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117字
  • 2019-04-09 15:21:54

一千年的岁月逆流而回,喜怒哀乐又在天月的梦境里重新上演了一番,夹杂着的却是三个女人的记忆,看来还有两个女人死在了它的面前。

天婳婚事刚过,婚庆之余,紫依、天月、玫瑰姐妹三人一时兴起,一起去了紫月之境,兴奋的谈东论西,就像是初次出门的孩子。这里确实是人间仙境:云雾缭绕的山峰,各色各样的树木虽长得奇形怪状,却是错落有致,脚下的溪水潺潺,清澈见底,许多的鸟儿披着五颜六色的羽毛自头顶飞过,歌唱的声音是那般的动听,地面上生长着各色各样的鲜花,更多的是大片大片的紫罗兰,美丽的蝴蝶双双对对在眼前翩翩起舞,此情此景真是动人心弦,怪不得远在天界都能看清这里与他处的与众不同。天月指着那大片大片生长旺盛的紫罗兰很有闲情逸致的说道“我五万年前发现的地方还是那么的美,怎么样,是不是一饱眼福”

玫瑰接道“姐姐还真好意思说,明明是迷了路误打误撞到了这”

姐妹几人正谈的心盛,却听不远处传来鸟的悲鸣,顺着鸣叫的方向,只见一个猎户的竹筐里正躺着一只受了伤的小雕,到叫天月忆起了五万年前救的那只,也不知现今身在何处,天月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了一抹笑,救起了那只可怜巴巴的小雕并将之带回了竹林,从这只小雕的身上,天月时不时的都能看到冥陌的影子,她曾经为了冥陌的离去而伤心的几天没有进食,如今这只雕儿令她又忆起了往昔。

借着玫瑰同竹青正爱得火热的光,天月便大大方方的住进了竹林这个依山傍水的山水交际之地,悠哉极了,唯一的不足便是救回的小雕一直令她放心不下,直觉告诉她这只并非普通的鸟定同冥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带着疑虑照顾了小雕,几日之后,天月终于找到了答案,因闲来无事,天月便在竹林里闲逛着,却偶然的撞见一男一女的谈话。

身着紫袍的男子貌似有些不悦的说道“烟儿,你可知错,擅自离开魔界不说,还同几个仙人混在一起,成何体统,不要忘记你可是公主,魔尊的妹妹,要是她们知道你的身份,可会怀疑你图谋不轨,怎能还会同你交朋友”

“哥哥,你先不要生气,我来这还不是为了你,看你整日就知道拿块破镜子睹物思人,我真的看不过去了,这不,便打听到了仙界要举办庆婚大典,新娘就是你梦中情人的姐姐,所以我推测天月定会下凡,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只等了半日就遇见她了,现在她就暂住在此”蓝烟完全不顾对方的温怒,信誓旦旦的说着。

听到天月这个名字,紫袍男子确实迟疑了片刻,眼里闪过说不出的动荡,但是身为魔界至尊,自是处事不惊,只是一瞬便又恢复了常态,并察觉到了天月的存在,五万年未见,天月依然像儿时那般清纯可人,甚至已经脱落成落落大方的美人胚子,惜别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只是五万年的时间也是很可怕的鸿沟,或许早就改变了心的方向,使得彼此背道而驰,那百年难以割舍的温馨记忆是冥陌一生都无法抹去的美好,天月自然也是他一生都无法被人取代的向往。

一时间三个人各怀心事的互相望着,对于自己日思夜想的大雕摇身一变成了魔尊天月心底还是有些介怀的,昔日了可听到不少关于新魔尊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传闻,见着场面变得越来越尴尬,天月只好硬着头皮打破僵局先开口说道“其实我一直在猜测你究竟同我五万年前救的大雕是什么关系,现在终于明白了”复又对冥陌笑言道“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呢,没想到你已经功成名就就成了赫赫有名的魔尊”

冥陌听到天月还记得自己,虽有些生疏,刚刚紧绷的心还是松了松,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一抹许久未有的笑。时间可以成为问题,也可以解决问题,慢慢的两个人开始熟络起来,虽没有儿时的亲密无间,却也间隙比初见时小了很多。蓝烟也因着赖在了竹林,慢慢的被灵犀子的一举一动而吸引住了,就这样竹林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一日,蓝烟正随着天月的琴声跳着舞,舞姿与绕梁的琴曲相映成辉,蓝烟婀娜的身姿将悦耳的琴曲编演的惟妙惟肖,灵犀子则在蓝烟软磨硬泡的邀请下,被迫坐在高墙之上赏者这场所谓的百人舞,天月一直都很佩服蓝烟的大胆和直接,从不会像个姑娘家扭扭捏捏,既然爱了就要努力勇敢的最求,不要只等着命运安排,最后就只剩下黄粱一梦一切就都晚了,这也是蓝烟始终如一的人生观。正舞的兴起,却听到了悠扬婉转的笛声,虽正迎合着天月的琴曲且又动听至极,还是搅了天月的雅兴,强压住火气抬头看着墙上多出的人,优雅的坐在墙上,身着着镶嵌着金丝龙凤的蓝袍,乌黑的头发下张着一张英俊潇洒的脸,一双炯炯有神的琥珀般的眼睛正笑咪咪的望着气得咕咕的天月。走到墙根下的天月扬起了脸不友好的说道"公子的笛曲却是一绝,但也不要坏了我们的兴致,你的即兴发挥会影响道我弹琴的"

蓝衣男子一脸无辜的说道"我也不过随你弹的曲随便应和了几下,应该无伤大雅,你们只管你们的娱乐,又何必如此认真较直呢"

听了这话,天月的火气彻底压不住了,感触也跳上墙理论道"你还真是不死心,凡是都要有个先来后到,反正你吹笛打扰道我抚琴"

听着天月有些蛮不讲理的话,尧心不但没生气反笑道"真没想到玉华神君居然还有这样的女儿,野蛮无理"天月气得说不出话来,也疑惑自己的身份是怎么被识破的,看出了天月的不解,尧心欲走的脚步又停了下了淡淡的解释道"因为你姐姐是我嫂嫂,怎会不认得你,你的琴技还臻与你的性格格格不入"自小天月都没受过这样的指责,心里盛满了不服气,刚欲要顶嘴,尧心却早驾着云远去了,留下了天月气呼呼的杵在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