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646字
  • 2019-04-09 15:23:28

又经过几日的休息,天月的寒冰毒已被火云解的差不多了,两人穿过灌木丛,路是那么的窄,并且两旁还长着密密的带刺的荆棘,腿被刺的渗出血来,天月却还是倔强的不肯告诉遥辛,深怕拖遥辛的后腿,给他留下坏印象,遥辛却通过天月痛苦的表情看出了端倪,二话没说就将还没来得及反应的天月背了起来。趴在遥辛的背上的天月嘴角露出甜甜的笑,犹如吃了蜜糖般,甚至都忘记了腿上的疼痛,艰苦的旅程竟变成了幸福之旅。

好景不长,他们刚走出荆棘丛几百米,就迎面而来了数十只蝙蝠,它们都同人类般大小,奇丑无比,都张着人身蝠面,样子很是怪异,将他们二人包围其中,带头的阴险的笑道"外面来的仙人一定比这里的动物鲜,哈哈哈"那瘆人的笑声令天月不禁毛骨悚然,蝠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天月的面前,用鼻子闻了闻笑道"好香的肉呀!好久不曾遇见这种味道了。"说着就要伸手钳住天月的下巴,遥辛见势伸手挡在了天月的前面,遂便打斗在一起,只是受了伤的遥辛怎能抵得过数量众多的敌人,几番的搏斗,动了遥辛刚刚恢复几分的灵气,遥辛艰难的手撑着地半蹲在地上,几口鲜血涌了出来,天月掉下了心疼的泪水,忙上前扶住欲要倒下的遥辛。

就这样,两个可怜人被带进来了一个山洞,洞里各种各样拳头大小的食心虫爬来爬去,不时还会有几只倒挂在洞顶的吸血蝙蝠被震动声惊的飞过,再向前行了百米,便有着两排卫兵人身狼面齐齐的站在洞的两侧,个个都支着两颗尖锐的獠牙,到了最里面才发现宽阔的洞底金碧辉煌,上坐上正坐着头顶金冠的蛇妖和狼怪,两人正在兴致勃勃的喝酒吃肉,看到抓了的两人来自外界,蛇妖兴奋的放下酒杯奖励蝠妖道"蝙蝠将做得好,一会儿赏你们百斤肉"蝠妖高兴的谢了恩便退了下去拎赏,狼怪看了几眼拥有倾国倾城美貌的天月,笑道"美人儿,真是不忍心把你当作下酒菜,这里千年都未兴过娱乐,都是些笨手笨脚的男人跳舞助兴,无聊的很,倘若你有什么绝活,我或许可以暂留你几日"

经过一番的自我安慰天月已从恐惧中恢复过了,急中生智的妩媚一笑"二位老大算是说对了,我们兄妹二人在外面的世界就是以卖艺为生的,哥哥吹着一把好笛曲,而我也是舞的一绝,二位若是肯留我等的性命,天月定当不负众望"遂给遥辛使了个眼色,听着遥辛忧伤的笛曲,双腿伤痕累累的天月艰难的舞着,舞姿依然是那样的优美动人,婀娜多姿,把在场的所有妖怪都看呆了,只有遥辛的心里在心痛,笛曲里流露出仿佛要颠覆整个曼幽渊的悲伤。经过一番的努力两人的性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夜幕降临,舞了一天的天月躺在角落里沉睡着,看着她布满血迹的双脚,遥辛的心痛了几下,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也有无能为力保护别人的一天,天月单薄的身躯更令他难以言喻,轻轻的抱起熟睡的天月放在怀里,他知道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地睡着。这些日子的奔波,他已经很了解她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丛洞壁的缝隙中洒进来,醒来的天月享受着阳光的照耀,心里想着如果时间能永远停驻在这个时刻。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越来越近,天月的心也变得越来越沉重。随后便有两个狼兵出现在眼前,其中一个吼道"大王命我等带你去为夫人庆生"疲惫的天月多么的不愿意离开遥辛温暖的怀抱,只是性命攸关,她只能拖着两条灌了铅的腿起身离开,却被遥辛的双手扣住了,遥辛低声的说道"我不要再让你为他们跳舞了,我要带你离开这里"说着,遥辛开始动用意念使他的周身闪闪发光,天月也被这火云的光芒照耀着,闪烁的金光映得狼兵睁不开双眼,随着金光的淡去,遥辛和天月不见了,两个狼兵心惊胆战的跌跌撞撞的奔回去复命。

