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181字
  • 2019-04-09 15:21:31

坚持不住的天月眼看着就要船翻人落水,四周的狼牙棒和斧头也都虎视眈眈的对着自己,自觉求生无望了。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一抹蓝影瞬间护在了身前,温暖的大手紧紧的挽着天月的芊芊玉腰,使得天月又稳稳的重新站在船上,淡淡的檀香味入鼻,引得天月不自觉的脸红了红,自知自己身处险境,便没有挣脱任由遥辛将手肆无忌惮的放在腰间,但是心里也着实的不舒服,就悄悄的用玉手在遥辛的腰际狠狠的掐了一把,头上一声闷响,只是咬咬牙忍着疼,却没有责怪她,天月也就识趣的收起了罪恶的爪牙,要是惹得遥辛一气之下丢下她不管,那可是得不偿失,来日方长,与他算非礼之账的时间多得是,何必急于一时。

妖魔们恶狠狠的围在小舟的四周,见着遥辛,也不敢贸然上前,都等着最前头的领头的发号施令,幻姬这回算没看走眼,选得不是个软瓜头领,僵持片刻,那个算条好汉的头领便一咬牙一跺脚大喝一声,便带着弟兄冲了上来,遥辛握在天月腰间的手又紧了几分,天月虽气在心头但也不敢含糊,刀剑无眼呀。有着天月这个拖油瓶,着实给遥辛增加了不少难度,这个拖油瓶还不是十分的安分,时不时的还用小秀拳头锤他几下,幸好身手好没有受的影响。交涉之际,一把毒箭从暗处射出朝向了天月,这边的妖魔又难缠的很,已经应接不暇,情急之下,遥辛便一转身整个身体抱住天月,将天月护在怀里,箭便无情的落在了遥辛的右肩上,遥辛忍着痛拔下了箭,换了左手握着炫寒刀继续与那些妖魔厮杀,而右手仍带着伤紧紧的搂着天月,生怕她碰着无眼的刀剑。见着遥辛受了伤还带着自己躲躲闪闪与敌人厮杀,天月的小肚鸡肠也软了下来,乖乖的躲在遥辛的怀里一动不敢动,生怕碰疼了遥辛的伤口。感觉到天月突然小鸟依人的躲在自己的怀里,遥辛突然露出微笑低语道“你这个人儿,终于肯理解我了”遥辛的调侃,到让天月的脸更红上了几分,却也只得忍着不发泄。伤口血越流越多,又有天月在身边,不便在与这些无头苍蝇耗下去,遥辛便舞起炫寒刀,集聚全身的力气和灵力汇到刀身,再用力的一挥,全数的妖怪便应声全军覆没。

妖魔们被消灭了,遥辛只得依依不舍的松开附在天月腰间的手,天月则气的火烧眉毛朝着遥辛喊道“你这个坏人,明明这么轻松就可以打败那些妖魔,却耗了这么长时间,还假装受伤,亏我还担心你呢,你就是居心不良要占我便宜”说着还不忘锤了遥辛几拳,遥辛也承认自己理亏,存有私心,但是伤口却是在意料之外的,见着天月在气头上,便捂着伤口装着疼,天月却理都不理,气呼呼的回了头拿起船桨朝着无情岛划去,遥辛也知趣的坐在船角默默的瞧着天月的一举一动。心里却笑着自己变了,为了能和天月多呆一刻,居然和那几个小喽啰周旋了那么久,为了挽回天月的一丝芳心,还狡诈的故意受了伤用苦肉计博得天月的感动,只是自己的伎俩还不够成熟,很容易就被天月这个鬼灵精识破,看来要想重获佳人,还得加紧的修炼这些慕轩教的哄女人的技巧。

重回木屋,天月气鼓鼓的进了屋,用力将门狠狠的关上,门也应力哐啷一声,月城见女儿刚出门不久就折回来了,还气成这样,便知定与遥辛脱不了干系。自屋取了些金疮药和纱布,一边帮遥辛止血上药,一边说“天月因掉进了无情谭,花汁的侵染导致忘记了你,她曾对你的心我了解,你的心我也晓得,但是命中注定你们的缘分浅薄,你与冥陌都不适合她,无情帝王家是冥陌的命,三世情缘是你的命,至于她还能否忆起你要看你的造化。听说你们已经成了亲,或许以天月的性情,你还是有希望的”

坐在凳子上的天月听着父亲对那个气人的小子说这种话,心里的火气就立刻又窜了上来,狠狠地又将门推开,刚要说些什么,却看到了遥辛没有穿上衣,大片古铜色结实的皮肤露了出来,便赶忙将眼睛上移,却正对上遥辛深情款款的双眼,门又立刻被天月应声关上,脸又上了红色都烧到了脖颈,心也不自觉的狂跳起来,捂着眼睛在屋里转来转去,忏悔着自己刚才看见不该看的,而脑里不时还不听话的浮现遥辛半露着后背的场景,甚至更加放肆的浮想联翩起来,最后崩溃的坐在床脚心里咒骂那个罪魁祸首。

旭日东升,虫鸣鸟叫应光而起,因着昨日遇到麻烦又同遥辛呕了气,便没去得百花谷,于是乎天月早早的就起了床,乘着柔美的日光驾着小舟出了无情岛,没有遇到遥辛心情也大好了起,最终顺利的到达了百合谷,遇见了兄弟姐妹寒暄了几句,便直奔了百花园,果不出所料,父王额娘双双对坐在百合亭里伤情的看着荷花,百合则站在一旁侍奉着。天月喊着“父王、额娘”便扑到了洛姬仙子的怀里,泪水落下,紧紧的抱着洛姬仙子说道“对不起,是孩儿不懂事,让你们担心了”

看着天月安然无恙的回来,玉华神君笑了,洛姬仙子也笑着说道“傻孩子,回来就好,饿不饿,额娘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糖醋鱼”

天月仰起了小脸点了点头,复又说道“父王,额娘,这些时日我想暂住在月城阿爹那里,花仙母额娘彻底离开了,剩下他一个人孤苦无依,我想好好陪陪他”

玉华神君想了想应允道“只有你喜欢怎么都行,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外可要当心,我已经听说了遥辛与你的事情,遥辛那孩子也是一时昏了头脑,事情都过去了,你们已成夫妻,就不要在斤斤计较了,他已经向我忏悔过了,那孩子对你却是一往情深”

“夫妻,我们成亲了?”天月百思不得其解

“玉华,你忘了,月城说过天月被无情花汁所染忘情了”洛姬仙子补充道。

玉华神君恍然大悟,便应着天月的疑虑解说道“你以前是很喜欢遥辛的,复才同他成婚,后你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才会酿成今日的局面”

天月顿时对当初嫁给遥辛后悔不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