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368字
  • 2019-03-05 14:30:11

或许出门前没算上一卦,刚走出一百米就遇上了倒霉事,几日未见的遥辛正赫然的站在面前,虽然长着一张迷惑众生的脸,甚至比她们青丘狐族都美上几分,但那双凌厉的眼仿佛要看穿一切,天月不自觉的朝慕轩身后挪了挪,才晓得二哥的重要性。

慕轩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派上了用场,扬了扬玉扇,挺了挺胸,对遥辛客套道“好久不见了,不知二殿下来此所为何事”

遥辛没有理会他,看着躲起来的天月自顾自说着“你这是无颜见我,还是真的不是天月?”

觉得遥辛把自己当成了空气,慕轩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得甩了甩扇,增加气势“家妹曼蝶未曾出过远门,不认得二殿下是情理中的事,还望多担待些”顿了顿继续道“曼蝶是天月的孪生妹妹,提起天月恐怕会惹你伤心了,天月是上古神莲的灵气所化,正巧被怀了曼蝶的母后吸入,而长出相似的脸,曼蝶额间没有楦藜花,可她喜欢便偶尔会仿着摩出,连我这个哥哥有时也辨不清是谁,二殿下怕是认错了也不足为奇。”晓得二哥是为自己解围,才出此下策,天月便乖乖的配合,默不作声。

半信半疑的遥辛回味着这些话,那些尘封的很久的记忆又涌了回来:曾经那个天真无邪的女孩挽着他的胳膊,兴匆匆对他说“遥辛你瞧我额间的楦藜莲,是不是很好奇,这是我自己给它取得好名字”,然后,又神秘兮兮的在他的耳旁低声道“父王告诉我,我娘亲怀胎五载,不小心扰了上古神莲的灵气,我出生那日,几十万年都未曾开过花的上古神莲居然开了花,还闪着白光,那可是女娲曾为救自己的女儿用自己的心头血才培育出的莲花,曾经也有人称它为噬血莲花。出生后就见到我额间的莲花,还说我将是紫魂石的主人。你可不要小看这楦藜莲,现在这三界早已没有了遮挡它的仙器,每每我想去掩去它都不得法。”说着还偷偷的拿出来隐藏起的紫魂石给他看,又补充道“你是我信赖的人,才会对你说这个天大的秘密,只是千万不要说给任何人,这件事只有我父王和娘亲知晓的,不然我会有灾祸降临的”那举手投足间的天真笑容,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脑海里,心那般柔软,手轻轻的抚摸她的柔柔秀发,心里暗暗发誓:这一生定会好好的守护她,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

看了看眼前女子的额间并没有楦藜莲胎记,这三界能掩盖胎记而不被发现的虚空镜,早在几千年前那场神魔大战破碎了,至今碎片下落不明。况且,青丘突然冒出个公主,也不足为怪,哪个皇室没有秘密呢。只是见着与天月相似的曼蝶,仍将信将疑“那天月呢,真的如神君所说那样?”

慕轩摆出一副哀思的模样“实不相瞒,天月当初受了重伤,你也应该晓得的,那么重的伤,哪能和二皇子自幼有赤焱玄石护体比,她的身子本来就弱,又没啥本领,被救后几日因灵气涣散,已经仙逝了,因着天月是神莲灵气所化,与曼蝶素有渊源,所以曼蝶吸收到天月回归的灵气,才得以苏醒,也顺便断续的得到了一些关于天月的记忆。”慕轩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连天月自己都怀疑起自己的身份来。

虽令人质疑,听到天月已经死去,遥辛的心还是一颤。

“人死不能复生,神仙也逃不过死劫,看着已故人的份上,还望二殿下放下对天月妹妹的成见,岁月漫漫,不要在缅怀过去了。天庭需要你”见遥辛没有回应,慕轩接着补充道。

“多谢慕君劝慰,既然故人已不在,又何来的仇恨,不过是缅怀逝事,今日得慕兄带着失去妹妹的痛苦劝慰在下,改日遥辛自会登门拜访,与慕兄畅饮几杯。”收回了哀伤,恢复了往日的冷漠,遥辛客套完,便离开了闹市向左侧胡同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