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306字
  • 2019-03-05 14:14:34

拦在面前的遥辛看了看天月染红的衣袖,一闪而过的担忧,并没有被天月捕捉到,遂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天月就消失了。

留下了被风吹乱头发的天月尴尬的苦笑了下,真是一个神出鬼没的怪人,他充满恨意的眼神又究竟为何,边想着边从新坐回了池边。

忽听湖里有声音喊着“主人,主人。。。。。”出神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天月向池里探了探,瞧见两条红红的三尾麒麟鱼在莲叶下探出个小脑袋,仰着头朝着自己叫着,天月迷惑的用手指指着自己道“在叫我?”

两条鱼齐齐的点着头,游到了她的脚下,时不时得蹭着她的脚,有些痒痒的,见它们没有恶意,疑惑道“我不记得我有养过鱼呀?”

其中一条鱼乐颠颠的回道:“回禀主人,原来您真的忘记了我们啊,我们是你和遥辛掉进了曼幽渊,从一个熊精手里救下的,后来你就把我们养在此处,以前您可是很爱我们的,后来您就不在来了,听说发生了什么大事,我们虽是上古神鱼,但是却永远是鱼身,无法离开水,又赶上我的妻育卵,您知道的我们十万年才能生出几十个卵,能活下的也就一两个,实在脱不开身,今天又见到您了,真的是喜事啊。”

“你的意思我曾经还和遥辛去过曼幽渊,是那个让人有去无回的地方?”天月戳了戳鱼头,问道。

“主人说的对,就是那个曼幽渊。对了,主人,您好像与遥辛大人有什么误会吧,他可是很爱你的,这一池的莲花也是他花了一番心血才养成的,本来准备作为礼物送于您的,因为您总说最喜欢莲花,只是礼物还没送出,您出了事就再没来过,遥辛大人他也不了了之了好长一段时间,这也只是在近百年里,才每隔个个把月到这,吹着惋心诀,一吹就是半日。”

“你说我曾经是他的恋人,没有匡我,揶揄我?”,听到麒麟鱼的话,天月不自觉的感到一丝惊喜。但是现在遥辛和灵犀子都是用痛恨的目光看着她,就好像曾经犯了滔天大错,究竟是何事,又为什么要做那样的错事呢,想着那一丝惊喜也随之不见。拼命的回忆着,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头开始痛了,很多的东西仿佛要浮出水面,又被什么压了回去,泪却不自觉的溢出来,既然相爱的彼此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

“主人,您赶紧回房吧,下雨了,主人。。。。”良久,伴着鱼儿焦急的喊声,天月才恢复了神志,衣服已湿了大半,不明自己为何突然这样神伤,理了理衣服,抚摸着那尾将自己从深思中唤醒的麒麟鱼,试探道“你能说说那些过去吗?”

“主人,对不起,不是鱼儿不想说,是我被玫瑰公主下了禁言术,说不得”麒麟鱼在天月的抚摸下,舒服的摆了摆尾委屈道。

“算了,就知道他们不会有任何纰漏,不怪你们,估计他们发现我不在房间里,该着急了,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们,对了,我现在是曼蝶公主,不是你们的主人,别了鱼儿们”说着天月便奔向了来时的厢房。

匆匆的回了厢房,刚一推门,迎来的是玉华神君怒气冲冲的厉眼,和飞过来的玉简。天月的心咯噔一下,大事不妙,父王竟能找来了,准备大玩一场和想查出失去的那段记忆的计划貌似要泡汤了,唯一的法子就是脚底抹油溜了,也只能对不起对她有恩的义妹。

刚一转身就撞上了早已料到她会出此下策的父王,抓住她的胳膊,愤愤道“怎么,还想跑,那样我就连玫瑰一起罚,以前你们两个搞鬼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今天你们真的是太放肆了,罚你禁闭”边说边掏出经常惩罚天月的黑魔堀的钥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