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538字
  • 2019-04-09 15:22:59

神仙不会被摔死,但是遥辛晓得他们掉下的深渊是鼎鼎有名的最邪恶之地曼幽渊,生与死就看自己的造化了。醒来的天月,发现遥辛为了保护她而被压在了底下,迟迟未醒,她有些害怕,不停地呼唤"遥辛醒醒,遥辛醒醒"过了好久,遥辛终于睁开了双眼,看着为自己担心而流出泪水的天月笑道"你的眼泪真多,我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去"遥辛的笑话并未引起天月的反感,反而心里生出丝丝暖意,从此以后的路,生死无从而知,唯一能知晓的是他们已经变成了患难与共的知己。

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天已经放亮了,体力也恢复了许多,两人趁天亮相互搀扶着赶着路,想尽快离开这个危险之地,走着走着,天月大叫一声便紧紧抱住了遥辛不敢再向前走,连续不断的野兽的恐怖吼声已让天月有些吃不消,现在又见到了几百条大蛇正在前面一株千年老树上攀爬着,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好像打算要将他们作为腹中之物。身为神仙,却胆小成这样,遥辛心里这样感慨着,嘴上却安慰道"放心吧,他们是不敢轻易攻击我们的,有火云在,量它们也不敢乱来,我们现在须小心的是法力高强的妖魔,我的伤怕是需要些时日才能复原"天月早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紧紧的靠着遥辛继续走着。

天阴下来了,暴风雨要来临了,林里的许多怪兽都窜出来,四散奔逃,眼前突然增加这么多的怪兽,天月的心跳个不停,身体靠得更近些低声对遥辛说"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情,好可怕"声音低的生怕惊动了那些"没有看到"他们的怪兽。遥辛感觉到了天月怕的发抖,便抱住她的肩以示安慰,并回道"要下雨了,听师父说过,这里的雨是黑色的腐蚀之雨,碰到那里,那里就会被腐化掉,这些怪兽只是在寻找避雨之所,我们也跟着快走些吧,以免被雨淋到"天月就像个乖巧的小女孩点了几下头,便随着遥辛走着。一阵狂风吹过,天空飘起了许多的落叶,头发也被吹的飞舞起来,风带来的寒冷气流让本就穿着单薄的天月不禁打了个寒战。一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主如今沦落到了这样的地步,遥辛有些于心不忍,以往对女人不屑一顾的他,也开始怜香惜玉起来,解开了自己的蓝袍披在天月的身上,关心地问道"现在感觉好些了么?"

感觉到了一丝暖和,天月感动的回道"嗯,你真是好人,不计前嫌,还这么的照顾我,谢谢你"

天月的一番话倒叫遥辛有些不好意思了,回了句"没什么"便抬头看向远处奔逃的野兽,遥辛灵机一动笑道"有办法了,这些野兽在这里生活了那么久,一定知晓藏身之所,我们不妨借居委屈一下"

虽然心里有一点的不赞成,但是情况紧急,天月也别无选择,只能同那些怪兽们挤在一个山洞中了,难闻的气味,震耳欲聋的吼叫,令天月有些接受不了,虽然没有哪个敢来靠近他们,可是天月还是心安不下,辗转反侧的躺在洞角睡不着,看了几眼在旁边静坐疗伤的遥辛又不好意思打搅,更不敢去瞧那些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庞然大物,心里像长了草一样,慌乱得没有章法。感觉到了天月得不安,遥辛睁开眼问道"怎么了,不舒服么"

天月有些不好意思地吞吐了半天才说清楚"我…我有…点…怕,心里…有点…烦躁"

"好好睡吧,我会保护你"遥辛一边说着,一边将天月拉入怀里,他们之间已不知不觉没有了那么多的不便,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就像对情侣,或许在这患难与共中,他们彼此之间已悄悄的产生了情愫,只是互不知晓罢了。一夜就这样熬过去了,从美梦醒来的天月发现自己还躺在遥辛的怀里,心跳了起来,脸微微绽放起了红晕。

专心致志疗伤的遥辛隐约间听到了天月的呼救声,遂睁开眼发现天月果真不在身边,莫名的心慌打乱了他的思绪,急忙冲出洞去,洞外却是另一番景象,不是想象中的天月被什么东西抓,而是天月正抓着一根树枝吊在半空,遥辛的心才松了口气,有些气恼道"外面这么危险,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天月委屈地想要告诉遥辛,其实她是不忍看到他因为缺水而干裂的唇,才会壮着胆子走出了洞,因这是个不能驾云飞天的有吸力的地,所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这株长着微不足道数量的苹果的老树,但是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这两日,天月时常看着遥辛疗伤的样子发呆,等回过神来,为了克制自己的眼睛,便转过身紧紧的闭上以进行反省,只是脑海里装的还是充满遥辛的画面。想到此,天月的脸又红了起来,没有反驳遥辛的责怪,见着天月略微痛苦的表情,遥辛的心软了下来,忍着动用灵力而内伤发作的疼痛,抵抗着地吸力勉强的飞到树上抱住天月慢慢的着地,那一瞬是那么的美好,天月嘴角微微露出甜蜜的弧线,多么希望树能像天空那么的高,那样她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在遥辛的怀里多呆一刻,那么温暖,那么温柔,那么的有安全感,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困境,而是处在一片美景繁华中。

转眼间已经着地了,天月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遥辛的怀抱,拾起了几个自己辛苦采下的战利品,放到遥辛的手里自豪的说道"这些水果很甜的,我尝过了,你也尝尝"遥辛却反常的扔下苹果,握住天月的手腕急切的问道"你说你吃了水果,你可知道这曼幽渊里的东西只要粗心的触碰到了就会中毒,你怎么可以随便吃这些毒果"听着遥辛非赞美性的批判,天月满肚子的委屈说不出,突然感觉五脏六腑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撕咬着,眼前也渐渐的变暗,天月才晓得事情的严重性。遥辛忙扶住就要倒下的天月,心乱如麻,天月的唇渐渐的染上了紫色,身体也开始冰冷了起来,遂遥辛便迅速将天月抱回洞内,架起了火堆为天月取暖,却适得其反,天月的身体仿佛就要冻僵了般,眉梢、睫毛和头发都结起了微霜,看得遥辛心疼不已,唯一的方法,就是用火云。

火云是上古时代夸父逐日化成山峰之后,他的心脏吸及了精华而幻化成火云,直到还是孩童的遥辛一次在夸父所化神山中玩耍,偶然拾得了这枚灵石,虚无老者听得了此事,曾说道"伯乐终于等到了千里马,在火云的庇护下,你可以百毒不侵,你的法力一定会练就到登峰造极,举世无双的境界"遥辛也没有负师父所望,变成了天界的战神,凡人的仰慕神灵。在三界哪个作恶的妖魔提起遥辛的名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个个都被吓得闻风丧胆。

在火云的保护下,天月的体温开始慢慢回暖,嘴唇的色泽也红润了许多,遥辛这才松了口气,看着她沉睡的样子,弯弯的柳眉平和了许多,杏仁眼也长得恰到好处,一张小巧玲珑的嘴巴嵌在高高的鼻梁下,美丽的容颜惹得遥辛有一种想要触摸的冲动,只是他的君子之礼占了上风,最后也只是拨了几下挡在天月眼前的几缕秀发,遂帮她盖好了自己的蓝袍,复又坐在了一旁疗起伤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