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493字
  • 2019-04-09 15:22:16

几日的时间,蓝烟与灵犀子越走越近,这些全都是蓝烟一往无前的努力换来的成果,然而紫依的心却被揪成了一团,自小到大虽然许多先辈对她疼爱有加,姐妹们也谦让着她,她始终还是感觉自己是孤零零的一人,直到第一次同天婳走出家门遇见了灵犀子,在爱的庇护下,她才感觉到阳光的温暖而不再在孤单中害怕。只是这几千年的眷恋却要变成了奢望,紫依怎么会就此心甘情愿的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未成熟的心却让她做出了悔恨一生的傻事。

夜深人静,紫依独自徘徊在灵犀子的门前许久,最后还是决定了敲了门,门开了,紫依颤抖着端着一壶小酒和几盘小菜柔声的说道“灵犀子,许久没有一同与你小酌了,整日都同雪梦在一起,也只能选了这个时候,愿不愿意赏个脸呀”

灵犀子见外面凉风习习,也没多想便让了紫依进屋小坐,两人一边喝着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唠着,三杯下肚,灵犀子感觉到了头晕目眩,紫依也晕沉沉的样子虚弱的说道“好像有人在酒里下了药”

翌日,明媚的阳光如常的射入屋内,蓝烟也如常的敲着灵犀子的屋门,但是许久都没有人应声,心有些急了,便破门而入,灵犀子果然不在,只有桌上的酒菜证明了有人来过,只得低落的去找天月,只走了一半却瞧见了天月一脸焦急的迎面走来,走到近前,天月焦急的说道“烟儿,有没有见过紫依,她不见了,这么一大早她能去哪呢,会不会出什么事啊,我昨日就看她一脸心神不宁的样子,她没对我说什么我也就没多问,哪知会不见呀”

蓝烟摇摇头复又疑惑的说“灵犀子也反常的这么早就消失了”

一听说灵犀子也不见了,天月的心才稍暗了暗,却也不便同蓝烟表明,借口道“烟儿不要多想了,灵犀子可是个大忙人,你今天有没有空啊,天气这般好,我们去山上走走吧”

蓝烟点点头,两人便说说笑笑的去了山上。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进了山两人便直奔了刚发现不久的山洞,上次因着天黑也没敢深入,这次才特意选个大好的晴天探入,只是才走了一半,却见着隐约的两个人赤身裸体的躺在洞的拐角处,两个未经世事的丫头都脸通红的杵在那,不敢继续在往前走,仔细看来,天月才觉得那个女人却有些像紫依的轮廓,心便咯噔一下,也不顾着羞不羞,急冲冲走过去,近了才看清果然是紫依,男的却是平日人人称赞的正人君子灵犀子,两人只围了件衣服相拥的睡在一处,天月有些费解这个场面究竟是谁的错,还是两人孤男寡女在此碰触了火花,转过身背对着现场,非礼勿视一般的思索着。但是,这样的画面对于蓝烟确是晴天霹雳一般,泪水啪嗒啪嗒的落着,怎么也不敢相信的摇着头,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不是这样的,不是"声响惊动了沉睡的两人,紫依见着天月和蓝烟在现场,心像小鹿般狂跳着,脸也红的苹果似的,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灵犀子昏昏沉沉的醒来,却见着紫依赤裸裸的躺在自己的怀里,心一下沉了下来,又见着蓝烟梨花带雨的跑了出去,天月丢下一句"我去安慰安慰她"也跟着出去了。

灵犀子遂起身用衣服将紫依裹的严严实实,自己也迅速的穿好衣服,低声的说道"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也会向尧心澄清一切的,朋友之妻不可欺,我却做出这等龌龊之事"

"尧心与我本来就不相爱,是老一辈子硬被拉到一起的,该说对不起是我,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在你的酒杯里下了迷药,却不想躲在这里还是被撞见了,对不起,我只是不想把你让给雪梦,我真的爱你,放不下你"紫依说着说着泪流满面。

明白了事情的缘由,灵犀子低着头,满眼的忧伤回道"你是个好女孩,何苦这么傻呢,本来你可以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这也是长辈门希望的,为何要选择对你无心的我,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完美,因为我是...."灵犀子顿了顿又接着道"算了,反正事已至此,我会娶你的"

回到了竹林,听了紫依的解释,天月心都快被气炸了,一边安慰着一边又责备着她的不懂事,听着紫依委屈的说着"即使这样的付出,灵犀子还是无动于衷"天月的心也软了下来,遂紫依又说"我这样做,怕是传到二殿下的耳里,也会惹出是非,要是二殿下爱面子,还会惹得他们兄弟反目,我的一时冲动,只为了留住灵犀子的心,但是结果却是得不偿失"泪水不住的留着,自小到大紫依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坦露着自己的心声。度日如年的几日,紫依每天都要感受着下人冷言冷语和谩骂,就连天界的人对她也是窃窃私语,短短的几日事情便传遍了三界,虽是有人恶意散播放大,让她无地自容,却没有揭穿灵犀子的身份,到叫她的心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紫依失踪了,不声不响的离开,令所有的好友亲朋为之担心,尤其是灵犀子更是魂不守舍,也许连灵犀子都不知道自己也会对紫依牵肠挂肚。爱,离别时才清楚有多深。

没有人知道紫依去了哪。

冰天雪地里,紫依孤独的踏着厚厚的积雪,亦步亦趋,走了好久都没有尽头,天下之大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一夜之间,好多人都知道了她的丑事,甚至有些下人都当面指手画脚,紫依一步都不敢停下的逃出了这个可怕的地方。正当不知何去何从时,眼前晃出了一个黑影,一位手握菩提扇身着五颜六色彩衣的妖孽,虽长得光鲜亮丽,却一眼便知是个花花肠子多的妖,紫依不屑一顾的继续向前走着,可是那妖孽却不依不饶,还自报家门道"美人儿,别这么急得走呀,我可是大名鼎鼎的狐王轩宇泽,要不要陪我喝喝酒"紫依早有耳闻轩宇泽是妖魔中最十恶不赦的色狼,仗着有魔尊撑腰,什么都敢做。紫依不自觉后退了两步冷声道"你休要乱来,你可知道我是紫依公主,你若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轩宇泽不退反进,眯着眼说道"你要说你是天月我或许会考虑放过你,只可惜你不过是个落魄公主,从了我,以后少不了你吃香的喝辣的,也免得遭人欺负,看你这般可人,若不是蓝烟公主的吩咐,我还真不忍心亵渎"

遂紫依便觉得瘫软无力的倒在雪地里,轩宇泽的脸在紫依眼前放大,衣服被撕开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紫依拼命的挣扎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她知道自己被下了毒,一切都已经无济于事,只能紧紧的闭着眼睛任由凌辱,昔日里那般高傲的紫依如今只能痛哭流涕的躺在雪地里默默的忍受着轩宇泽肮脏的魔爪,命运的不公,不仅让她失去了最爱她的家人,还要忍受着遭下人冷眼的寄人篱下的生活,而今连对她来说最珍贵的名节也被夺了去,与灵犀子的距离就更远了,心里的怨恨开始蔓延,越来越深,最后侵入了骨髓,甚至都感觉不到了冰雪浸入肌肤的透心之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