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1561字
  • 2019-04-09 15:14:47

命运弄人,错综复杂的感情世界,总会有一扇奇迹之门开着,心诚则灵,只要找到,便可感动天地,再续前缘,这是天意安抚脆弱心灵的离谱安排,论谁都逃不出这个圈套。

进了幻水神洞,也顾不得虚无老者的闭关,遥辛便直截了当的询问“师傅,可不可告诉徒儿有关无情花的事情,我想救出天月,无论是生是死”

虚无老者早就掐指算出遥辛会来,便静静的坐在茶几旁品着刚煮好的茉莉花茶,等了还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人就站在眼前了,看着满是疑问的遥辛,虚无老者仍旧悠然的品了口花茶后慢慢道来“无情花的诞生也与我有关,徒儿且先坐下,为师就给你讲一些往事”遂站起身凝视着花池里的几株无情花似看着恋人般,唤出无数的水珠聚在一处形成巨大的水镜:

始魔为祸三界,除了五族长老联手的功劳还有一个人也是劳苦功高,那就是天月的生母,传说被赋予紫魂石力量的女娲后人花仙母。花仙母是位德才兼备又貌美绝世的女人,自小同我和玉华神君同出一师门,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日久生情,我便开始恋慕于她,只是世事难料,新魔尊登位后,偶然邂逅了这位惊世美人而一见钟情,紫发蓝眸的魔尊月城倒是个重感情的人,自古魔族与仙族不可通婚是古训,然碍于魔界压力,月城为了能同花仙母双宿双飞放弃魔尊之位,却不想仙界给予花仙母的压力更大,而始作俑者正是我,当时年轻气盛怎能甘心输给了魔族之人,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最后我决议要同他决战定胜负,败者要与花仙母永不相见,这样的作为完全没有顾忌她的感受,甚至逼迫她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我们整整战斗了七天七夜,也没分出个胜负,最后却听闻花仙母难产而死的噩耗,因天月同样是紫魂石的所有者,玉华神君为了保护这个襁褓里就失去母亲的孩子,遂使了调虎离山之计,将自己刚生下的女儿玫瑰摇身一变成了花仙母的骨肉,起初真如所料有许多的妖魔鬼怪找过玫瑰的麻烦,因并未找到紫魂石的踪迹,后也就相安无事的过去了。月城得知花仙母为了生下自己的孩子而仙逝,便用了半心和半生的修为将花仙母的遗体化成了永生不败的无情花,最后为了天月的安危便将她遗留给玉华神君抚养,自己只身一人隐没于无人能知处,与世隔绝,不问世事。”

天月的真正身世真使得遥辛出乎意料,但也将忐忑不安的心淡定了许多,遂问道“既然天月是花仙母的女人,无情花定不会伤害于她,那么天月现在应该还安好”

虚无老者收起法术,关了水镜,复又坐回茶几旁品茶回道“无情花自是伤不了她,但是没了紫魂石的庇护,又有旧伤在身,怕也是凶多吉少,不过她已经被月城救走了,暂时不会有危险,所以你现在不仅要找到天月,更重要的还要夺回剩下的那片紫魂石碎片,对于救回天月或许还由一线生机。”

绝望的事情竟生出来希望,遥辛顿时心里豁然开朗了起来。不过去魔城取紫魂石也并非易事,不要说重重魔兵把守,单单一个冥陌也不是省油的灯,因此不可武力只能智取,遥辛耐心的盘算着取紫魂石的最佳之法。

乌漆麻黑的夜,没有皓月当空,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闪着亮光,魔城的夜却永远无寂寥,千奇百怪的妖魔来来往往,车水马龙,好不热闹。遥辛身着黑袍,头带面具,用着紫罗兰花香隐蔽气息,以免引起注意,羽也坐着同样的打扮,二人同坐在一座酒楼的角落处,商讨着下步计划的实施,旁边两个妖魔的闲聊却引起了遥辛的兴趣。

一个绿袍的蛤蟆怪边欣然的喝着小酒边向对面的水蛇妖碎碎念“听说明日首相要为幻姬娘娘举办祈福大典,还真是少见,一个娘娘竟要享受魔后的待遇,真是变天了”

水蛇妖听了哈哈大笑“这也是早晚的事,怀了太子自然不一般,说不定再过个把年还会直接当成魔后呢,听说是因为海蓝石失窃魔后之位才一直没有着落”

绿袍的蛤蟆妖又啄了几口酒接道“哈哈,皇族的事情难说,对了听说幻姬娘娘可是个绝世佳人,明日到可在暮山的祈福台一饱眼福”

说完两妖便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短短的谈笑风生到让遥辛计上心来,捉摸了一番便说给了羽,两人经过一番的商量一拍即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