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42字
  • 2019-04-09 15:24:56

天月也为自己最后选择了遥辛而一直对不住冥陌,毕竟她给冥陌太多的希望和可能,使得冥陌将那些昔日的美好误会成了爱,直到了情根深种时,一发不可收拾。遥辛看懂了天月的为难之处,拍了拍天月的肩膀做安慰状,遂对冥陌说道"自古魔界与仙界不相容,天月一直将你作为知己放在心上,也是她的随和,魔尊何出此言,诋毁天月的人格"

"若是没有五万年前那段刻骨铭心的记忆,我自是不会说那样的话,也没资格说,看来我们五万年前的约定已经不作数了"冥陌似看出了天月的心声而伤情,遂又说道"你若还愿意与我为知己,后日午时就到万魔窟找我,我会等你,紫依也会等你"后便化成了雄雕飞向了云霄,最后消失在云的另一端。天月没有回应,只是默默的望着庭院里雨花树上飘飘洒洒的时雨花,遥辛也顺着方向欣赏着景致,似随便实探究的问道"你会去么?若是想去,不要顾及我,我信任你"两人相视一笑。

夜深时,遥辛才依依不舍的离去,无意间见到一席白衣的女子正鬼鬼祟祟的向竹林深处行去,便悄悄的偎随而去。

林深处,紫依正迫不及待的等待着,见着白衣女子便忐忑不安的迎上去问道"事情还顺利么,天月有没有上钩"

"我亲自出马自然是天衣无缝的,我的虹霓裳可是世间少有的珍宝,穿上它,凭我的演技论是幻化成谁都看不出真伪,尤其是冥陌这个角色,更是手到擒来"白衣女子满是自豪的回道。

"那就等后天了,天月若能如期赴约,就可以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间"紫依充满仇恨的说道。

"谁"林里沙沙的声音引起了白衣女子的警觉,四处望了望,看不到一个人影。

焦急的敲门声令欲睡下的天月有些烦躁,披了件外衣,有些恼的开了门,确是离开不久的遥辛一脸要发生大事的表情。还没等天月开口问,却已被遥辛紧紧的握住了双手说道"月儿,后日可不可不去万魔窟,可能会有危险,紫依在那下了埋伏"

"埋伏?紫依不是在冥陌的手里么,冥陌不会陷害我的,我知道你不愿我与冥陌见面,但是紫依是我撵走的,我有义务把她寻回来"天月将信将疑的回道。

"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是不希望你去见冥陌,但也不会为此想出个烂理由搪塞,白日的冥陌是个白衣女子幻化成的。"遥辛坚定的说道。

"冥陌是真是伪我自然晓得,你放心,只要我找回紫依,自会同冥陌一刀两断,一心一意的与你白首偕老,请相信我一次好不好"天月恳求的说道。

遥辛晓得了多说不益,又随便说了几句闲话,便离开了。天月感觉得到遥辛的点点伤怀,只是她不得不去,要不然冥陌或许会让紫依为死去的妹妹做陪葬,纵使紫依做了再多的错事,也不愿看到紫依的悲剧。

翌日午后,天月刚准备出门,门缝上遗落一封书信,疑惑中拆开来看,只写了今日万魔窟,外加一支紫依的翡翠玉簪。天月想也未想,直奔了万魔窟。

站在万魔窟之巅,四处暸望,寻了好久也未见人影,天月仍不死心的找着紫依的踪迹,忽然诡异的云雾缭绕周身,起初天月并未在意,渐渐的身体没有了力气,五脏六腑也痛的难以忍受,一头便栽在地上,喘息着拼命的爬起来,却已无济于事,雾又慢慢散去,夕阳的光照在天月满是痛苦的脸上,躺在这渺无人烟的荒郊野外,还真是凄凉。不一会儿,一个白影渐行渐进,最后才看清却是那日的白衣女子,毫不留情的将剑剜进天月的心脏,血溅满了衣衫,白衣女子诡异的笑道"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杀了你,我师父东山再起算是铺好了第一块垫脚石,哈哈"遂那充满仇恨的眼里又谱出了无尽的得意,剑又深入了几分,已经无力在动的天月如任人宰割的羔羊,听着白衣女子继续说道"不怕告诉你,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的心上人遥辛,这样九重天就少了一份支撑,哈哈,还真是天助我也"随着笑声,剑又伴着刺耳的声音拔出身体,留下了奄奄一息的天月,白衣女子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地平线上。

绝望中,只有泪水能说出天月此时的心情,紫依的出现似乎让天月升起了一线生机,但是紫依却是带着愤世嫉俗的眼光望着她,无情的说道"你的今日皆因你昔日太过养尊处优了,从未理解过我们这种人的悲惨,念在我们五万年的情分上,我就给你一次求生的机会,生死就看你的造化,不过你可不要抱太多的期望"天月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模糊的视线中感觉到了紫依无情的将冰凉的剑插进了胸膛,不多时幽幽紫光闪出,随后紫光便四分五裂开来散了一地,最后的意识中紫依的声音越来越遥远"魔界中人毁不了紫魂石,但是我可以借助紫依之手,我也可以利用虹霓裳幻化成你的模样,杀了遥辛,那日若不是设计故意让遥辛晓得,杀他还挺难办的,可惜他信了,一旦到了这,九曲破之毒袭身,就会像你一样死去,哈哈,我不好过,也要让你们尝尝带着痛恨彼此的心情死去的折磨,哈哈,我魔魂终于要有出头之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