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888字
  • 2019-04-09 15:24:32

天月的心一沉,像做错事的孩子说话声音越来越小"你怎么知道…"遥辛没在多说什么,似听懂了天月的心声,嘱咐道"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动"遂俯冲下了海,天月的心里却一团乱,突然想到再次面对冥陌该如何的解释,以前的一切也不过是一些懵懂的错觉,那不是爱,只是知己的情谊。回过了神,想到遥辛刚刚所说的赤海传闻,心里不免有些担心遥辛的安危,过去了好久仍不见遥辛上来,天月的心开始悬了起了,都怪自己心软任性,不过一个手链而已,要是遥辛遇到不测该怎么办,天月这样想着,不争气的身体开始支撑不住了,头一沉就向海面倾斜下去,本以为自己就要这样的死去,却突然感觉到自己又被拖了起来,温柔而又熟悉的感觉萦绕在身,天月努力的睁开了沉重的双眼,看到了那双盼望出现的眼睛正在焦急的看着自己,天月安心地笑了,笑着沉睡在遥辛温暖的怀里。

再次醒来,天月正躺在盼望已久的竹林,旁边坐着的天婳和玫瑰满心欢喜,欲起身的天月感觉到手里有东西,却是那串冥陌所赠,遥辛所救的手链,发现遥辛不在,天月有些担心的问道"遥辛呢"

天婳扶着天月虚弱的身子说道"放心吧,他因有急事在身已回了九重天"天月点了点头又躺了下去,没有人看到她眼里含着的那抹焦虑,遥辛定是误会了她,而故意躲避。

天还未亮,天月已端坐在床沿享受着这久违的月光,突然想起了逝去的蓝烟和受了惊吓的紫依,自回了竹林也未曾见过紫依露面,心底不免担忧了些,遂披了披风出了门,迎着夜明珠的光向紫依的闺房寻去,走近了些,却听见紫依的房里传来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蓝烟死了,天月却回来了,这就是你决心放出魔魂想要的结果?姐妹情,你还真天真,若真是姐妹当初为何会散播谣言陷害你,如今又活生生的夺走你的未婚夫,你也能咽下这口气"

"不是这样的,你不要在蛊惑我"紫依捂着耳朵不想在听那个女人的离间。

那个女人冷笑着紫依的矛盾行为,冷言道"你还真是无可救药,事已至此你还有后悔的余地么,若是天下人知道了你做的错事,天月会原谅你还是灵犀子能原谅你?你的孩子也会在你的阴影里苟活,这将是你一念之差换来的结果,究竟如何,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门吱唔开了,天月五味杂陈的站在那,紫依的脸吓得像纸一样白,掩饰已变的毫无意义,一旁的白衣女子一脸兴味的看着紫依,遂丢下一句"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便隐没在夜色里。天月强压住满腔的怒火质问道"蓝烟的死,我的遭遇都是为了给你的爱情作陪葬么,你知不知道蓝烟为了你已经打算忍痛割爱了,你却还是步步紧逼,昔日那个善良纯真的你到哪去了"

泪水顺着脸颊落下,紫依哆嗦着身子回道"难道这都是我的错么,若不是你与蓝烟串通一气的害我,我又怎么会被轩宇泽…"

"不可理喻,我们五万年的情谊居然敌不过别人的离间计,有什么值得我去害你的理由,若是如此当初又为什么邀你做朋友"天月愤愤道。

"那是因为你爹的自责,口口声声把我当成朋友,为什么那些下人那么的欺辱我,你却无动于衷,不过是因你一直记恨你父王把更多的父爱给了我,而暗自吩咐下人这么做的"紫依越说越是激动。

"记恨?亏你想得出来,我可是说得出做的到的人,要是觉得你碍眼,为什么还要假惺惺的同你在一个屋檐下谈天说地的过了五万年,下人挤兑你我也是近日才听闻,本想姐姐婚庆结束后将她们遣了,没想到你居然如此看我,如果你觉得我不配做你的朋友,大可以离开,我不需要一个心里阴暗的人做朋友"天月有些心寒的说道,眼角晶莹的泪光却拆穿了她违心的表达。

紫依拭去了眼角的残泪,决绝的说道"你早就盼着我离开了,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同遥辛在一起了,你所谓的姐妹就是有道义的么,抢了朋友的未婚夫还这样大义凛然"遂便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天月欲要追去,腿却像灌了铅般沉重,句句针一般的话深深的刺痛着心,蓝烟的死也变得不明不白。坐在屋檐下的木阶上,天月像是失了魂般,连遥辛站在了面前也全然不觉。一日未见,天月的脸色虽然红润了起来,却突然憔悴了些许,怀揣着担忧,遥辛坐到了天月的身侧,忧心道"怎么了,有什么心事么?"

神游的天月终于感觉到了遥辛的存在,强颜欢笑道"没什么,那日对不起,我不该为了一个手链而让你以身犯险,希望你能信任我的感情"

"怎么会不信任你呢,不然也不会来探望你,傻丫头"遥辛宠溺的抚着天月的脸颊,便没有继续问下去,天月依靠在遥辛的肩膀,一缕暖暖的阳光照在脸上。

突然挡住阳光的黑影和淡淡的紫罗兰香味,到叫天月有些疲惫的身心清醒了几分,立刻从遥辛的肩膀弹起,许久未见,冥陌憔悴了许多,或许妹妹离去的打击很深,便关心道"节哀顺变,魔界还需要你的支撑"

"你这是在关心我,还是在为紫依求情,短短的半年你却已名花有主,还真是滑稽,昔日里我们的种种莫不都是儿戏"冥陌黯然神伤的说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