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342字
  • 2019-04-09 15:23:01

不知睡了多久,再次苏醒的紫依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看到站在窗边的冥陌便拖着虚弱的身子跌跌撞撞的下了床激动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救我,怕折磨我的还不够么,我已经没有资格在同你妹妹抢夺了,这都是你妹妹的杰作"泪水不争气的落下,将她此时的痛苦软弱流露出来。

冥陌依然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风景,手里的炽焰魔扇却突然收起,寒冷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救你是因为怕天月因失去你而难过,你已经有了灵犀子的骨肉了,就不要在想着寻死觅活了"

"你说什么,我有了灵犀子的•••骨肉"紫依害怕自己听错了,又重复了一遍。

冥陌没在说话。

夜深了,一盏夜明灯摆在亭间的石桌上,徐徐凉风拂过紫依柔弱纤瘦的身躯,一抹红色映入眼帘,却是妖艳的幻姬,扇着美人扇满是同情紫依说道"昔日叱诧风云的神户族今日落寞了不说,连唯一的遗孤竟也过的这般凄惨,我这个外人见了都有些于心不忍了,说实话我的命也不比你好几分,虽坐上了妃位,却始终都得不到自己所爱之人的心,而这一切都因两个女人让我不能得偿所愿,还要整日遭人冷眼,说我为了荣华富贵,勾引魔尊,我这么做也是因为那份说不出的爱,委曲求全了自己,最后还是独守空房,你知道把我变成今天这幅模样的两个人是谁么"

"我对你的事情没有兴趣"紫依有些厌倦的说道。

幻姬依然不依不饶的继续说道"我若说出来了你就会感兴趣了,一个是让你名节爱情两失的蓝烟,另一个是让你无家可归散出丑事使你无地自容的天月"

"你胡说,天月与我情同姐妹,怎会害我,你休要离间我们的感情,我可不是你想的那么肤浅"紫依嘴上坚定的否定幻姬的说辞,心里却害怕的狂跳着,她怕,真的怕连那个与自己朝夕相处的真心朋友也要出卖自己,那样自己的人生就真的跌到谷底了。可是幻姬接下来的话却叫她不得不相信这人事实"我知你不会轻易信我,但是你应该了解天月与冥陌的感情,蓝烟的心受了伤,天月会袖手旁观么,最主要的是你这个外人知晓了太多天月的秘密,紫魂石可不是我们谁都可以知道的,我今天晌午可是亲耳听到天月同蓝烟为你的遭遇而在魔云殿大快人心呢"紫依确实在晌午时见过天月,只因自己此时太过落魄,才没有打招呼。心又是一落千丈,五万年的姐妹情深最后还是敌不过私心二字。

"她们对你不仁,你也可以对她们不义,要不然你的孩子也会同你拥有同样的命运,我可以帮你指条明路,只要你愿意同我合作,给你一日的时间考虑,明日此时此地我在这等你"幻姬说出了真正的目的便又如影魅般消失。

半月一晃而过,紫依恢复了些心情和体力,离开了魔界回了竹林,满心担忧的天月等人这才放下了心,只是紫依回来后就怪怪的,不言不语的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三日才肯走出门,出乎天月的意料,紫依异改平日的低落而是笑着说道"天气这般好,不如我们一起出去散散心吧,也带上烟儿吧,我想同她和好,几日的憋闷想出去透透气"天月见着紫依终于想开了,想也没想的便点头答应了。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走在紫依推荐的紫月之境,完全抛下了昔日的尴尬。几株杜鹃花茂盛的开在一棵雨花树下,紫依开口道"那边几株花真美,烟儿可以帮我采两朵么,我是狐狸,靠近不得雨花树"单纯的蓝烟当然愿意效劳。只是她还没有走到那,林中就冒出了一个人不像人妖不像妖的怪物,自小见过无数的妖魔,心里还是寒气上升,那怪物将魔爪伸向了蓝烟的脑袋,蓝烟方从惊恐中醒悟过来,大叫道“魔魂出来了"听到蓝烟的尖叫,天月留下了紫依奔过去,魔魂的模样也令天月心惊胆战了一番,掐着蓝烟脖子的魔魂看到天月的出现,突然松开了魔爪转向了天月用嘶哑的声音问道"你是花仙母的什么人?紫魂石怎么会在你这里"蓝烟免去了灾难,天月松了口气强作镇定冷声喝道"我是玉华神君的女儿,你是怎么知道我有紫魂石"

"哈哈哈,这要问花仙母,紫魂石的前任主人,还真是天助我也,紫魂石现今竟落得在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手里"魔魂狂妄的说道着,遂用魔爪袭击毫无准备的天月,天月被击退了几杖远,嘴里充满了血腥味,随着一段狂妄的笑声,魔魂化成一团烟雾带走了身负重伤的天月和蓝烟消失在冷清的林间,紫依似失去了力气一下蹲坐在草地上,不住的说着对不起,她放出了魔魂,却没能力控制魔魂的狂性,计划被打破了,她只是想教训天月而不是至她们于死地。

刚巧遥辛下凡路过,感觉到了浓浓的邪气,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见着紫依失魂落魄的呆坐在地上,关切道"发生了什么事,这里的邪气这么浓"

回过神的紫依拉着遥辛的衣袖不停的晃着,哭着说道"快去救救天月,她被魔魂带走了,快去救救她"还没等紫依说完,遥辛已腾云沿着邪气的方向赶去了。不愧是一代战神,不过多时便追上了魔魂,蓝烟奄奄一息的倒在天月的怀里,天月也满身是血的手里握着已有微微裂痕的紫魂石,红着眼同受到紫魂石重创而喘着粗气的魔魂对恃,因紫魂石出现了裂痕,天月的体力越来越不济,慢慢的虚弱下来,紫魂石的光也是越来越暗淡,魔魂见势狂笑着,嘴里不住的道着"天助我也“大意的没有注意到刚刚赶到的遥辛。

遥辛快速的一个转身就挡在了天月与魔魂之间,没有好气的说道"身为始魔,竟在这欺负女人,你也不怕传出去被人笑话"遂就先发制人同魔魂打斗起来,魔魂的法力果然深不可测,只是几十个回合,遥辛就败下阵来,又是几十个回合,遥辛已开始力不从心,最后也是伤地不清,天月想助遥辛一臂之力,暂时放下了已无生息的蓝烟,用尽全身的力气握紧紫魂石闭上眼睛冲向了魔魂,打算像刚才一样用紫魂石的冲力击败魔魂。只是姜还是老的辣,刚吃过一次亏,魔魂早就对天月的这一招有所防备,嘴角露出来的邪笑倒叫遥辛看出了端倪,感觉的天月可能凶多吉少,便想也没想的挡在来已与魔魂近在咫尺的天月的身前,他的猜测没错,一股无形的力量仿佛要震碎了五脏六腑一般,将他们一同推到了很远的地方,脚下未稳,又似有什么强大的吸力,二人便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深渊,遥辛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天月紧紧的护在怀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