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692字
  • 2019-04-09 15:23:58

走了好长时间,终于到了紫罗兰的尽头,天月兴奋的拉着遥辛的手说道"我们有救了,这里邪气很淡,前面有个小木屋,我们去瞧瞧"遂两人便快步向木屋走去,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向着光明前进。走近木屋,方看见一位头发半白的老者正弯着身子种着花籽。

遥辛坦诚的说道"前辈打扰了,我们来自外界,因魔魂再次现世导致我们遇难而坠入此地,可否借我二人一席休息之地疗伤。"老者若无其事似的依然种这花籽,还真是个怪胎,天月心里想着便指着院外那大片的紫罗兰说道"那些花也是您亲手种的"

老者终于伸直了腰板缓缓的说道"是的,我每天都会种一株,它们每天都这样茂盛,从未枯萎"

"您是溪幻"遥辛直截了当的说道。

"你们走吧,这里需要清静"被识破了身份,老人有些不悦的说道。

天月心急了,想要说什么,却被遥辛打断道"还望您能让我们暂住几日,事已至此,您还是看开些吧,自责不过是徒增烦忧"

"我没错,是你爹的错,若不是那无情的天条,释冰又怎么会与我永远分离"老者有些激动道。

"你怎么知晓我们的来历"遥辛有些错愕的问道。

"三界之内,有谁不清楚拥有火云的战神,只是不晓得会落到这步田地,神魔素来不和,你这样求我,就不怕你父皇怪罪"溪幻冷言道。

站在一旁的天月看不过去了插嘴道"他是为了救我才会在此落难的,还请您不要诋毁他,你们老一辈的恩怨,我们晚辈却是无辜的,只要你愿意收留我们几日,什么条件我都应你,帮你种花,甚至用紫魂石换"

遥辛拉了下天月的手,示意她不要再去求这个无情的家伙。看着眼前的恋人如此的亲昵,溪幻的心里充满了酸涩,复又望向了那无尽的紫罗兰,最后缓缓道"既然释冰也愿意你们留下,我可以答应你们,但是紫魂石要留下,听闻紫魂石可以散去污浊之气,我这附近最近不怎么安生,我的花儿都受了干扰。你流着花仙母的血,用你的血种花,花儿一定会开得更艳"

听着这些无理的要求,遥辛气愤地欲要拉着天月走,天月却坚定的没有移动半步,满眼真情的望着遥辛说道"你愿意为我出生入死,我也一样,只要你能养好伤,我们才能离开这里"

"可是…"遥辛又要反驳什么,天月便打断道"不过是我的举手之劳,你要好好养伤,也为了好好的保护我"

遂两人便安心的暂住在此。

为了能够带天月尽早的离开,遥辛日夜不休地调息疗伤,天月则每日被溪幻呼来喝去,整日马不停蹄的劳作,不是种花就是浇水,终于完成了一日的辛苦劳作,天月难得悠闲的坐在院落里,欣赏着那一望无际的紫色,溪幻也坐在石凳上远望,眼底又浮现起了忧伤,第一次放下他冷傲的表情,询问道"这样做值得么,爱情就是毒药,你也愿意服下?"

"愿意,我想释冰也是这样想的,她从未后悔过与你相恋,你看那些永不凋亡的茂盛的花儿也知道,在你的陪伴下,释冰一定开心极了,遥辛说得没错,你其实一直在自责,但那并不是你的错,这一切都是释冰心甘情愿,她一直渴望着能挽回你那颗还爱着她的心"天月诚恳的说道。

溪幻沉默着继续望着花海。

经过几日的修炼,遥辛的伤已好了大半,溪幻开始下起了逐客令。

"我已经答应放你们离开了,还来找我做什么"溪幻在园里种着紫罗兰,看到遥辛的身影,不屑的说道。遥辛恭恭敬敬的回道"谢谢你肯帮我们,只是你比我还清楚,这曼幽渊是个近来容易,出去难的地方,我想你能来这定居一定知道出口"

溪幻停下了手中的活,抬起头看了看遥辛说道"山穷水尽之地"遂又将袖里的紫魂石丢还给了天月补充道"魔魂不是那么容易被消灭的,光用紫魂石是不够的,女娲遗址早被他动了手脚,乘着他还未成气候,还可以牵制他几百年"便又低下头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最后遥辛扶着因失血过多而有些虚弱的天月一同朝着山的尽头,水的源泉行去。不一会儿,便看到了红色的海域,天月好奇地问"这片海如何能拦得住想要逃脱这里的妖魔"

遥辛笑着指着海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海水,它叫赤海,但凡有生灵经过这里,都会被水吸下去而被吞噬"天月有些害怕,紧紧地靠在遥辛的怀里,感觉到了天月的恐惧,遥辛不禁笑了笑道"胆小鬼,放心吧,拥有火云,恐怕还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说着他们已到了海面的上方,汹涌的波涛有一种似要吞噬一切的气势。一不小心,天月手腕上的水珠链落了下去,她的心惋惜了一下,遥辛有些不悦的说道"冥陌送你的手链你一直带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