料进行了修改、更新的时候,要修改动态程序,大家都不会,只能指望也不是很懂的组长。我觉得很郁闷,我一个科班出身的人,竟然要请教一个非科班出身的人一些编程问题。所以我决定学习PHP.在学习过程中,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朱工,他人很好,总是谦虚地说自己也是自学的,我们都是在一起研究。我有什么问题都会帮我一一解答,从来不在我面前摆架子。很高兴,经过短短时间的学习,我就可以自己修改程序了。到了后来,同事只要出现程序错误,都叫我帮忙修改……

朱工年龄已经很大了,但他是单身。有一次我问起朱工,他的夫人是不在了,还是怎么回事,他平静地说,他离婚后,原来的妻子和别人结婚了,说这事的时候,他有一种非常失落的情绪。我看出,其实他还很爱她的妻子。

以前提到,我发现了“点石互动”论坛,并成了那里的重要的和有一些名气的会员。在那里,我又认识了robin,一个实战派的高手。从认识他的那天开始,他就开始跟我说做SEOer最主要的是要实践,什么东西都不能只是口上说说.是他让我懂得如何在网页上布局关键字,如何在整个网站上进行关键字分布.从他的案例中我理解了什么是关键词布署策略.才明白,做SEOer要懂得东西很多,知识面不广,就不能做一个好的SEOer。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一直没有放弃那个幻想——就是我盼望我要建立个十字绣的论坛。我不只一次地想起我做过的梦:那个白马王子送给我的礼物——十字绣的论坛的梦……每次想起,也不知为什么,我总是伴随着一阵的心跳……

在一次SEO专业的会议上,我见到了传说中的robin本人,他很健壮,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比较实在的人,衣着比较朴素,跟我想象中确实有一点的差距。说真的,走在大街上,没有人相信他就是在SEO界新生的精英人物。但是当他谈起互联网,谈起SEO,谈起网络营销……就会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魅力……

那时,我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叫刘斌。会议期间,我们接触很多,觉得很谈得来。我觉得,我那几天是那样的愉快,从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高兴,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在一次聊天中,我说到了很想做一个十字绣的论坛。我看到刘斌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一种异样的微笑。

会议结束的那天,刘斌说送给我一个纪念品,我以为是一个什么实物东西,让他拿出来给我看,谁知他打开了一个网页,详细地告诉了我登录的密码和方法,然后告诉我,这个网页就送给我了,一切我可以自己处理……他告诉我,他为一个公司做服务,其中包括了做一个论坛,现在服务时限已经到期,这个公司也不再打算经营这个论坛了,所以这个论坛就送给了我,我可以变化它的主题和方式,自由处理。

这是一个十字绣的论坛……

说不出我当时的心情,有惊讶,有激动,还有说不出的什么……刹那间,我想起了我曾经只对小然姐讲过的……我的那个白马王子的梦……

回到龙盘,我到了宿舍,兴奋地讲述会中的经历,李姨当时正好也在那里,李姨和小然姐看到我的兴奋样子,都看呆了。李姨看着小然姐,说是不是小姜——小然姐调皮地和李姨合唱般地齐声慢慢说:恋——爱——了——。

我笑着打了她们几下,说:“你们胡说什么呀?没有……真的……”我说,你们别瞎说,刘斌那么年轻有为,多少人追他呀,他能看上我吗……

小然姐对我说:“那怎么别人没收到白马王子的礼物啊……”,我扑了过去,重重地打了小然姐几下,“叫你乱讲……”

小然姐笑着说:“哎呀,你快饶了我吧!我本来是右边不自主,这回左边也动不了啦……不跟你说了,你快打开电脑,跟你的白马王子聊天吧……”

我真的马上打开了我的QQ,刘斌已经发来了一束玫瑰,短信里只有一句话:“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