强迫动用意念驾驭火云的遥辛,因为体力透支被迫只能逃出离山洞不远的开满紫罗兰花的花丛里,不能在控制火云的遥辛因着过渡用意念而受到了火云的反噬,不停的吐着鲜血,血溅在了紫罗兰花上,将花儿染成了艳红,蹲在一旁的天月无助地看着痛苦的遥辛,奄奄一息的躺在花丛里,仿佛要丢下她,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滴在了遥辛的脸上,溅到血泊中,与血凝成了血花,世界仿佛一下暗淡了。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天月泪流满面地拿起挂在项间的火云,祈求道"火云啊火云,你的主人受伤了,你要救救她"火云并未为之所动,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来,溅到了火云上,突然火云发出来淡淡的光芒,越来越亮,最后照在了遥辛的身上,直到遥辛的伤淡去,才变回了无光的石头。天月犹如看到曙光一样,傻笑了起来,慢慢苏醒的遥辛看着一脸憔悴的天月,勉强抬起手抚了抚天月的秀发,安慰道"我已经没有事了,傻丫头"遂又拭去了还残留在天月脸上的泪水,又继续道"我还没有完成把你带离这里的使命,怎能这么轻易的离去"天月的心听的暖暖的,握着遥辛的手说道"刚才我真的好害怕,害怕…"到嘴边一半的话又被咽了回去,转脸去看那一望无际的紫罗兰,一抹红晕泛起。

遥辛的眼睛也被这大片的紫罗兰惑得深邃,悠悠的说道"传说很久以前,碧仙岛的女神释冰与始魔的座下弟子溪幻成为了恋人,只因仙魔是不应该有交集的,天规使得释冰被封于碧仙岛千年寒冰底,永不见天日,这样的折磨比死亡还要残忍,为了帮助恋人夺回自由,溪幻以与天界协定魔界之人永不犯人间为条件,并承诺永远不会再见释冰,获得自由的释冰为了能再见溪幻一面,日日都守在魔界之门,只是那扇门始终都没有为她而开,苦等了几千个日日夜夜,直到最后伤心过度,魂魄化成了一株紫色凄美的花,后来溪幻听得了这个噩耗,绝望至极,拾在手中的花儿散发着幽幽芳香,似在诉说着重逢的喜悦,后来,他把这紫色之忧取名为紫罗兰,种满了魔界每一个角落,就连人间也充满了紫罗兰的芳香。这里长着这么多的紫罗兰,我想溪幻定是曾经来过,或许隐居此地"

"爱情真的不能有最美的结局么"天月深情的说道。

遥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提醒道"天月,以后你也要离冥陌远些,你们是两个世界的生灵,注定了没有结局,我不愿你变成第二个释冰"

原来遥辛说出这个传说,是为了提醒自己,天月沉思了片刻最终鼓起勇气说道"如果我说我心里一直放不下的是你呢,我想告诉你我的心,我怕以后没有机会再说出这些,尽管害怕你的拒绝"流露出这些表白的话语,天月不好意思的望向他处。突然一个拉力天月轻轻的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边响起遥辛温柔的低语"其实,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心里就一直留下了你的影子,那时你才十一岁,是第一个愿意和我玩的女孩子,因为我的身份背景,和我获得了火云而被诅咒的传言,很多的孩子都在我面前很是拘谨,甚至故意躲着我,孤独的心令我很感伤,是你让我又燃气了希望"像吃了蜜糖一样的天月从未有过的幸福感萦绕在周身,小脑袋乖乖的枕在遥辛的胳膊上,任由遥辛抚摸着微红的脸颊,爱渐渐的在两颗心中蔓延,忘乎所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