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 昙花梦破花引殇
  • 雨花树下
  • 2396字
  • 2019-04-09 15:13:32

木已成舟,论谁都无法挽回,两世的情缘也就此画上了休止符。

找遍了青丘和魔界,也没有天月的踪迹。自那日起,遥辛便日日买醉,借酒消愁,可仿佛酒也不随人意,满地东倒西歪的酒坛,连整个沁馨园都充斥着酒气,遥辛还是清醒的感受到失去爱妻的剜心之痛,无法自拔,最后终于醉了就趴在八角亭的石桌上抱着那件血染的喜衣睡去,酒醒后复又酗酒麻醉心灵直到酩酊大醉,如此周而复始五六日。第七日,羽急匆匆的拿着一把玲珑剑,见着遥辛变得如此颓废,很是担心,自被遥辛在危难之中救出以来已两万年有余,一直忠心耿耿的伴随左右,见过遥辛如此黯然神伤的算上这次已有两次,上次也是在一千年前因为天月的出卖,重情重义的他不撞南墙不回头,最后也是因听闻天月失踪了,并未同魔尊双宿双飞,才慢慢淡忘就此作罢。然而,这一次恐怕就是终身难忘的悔恨之痛了。羽顾虑着要不要将这几日寻找王妃的线索结果道出,遥辛却像感应到了什么突然从睡梦中醒来,羽手里的化成灰都能认得的玲珑剑使遥辛酒醒了大半,快步走到羽的面前夺过那把玲珑剑,抚摸着剑身,如又与天月重逢了般自言自语着“我梦到她了,她在一个有大片大片的无情花海中快乐的穿梭了,仿佛又忘了我般无忧无虑的”遂又像想到什么般,忙拉着羽的衣袖急问道“这把剑你是从哪里找到的,天月是不是还安然无恙,并没有狠心的离我而去”

遥辛焦急而又激动的神情,更令羽有些于心不忍说出实情,碍于遥辛一直执着的追问,也只能闭着眼说出那催人泪下的真相“这些时日你派我命人四处找寻王妃的下落,一直都没什么线索,昨日我去虚幻山给灵犀子大人送药,无意间在棋墨大人手里看到这把剑的,一眼便认出它是王妃的神器,棋墨大人说这把剑的主人在你新婚次日去了虚幻山,并轻生在那无情花池中,而当时在场的只有他的徒弟棱儿,据传王妃出事之时,因血溅了花枝,无情花便疯狂的漫长,而将王妃的遗骸卷入那无情花海中,以至尸骨未寒。”

握着那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三尺之剑,手都被搁的渗出血来,最后的希望也被破灭,遥辛被抽空般失力的跌坐在地上,悲痛绝望的自语道“最后一刻都是恨我的,连遗体都不愿留给我守护,作为恋人,作为夫君,我还真是失败的很啊”遂又举起玲珑剑命令道“传我命令,将无情花一律拔除,一株不留,就是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天月的遗骸。”

如此没有头脑的举动又令羽增加了几分的担忧,不贪慕权贵不留恋胭脂花柳的大名鼎鼎的战神,令无数妖魔鬼怪闻风丧胆,今日却成了杀害自己恋人的帮凶而一蹶不振,甚至还冲昏了头脑想做出糊涂的傻事。一世英名于他,最后栽在了情字上也成了糊涂虫。羽安慰的拍着遥辛的肩膀,道出自己的冷静思考“二殿下,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无情花并非普通的花草,连虚无老者都拿它没办法,你难道忘记了一万年前,曾有侠士好心想为虚无老者解除后顾之忧,也同你做出过同样的决定,割了无情花,填了无情谭,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死的死,伤的伤,还差点花漫虚幻山,幸好有个神秘侠士解救危机,才免得惨烈的局面。二殿下,这是个得不偿失的办法,到头了只会令手下丧命,平日视手下如手足的你怎能如此作为,你先冷静的思考一番,我们可以从长计议还可能获得意外收获,我记得棋墨大人还告诉过我,当他们赶去救人时,花已恢复本性常态,想必是那个神秘侠士来过就走了王妃,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人揣测,是否得到证实还得问问那个棱儿,还有你师傅,他可能会知道什么”

一语惊醒梦中人,感觉到天月可能还有一线生机,且从未做梦的他还做了那个奇怪的梦,一切仿佛在指引无情花会给他答案,遥辛立刻恢复了昔日的能量和神态,握着羽的手激动道“谢谢你,羽兄”遂便只身去了虚幻山。

远远的凝望着一潭的无情花,不愿也不敢靠的太近,生怕惊倒了沉睡在潭底的天月,妖艳的紫色随风摇曳着,似在召唤着痛苦的人,它是可以解脱那蹉跎人生的万丈深渊。突然一抹翘影进入视线,鬼鬼祟祟的挎着花篮走到无情花潭边,有些可疑,遥辛便收起繁杂的情绪隐没在雨花林里。

小女孩将花篮里的五彩缤纷的花瓣洒在了无情潭里,仿佛在对谁诉说又像在自言自语着“对不起,天月公主,那日我只是想戏耍于你,好替三师叔出出气,他对你一往情深却被你狠心的一次又一次的践踏,我实在为他感到不值,但并不是为此想要害你性命,我也不曾想到无情花的威力居然这么大,但我那么的愚弄你,为何到了危急关头你却舍身救我,真是个坏女人,让我一直在愧疚的时日里度过,有时很想向师傅勇于承担这份错,可是我怕,怕师傅知道了此事会狠心的将我逐出师门,我自被师傅救后收为徒弟起,就默默的恋慕着他,是不是很不可思议,小小年纪就学会了乱伦之恋,因此这是个永远不能说出的秘密,只有默默的呆在他身边便是我今生莫大的幸福。所以不要怪我说谎好不好,我也是迫不得已”伴随着真心的诉说,一滴一滴泪水也随着小女孩的抽泣声打湿了素衣。

突然的声响惊起了小女孩,一回头,忏悔的心情马上变成了慌张的神态,哆哆嗦嗦的不敢瞧着遥辛此时那张凝重而

又充斥着杀气的脸,颤巍巍的看着他手里的那把玲珑剑结巴道“三师叔…怎么会在此啊?”

玲珑剑被拔出剑鞘,指着小女孩,遥辛怒气的说道“棱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她不是自寻短见,而是因你而死”

听罢,棱儿哭的更甚,忙跪在遥辛面前,低声下气的求道“三师叔,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告诉师傅,我把所有的都告诉你,那日天月是为了找你而来到虚幻山,却迟迟不敢入门,我恰巧到山下采雪莲,见到她就替你感到气愤,平日对我那般好的你竟被那个女人欺骗了感情,所以就……”抽泣了几下复又继续道“我知道自己罪不可恕,但是请求师叔看在我们多年的情分上,不要告诉师傅好不好,我不想被逐出师门,哪怕是杀了我替天月报仇,我也无怨言”

遥辛越听越伤心,越听也越气愤,遂举起玲珑剑向棱儿划去,见她闭紧了眼,准备以死谢罪,遂又剑身一转,只斩掉了一缕秀发,剑回入鞘中,遥辛转过身背对着棱儿才说道“你知道她对我有多么重要么,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害死天月的凶手”

丢下了花篮,棱儿哭哭啼啼的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